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造句练习

发布: 2017-6-22 15:53 | 作者: 祥子



        让我们考虑一句句子,像考虑一间屋子,离开其中的空洞,触及它坚硬的部分-- 好像灌注混凝土的人,打量一些直角、平面--或者,让我们像想像道路那样地 去想像句子--是的,一句公开的句子也正是一条 公路(就像一句私下的感叹通向那隐密的心神):从一个地方开始,我信步在这 路上,不知道哪里会是终点, 因此也不匆忙,正和一些更理想的生存相似,在每一个转折之处心存好奇,一如 等车时随手翻开的副刊:一个遥远的婚礼突然闯 进了我们的视野,你想像着女人,她们怎样在房间里以碎步跑进跑出,勇敢地向孩 子们预言幸福,或者,这是一对 老人,他们在内地的乡间旅游团里邂逅相逢,你不知道以后的故事,但他们此日 的欢喜和城头的墙砖一样实在,比瓶中的玫瑰还 要多彩,而这时一列车箱正被缓缓地拖上月台(一艘渡轮小心地侧身靠近码头), 你也要继续你的旅程,结识一 些新鲜的人物,从一个不动的房间进入一个移动的房间,就像这一句句子也要继 续在我的脑海里蔓延,从一些已知的方块进入一 些未知的方块,和原上的河水一样平稳恒速,我站在这河边向下游打量,一些微 妙的细节隐约可见,可以被一些 更细腻的心思预感,如一个六月的晨,黛绿的苇草摇曳若煦风细长的手指,而天 气也如衫伏水,贴面生温,你肯定一些诱人的气 息正游离某些隐身的花瓣,几乎一伸手就可以触及这些粉色的阴唇,深入季节敏 感的内地,那么或多或少就是以 这样的心情,我跟着这句句子,明白自己可以随时抽身而出(不一定非要"做完 这件事"),像隔着好几张桌子的对视,不一定要 演义成又一个无聊的爱情故事,或者什么深刻的人生经历,一些简单的会意已足 以使我们心有旁骛,从期货的涨 落中伸出头来,喘一口气,正如这两个游水的人(他们并不是真的在游水),他 和她沉浸其中已有些时日,身姿如此娴熟,可以 用"优美"形容,他们进入了一种自如的节奏,和河水浑为一体(就是河水的延 伸),不再感觉到身边的其他人 事,他们(这个在餐厅用饭的男子和这个背街靠窗的女子)不用意识到对方的存 在也不会误入各自快速穿行的空间,甚至一些初 学者溅到他们身上的水花,也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但现在他们偶尔抬起头来, 发现了相互的注目,谁都不想马 上转睛,暴露自己柔软的部分--正是通过这类小小的竞赛,他们长大成人,没 有人告诉他们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周围的人都在 赞美他们--就这样他们隔着半满的饭馆互望着,却并不能分出高低上下,只好 继续埋首于眼前的食物,这使我 站在一座分水岭下,不知道哪边的道路更适合我此刻的心境,也许我应该完全离 开这些游水的人,而把目光转向你,作为无辜的 读者,你容忍我散漫的性情已经太久,而我也必须承认:短暂的思路的确更适合 匆忙的我们,但这一些日子我意 欲走得更远一点--不是要回到已过去的更单纯的农事,而是想设法进入那尚未 来的更放松的语境--以面对一间新房间的心情 面对一张白纸(深蓝安静的屏幕),和窗格不间断的投影对坐,并不急于马上填 空,如此的光阴现在很少,值得 珍惜,像四年前一个落雨的周末,没有人来看你,你坐在地板上翻阅晨报,寻找 一则电影预告或者什么其它就近的娱乐节目,一 个你喜欢的女主角正好有新片上演,没有人知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她从来没有 得到一个"脱颖而出"的机会) --漂亮是件很靠不住的事情,我们也不能假设过生日可以使傻瓜杰出,但美丽 却有所不同,至少我这样认为:美丽是一个不老 的过程(想像一条河)--一些活着的东西不会消失,它们在我们之中但更多地 在我们之外,更确切地说:一些 美丽将穿过我们(而另一些美丽将忽视我们就像忽视箱中的蛾子),使我们可以 比较具体地触及"无限",好像可以这样不停地一 直走下去,这是一种很危险的幻觉,因为它比其他的"现象"更加真实,也更持 久,事实是不论我们如何努力, 那从来在的也还会在,这就是所谓的"真相",我绝非抱怨那里没有更多的"深 层结构",我们不必要地过份强调了阳具的长度 的重要性(华表及其他),深奥主要是个面子的问题(譬如时装),难的是:一下 子插入其中,直接、切身、见 血,如果你对准了地方,用匕首也一样能杀人,我的一位同事(我们并不认识) 就这样差点在窗外不远处送命,但他跑得很快, 又一次证明田径运动的价值,尽管它并不卖票,也没有多少赞助,我还是要说我 们必须重视奔跑--那怕只是为 了活下去,你也必须经常踢腿--是的,这样的想法正是我一开始要说的:我们 都在路上,而房里也绝没有碰不得的东西。
(1998.4) 



        

最新更新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