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邰筐诗选

发布: 2009-12-10 22:52 | 作者: 邰筐





6、一个男人走着走着突然哭了起来


一个男人走着走着
就突然哭了起来
听不到抽泣声
他只是在无声地流泪
我看到他时
他正从首师大
南门旁的小卖部走出来
穿过美术馆前
铺满落叶的小径
走向了东区的操场
我看到他时
泪水正从
他的眼睛里走出来
通过他的鼻梁
滑向他的嘴角
最后滴在
他胸前的衣服上

他看上去和我一样
也是个外省男人
他孤单的身影
像一张移动的地图
他落寞的眼神
如两个漂泊的邮箱
他为什么哭呢
是不是和我一样
老家也有个四岁的女儿
是不是也刚刚接完
亲人的一个电话
或许他只是为越聚越重的暮色哭
为即将到来的漫长的黑夜哭
或许什么也不因为
他就是想大哭一场

这个陌生的中年男人
他动情的泪水
最后全都汇集到
我的身体里
泡软了我早已
麻木冷酷千疮百孔的心
我跟在他后面走
我拍拍他肩膀关切地
叫了声兄弟
他刚刚点着的烟卷
就很自然地
叼到了我的嘴里
 
 
7、孤独疗法


取白日梦一个,乡愁三汤勺
金银木的红色籽实五粒
爱情、信仰各七克
清风八钱,月光九片
去皮,捣碎,研成沫
借杜甫的一声叹息做药引
舀一瓢沧浪之水浸泡
用灵魂煎,让岁月熬
一把命运的老沙壶
缓缓倾出人生的苦
不多不少,每次一碗
趁热喝下,如饮甘露
甚妙甚妙。此方
不在《本草纲目》


8、痛苦的根源


此时——
我最大的痛苦,
就是找不到痛苦的根源。
就像我活着,
却失去了深究的勇气。
我思念——
却早已忘了思念之人的样子,
我常常把她的性别,
和花草树木混淆在一起。
这一天与
那一天——
又有什么区别呢?
一样被时光奴役着。
从这儿到
那儿,
四季自有它自己的变化和更替。
就像一只蜗牛——
走得再慢也不舍弃欲望的壳。
我总是深藏起,
我的胆怯,我的
懦弱,
我灵魂的丑陋。
可这有什么用处呢?
在一片湖水的拷问下,
在无边的月亮的清辉里……


9、金银木


槐树的叶子落尽了
银杏树的也落尽了
还有紫叶李、白蜡
叶子都落尽了
就连我窗外的那两棵白毛杨
也在昨夜
与寒风的最后一场豪赌中
输掉了过冬的外套和时光的盘缠
只有金银木除外
只有金银木还举着一树红色的小果实
像举着无数红色的嘴唇
红色的奶子红色的吻
红得那么炫目,红得让人揪心

这是在北京。
这是在西三环的岭南路上
在首师大的南墙外
489路车开过去又开过来
一棵金银木让我如此恍惚
一分钟之内我变了好几次称呼
我叫她妹妹叫她姐姐
如果我愿意,她就是
我的母亲,我的祖国
靠着她,就像靠着一团火
在这瑟缩的冬日
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10、活着多么奢侈呀……


活着多么奢侈呀……
活着简直就是一种浪费

日出我没有痛苦
日落我也没有痛苦
在这冬日京城的大地上
我突然丧失了悲怆的力量
天一点点地暗
一点点地凉
黄昏它在我身上
留下的那条影子叫忧伤

活着多么奢侈呀……
活着简直就是一种浪费

一天我都在这儿
肉体在这儿,灵魂也在
每天好像都在
是呵
不是在这儿,就是在那儿
我们被遗弃在地球上
从活着开始
我们的等待美丽而孤绝

活着多么奢侈呀……
活着简直就是一种浪费

窗外,隔着两条大街
中央电视塔的塔尖一闪一闪
仿佛在向另一个星球传递着
人类求救的信号
肉欲的洪水一浪高过一浪
大地之上,都各自逃命吧
人命狗命一只蚂蚁的命
还有黄昏那无尽的车流
亡命徒一般,奔向那绝望之境


最新更新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