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邰筐诗选

发布: 2009-12-10 22:52 | 作者: 邰筐





1971年生于山东临沂。首都师范大学2008——2009年度驻校诗人。中国70后代表诗人。曾参加诗刊社第22届青春诗会,在“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2006年卷出版第一本诗集《凌晨三点的歌谣》。另著有诗合集多部。曾获第六届华文青年诗人奖、首届泰山文艺奖(诗歌奖)。



1、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之于山东,游子的身份
都是一样的。为稻粱谋,为理想谋
我最好的两个山东兄弟
江非和徐俊国
一个去了遥远的澄迈
一个落户大上海的松江
而我一路北上
在京城辗转,流浪
这不免让我想起了
那些历史上的大才子们
陆机、陆云和苏东坡……
想起了当年
被拒之郑国城门外的孔子
他那一脸的凄惶和沮丧
 
之于文人,孤独的命运
都是一样的。在古代
他们频频被贬被流放,在今天
他们背着一口尘世的井离乡
夜夜听故乡的涛声
一直听到耳鸣眩晕
梦里一次次被月光掐醒
泪凝成霜
而在江非和俊国最新的诗句里
一次次的写到雷州半岛的清晨
和松江的黄昏
写到多尔峡谷的走向
和华亭老街的沧桑

我真想由衷地
赞美一下澄迈和松江啊
这真是两个好地方
不仅给诗人安下了一张书桌
还给了诗人一个灵魂的远方
兄弟们,你们现在终于是有职称的人了
接下来还要做一个,称职的丈夫
慈爱的父亲和合格的南方市民
就在南方安家吧
天下炊烟,飘到哪里
温暖都是一样的
有空我真想去看看你们
我会每人送你一把
清水泥的紫砂壶
那壶里,装着一个省的孤独
 
公元二〇〇九年九月九日
我忙于加班,无法登高
只好趁傍晚,爬到小区住宅楼的顶上
向兄弟们所在的南方,望了又望


2、菠菜地
        大山里,大山外,山旮旯里种菠菜。
                      ——沂蒙山区谜语


如果我有一小片地
我最想种的就是几畦子菠菜
我就可以在每个周末
煮上一大锅菠菜汤
把全北京的诗人们都叫过来
就菠菜汤喝二锅头
喝醉了就发发牢骚吹吹牛
没人捏你的小辫子,也没人记你的仇
把手机关掉,把时钟调慢
让心灵找到陶潜牵牛耕田的节奏
这个念头一旦出现,就让我有点急不可耐
从天安门到天通苑,从朝阳区
到西三环。我首先要找到一块
还没来得及被水泥吃掉的泥土
一个夜晚,我穿过无数条街道
又绕过几个高架桥
突然就找到一片废弃的工地
有几个晚上我要去松土
就找来了铁锨和锄头
我像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农
还弄出了整齐的垄沟
春不误种,秋不误收。我很快就收到了
老父亲寄来的一包菠菜种
可接下来的无数个日子
我却再也找不到那块地了
还是穿过那些街道
还是绕过那几个高架桥
我整好的那块土地,它神秘地消失了
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呀伙计
我只好把这包绿油油的菠菜种
全都埋进了自己的身体

 
3、时光的邮差


天空中小小的雨滴,时光里小小的邮差
它们整夜整夜地,轻轻敲击着我的窗户
天明推开窗子,窗台上放着一个绿叶的邮包


4、题紫禁城北宫墙上的乌鸦


呵故宫,呵故国,呵故人
你终于借一只乌鸦的嗓子
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低沉的,喑哑的,颤栗的
在暮色里
多么好,多么包容
在我大中国
旧日皇上的家门外
一只乌鸦的鸣叫
就像一条命运的缆
突然把我和
不远处的护城河、白塔、北海
以及水面上那轻轻摇荡着的小船
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把我满腔的悲愤和热爱
与落日下的无限江山
连在了一起


5、槐花白

 
请饶了我吧。别再用
你的一树繁花折磨我
别再用你一树的白
考验我的情商,请饶了我吧!
从山东到京城
那些开花的国槐
它们的白都是一样的,如同
游子之于故乡
他们的思念都是一样的
从花园桥到长虹桥,一树树的槐花
每天追着701车飞跑
从六月初到七月底
它们的美让我伤感了不知多少回
有一天,我在槐树下驻足
无数的花瓣随风飘落
轻如夜里母亲的叹息
怎能不让我惆怅呢?
它们的花就要落尽了
有些枝头已长出了串串槐铃
绿盈盈的——
那是乡愁凝成的泪滴


最新更新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