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真真

发布: 2017-6-29 14:34 | 作者: 祥子



        九月的茶几上,漂满了陈年阳光。
        你轻轻唤醒,藤椅上的人,叫他师傅。
        研墨、洗笔、这一盆未开的菊。
        丝瓜架下,你是那样年轻,几乎就是幼小。
        心愿,陪着我们的日子,过得多快,又多少。
        秋的雨,从傍晚落到天明,落到深深井里。
        囤积的云朵,就这样离开我们,自己走回家中?
        九龙、台中、斯布鲁斯森林……
        沿街便宜的公寓,未老已经先衰。
        日日新、月月新,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情。
        你和谁躺在一起,谁又是谁的亲人?
        就一夜,你已经不感到疼痛、和惊喜。
        模仿兴奋、模仿牺牲、模仿光荣。
        过去的,细细地想,果真就是如此。
        如果可能,你必须学习,那最基本的。
        必要的忘怀和冷漠--象纸屑一样,象鸟一样。
        从昨天起,从今天起,从今以后。
        那被阳光照看着的,照看着你的师傅,也照看着你。
        这些是你的故事:幸福和痛苦,这些是真的。
        窗前,你娴静的腰肢,纤细、笔直。
        几乎为风所折,为风所伤。
        看那,清晨玻璃上,砸碎的尖叫,明亮、而又凄厉。
        那是南方遥远的行者,他们,也一样地在阳光中崩裂!
        我现在,终于能看见那园外之塔了。
        风中的绣巾,你也应与此景有缘,能体会我此刻的心情。
        闲坐庭院的人,他们的音容、光辉,已远远地抛弃了我们。
        春天!真真,独坐时,我们喊不出自己的名字。
        园外之塔:我也终于,要走到你的面前,接受:你的安慰。
        
        
        


        

最新更新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