上一篇 | 下一篇

邰筐诗选

发布: 2009-12-10 22:52 | 作者: 邰筐





16、悲伤总随着夜幕一起降临

 
悲伤总随着夜幕一起降临。
那些每天挤在回家的人群里,
木偶般面无表情的人。
那些每天在黑暗中摸索着上楼梯,
又找不到钥匙开门的人。
是什么一下子揪住了他们的心?
 
人只有在夜色中才能裸露自己的灵魂。
他们蘸着月光清洗眼中的沙子,
他们扯出身体里隐藏的乌云,
就像从破袄里扯出棉絮,而悲伤却总是
挥之不去。它有着尖细的嘴,它钻进你的肉里,
融入你的血液,并跟随着心跳走遍你的全身。
 
 
17、赞美

 
我赞美那些步行的人
那些沿着平安路或工业大道步行的人
他们用走抵抗着疯狂的速度
是缓的慢的。他们用脑子拉琴用良心吹箫
发出的是一个时代的声音
我赞美那条步行街
那条拒绝机动车进入的街道
它拒绝噪音拒绝污染拒绝宝马车的趾高气昂
拒绝摩托车的横冲直撞
它的左侧栽着银杏,右侧长着木瓜
它是乡村的一棵牵牛因渴望伸向城里的触须
它是道路中的贵族,是一座城池的乌托邦
我赞美那些骑自行车的人
那个单手扶把,在平安路上飞奔的人
他左车把上挂着一捆青菜,左手里
提着新磨的一袋豆浆
在车流人流中,羚羊一般左躲右闪
然后突然拐入某个巷子,融入生活的深处
我赞美那些修自行车的人
那些在羲之路口或星光超市门前
修自行车的人。他们来自城市附近的村庄
拥有朴素而实用的手艺
一会儿给灵魂补补胎,一会儿给命运打打气
他们中有我很熟悉的人
城市管他叫大哥,我管他叫父亲
我赞美那些拉排车、蹬三轮的人
那些在长途汽车站、南郊火车站、华丰个体车站
王庄车站、水田车站、金雀山车站、垃圾中转站-----
在成衣批发市场、鞋帽批发市场、家电批发市场
塑料批发市场、土杂批发市场、日化家用批发市场
家具批发市场、小商品批发市场、箱包批发市场
毛线批发市场、板材批发市场、家具批发市场
保健品批发市场、灯具批发市场、装饰材料批发市场
以及屠宰场、火葬场拉排车蹬三轮的人
他们是这座城市忠实的搬运工
从一条街到另一条街
从一个仓库到另一个店铺
从繁华地段的商务酒店、夜总会、迪厅
到偏僻之处的洗头房、练歌房、按摩院
他们搬运着生活必需品、日常消耗品、名牌精品
搬运着假冒伪劣产品、危险品、废品、毒品
搬运着进口货、国产货、紧俏货、贱货、骚货
搬运着肉体肉体肉体肉体肉体肉体肉体肉体肉体肉体
搬运着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
我赞美有家不归的人、彻夜不睡的人
像夜游神一样,在这座城市里乱窜的人
他也许会发现城市的一些秘密,譬如
一辆洒水车在路灯下抛出的弧线
一个老乞丐躲在垃圾箱后面蘸着月光数钱
他也许还会遇到一个女人,并跟随她到了郊外
她却突然化作了一片月光
也许和她进了
三合屯的一间民房
脱下衣服的姑娘比月光还白啊
他给了她一百元钱,却只想和她说说诗歌里的家乡
我赞美一座城市夜晚的安静
却不赞美它藏在夜幕下的勾当
我赞美汽车上的一个轮子
却不赞美它旋转时的疯狂
我赞美一个人思考的偏头痛
却不赞美他的偏执狂
我甚至可以赞美他口腔里的一颗假牙
却不赞美从一颗假牙开始枯败的时光
只有爱,我是不设底线的
哪怕是偏执的爱狭隘的爱自私的爱
我也会由衷地赞美,并不是我对爱缺乏选择
而是因为这个世界
———它实在太空旷太空旷
 
 
18、一座摩天大厦主要有什么构成

 
一座摩天大厦主要有什么构成
钢筋的骨架水泥的肌肉立邦漆的皮肤马赛克的额头
 
这些还远远不够,还要有
大都市的背景工商业的传承纯物质的标签后现代的造型
 
这些还远远不够,还要有
一架电梯模拟人间到天堂的路径
 
这些还远远不够,还要有
一根天线连接着上帝的神经
 
这些还远远不够,还要有
一只老鼠钻进它的胃里冒充警察
 
这些还远远不够,还要有
两只野猫在它窗外冒充幽灵
 
这些还远远不够,还要有
五百块后工业的玻璃折射落日的光辉
 
这些还远远不够,还要有
五百个坐便器连着楼下的粪坑
 
这些还远远不够,还要有
五千个避孕套塞住下水道出口
 
这些还远远不够啊,如果没有
一挂窗帘上演生活的皮影
 
这些还远远不够啊,如果没有
一扇防盗门守护你的梦境
 
这些还远远不够啊,如果没有
一只猫眼替你睁大窥视的眼睛
 
这些还远远不够啊,如果没有
一个摄像头对准你隐私的背影
 
这些还远远不够啊,如果没有
两三个保安在你灵魂的小巷里盯梢
 
这些还远远不够啊,如果没有
无数盏路灯照亮通往乌有之乡的路径
 
这些还远远不够啊,如果没有
一把钥匙打开所有欲望的锁孔
 
这些都远远不够啊,如果没有
一座城池摇曳着后工业的霓虹
 
一座摩天大厦就像,来自远古的巨神
被疯狂的人类施了魔法
 
它所承受的比钢筋、水泥还重的
还有贪婪和无耻,我们无休止的疯狂、挤压
 
我真担心,有一天它会突然醒来并开始走动
“看啊一座移动的大厦------”,那将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19、批发市场上空的月亮


月亮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一副悲伤模样
现在,它正从解放路旁小丽按摩房的顶上
一点点地,向小商品批发市场上空移动
它病了吗?怎么比我还沮丧

这是城里的月亮,批发市场上空的月亮
刚从按摩房里洗了面的月亮
一团眩晕,散发出烂苹果的光芒
有点暧昧,有点脏

它照着我,把悲伤给了我
也照着在市场里看大门的父亲。更多的
则均匀地洒在每个店铺的卷帘门上

那只狗除外,那只狗躲在阴影里
朝着月亮汪汪了几声,每一声里的快乐
都像月光一样多比月光还亮堂


20、扭秧歌的女疯子

 
一个疯子,每个傍晚都会
在国贸大厦路口的安全岛上扭秧歌
比上高峰岗的交警还准时
每个傍晚,她都在那里扭秧歌
有时警察会赶走她,一转眼就又回来了
一年四季,她总穿着一件没有扣子的棉袄
腰里系着一条红绸子,旁若无人地舞着
她每个姿势都那么认真,不允许自己出错
似乎始终有个我们看不见的教练
在旁边纠正她的动作
有时,某个淘气的孩子
会指着她说:“疯子,疯子------”
她就会呵呵地笑,露出一口好看的牙齿
 
这是四年前的事了
我每天回家的路上都会看到的一个场景
她似乎成了我生活的一个内容
如果哪天她没出现,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甚至会有点惆怅和不安
她病了吗?还是离开了这座肮脏的城市
后来,她真的就消失了
好像从来都没出现过
每次经过那个路口
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朝哪儿
看上一眼。有一次
她曾突然闯进我的梦里,像个女神一般
把一条红绸子舞成了一团火


最新更新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