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邰筐诗选

发布: 2009-12-10 22:52 | 作者: 邰筐



 

26、火 葬 场

 
 我们都曾无数次来过这里
来向亲人、朋友、领导、同事的遗体告别
我们最后都将来到这里
躺在这里
——这才是我们真正的终点站
一艘艘肉体的航船,最后都驶向
那一片大火的港湾
 
我们最终都要在这里集合
当官的、经商的、做工的、务农的
富人、穷人、罪犯、妓女、朋友、仇人……
都要在同一个炉口排队
不分男女老幼、不分尊卑贵贱、不论级别、不论资格
不送人情、不走后门、不看尸下菜碟
不狗眼看尸低……
讲的只是先来后到,一律按规定排队买票
这些或胖或瘦 或俊或丑的肉体
连同附着在外面的皮尔卡丹西装、梦特娇衬衫
老人头皮鞋、伊利莎白超短裙、玛利莲梦露内衣
最后都变成了一把灰烬
那些无所依附的灵魂、思想、欲望
那些折磨了你一生的爱恨、情仇、名利
也被炉口的一阵风吹散了


27、致波德莱尔


你一生下来就病得不轻
法兰西是你的病灶
你是法兰西的病根
你忧郁的眼神
你孤独的命
你的爱情被梅毒侵染
你的一生被债务和疼痛纠缠
你是诗歌的伤口
却因为中了诗歌的毒
而无法愈合
你是一个让人猜不透的人
你总是把恶收拾得那么美
你爱过的女人叫娜·迪瓦尔
你最好的伙计
是艾伦·坡和雨果
你生在巴黎
却好像一天也没在那里呆过
你比我整整早生了150年啊,哥哥
中间隔着的不仅仅是
一条世纪的河流
和缺少一辆北京到巴黎的马车
不能一起喝喝酒吹吹牛
我也只好暂且
把全部的热爱
用汉语写成一首
向你表达敬意的诗歌


28、西三环过街天桥


它是
北京的一根肋骨
斜插在
从花园桥
和航天桥之间
一片因发福而
隆起的肥腻的肚皮上

它是
钢筋水泥做成的琵琶上
一条喑哑的琴弦
抱在后工业的怀里
任由秋风
弹拨了一遍
又一遍 

每天
我都要从这儿过
有时候
我是城市肚子里的
一条蛔虫
有时候
我是抚动琴弦的
一根手指


29、二  苹

 
二苹,我不知你现在哪里
可这并不影响我想你
我们已四年没见了
没有你的城市多么空旷
没有人住的院落多么荒凉
沂蒙路拓宽了
沂河老桥重建了
我们住过的那所老房子
去年它被拆除了
那方圆几百亩的地方
如今正建着一座世纪广场
好多街道已改了名字
临西八路成了工业大道
金雀二路的街牌换成了“平安”
批发市场已扩建到郊外了
那么多的温州人、东北人
正忙着来挣临沂人的钱
 
也有好多东西还是老样子
沂河水流得还是那样慢
河面上依然泊着
那么多捞沙的木船
我们曾无数次地
从西岸摆渡到东岸
大风刮起河滩上的沙子
也敲打着我们的脸
那一天你眯着眼说
给我吹吹,吹吹
这一吹啊,时光就吹过了许多年


30、凌晨三点的歌谣


谁这时还没睡,就不要睡了。
天很快就要明了。
你可以到外面走一走,难得的好空气,
你可以比平时多吸一些。
你顺着平安路朝东走吧。
你最先遇到的人,是几个勤劳的人。
他们对着几片落叶挥舞着大扫帚,
他们一锨一锨清理着路边的垃圾,
他们哼着歌儿向前走,
他们与这座城市的肮脏誓不两立。
你接着还会遇到一个诗人。
他踱着步子,像一个赫赫帝王。
他刚刚完成一首惊世之作,
十年后将被选入一个国家的课本,
三十年后将被译成外文,引起纽约纸贵,
六十年后将被刻上他自己的墓碑……
现在的诗人在黑暗中向前走着,在冥想中慢慢回味。
后面跟上来一群女人,她们是凯旋歌厅收工的小姐,
你在和她们擦肩而过的瞬间,
会听到她们的几声呵欠,
会看到一张张因熬夜而苍白模糊的脸。
你接着朝东走,就会走到沂蒙路口。
路北的沂州糁馆早就开门了,
小伙计已在门前摆好了桌子、板凳,
熬糁的老师傅,正向糁锅里撒着生姜和胡椒面。
他们最后都要在一张餐桌上碰面:
一个诗人、几个环卫工人、一群歌厅小姐,
像一家人,围着一张桌子吃早餐。
小姐们旁若无人地计算着夜间的收入,
其间,某个小姐递给诗人一个微笑,
递给环卫工一张餐巾。
这一和睦场景持续了大约十五分钟,
然后各付各钱,各自走散。
只剩下一桌子空碗,陷入了黎明前最后的黑暗。


最新更新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