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邰筐诗选

发布: 2009-12-10 22:52 | 作者: 邰筐





 11、地铁上


拥挤的混浊的窒息的     空间
晃动的暧昧的扭曲的     脸孔
焦躁的疲惫的麻木的     神情
外省的京味的夹杂的     口音
临时的不明的可疑的     身份
……

聚集在一起。聚集在一起
被一节节奔跑的铁皮挟裹着
像一个个密封不好的鱼罐头
散发出一股绝望的气息


12、观虎记


在海林
我们一行十几个人
去虎园参观
我们统统被锁进
一个汽车拉着的大笼子
好像我们是动物
而老虎才是看客
车驶进虎园
几十只老虎在园子里
或走或卧或坐
笼子外的多么悠闲
笼子内的忍不住哆嗦
离得那么近,我们可以看清
老虎的胡子和它嘴角的轻蔑
我们战战兢兢从笼子里钻出来
又被导游带进
一条铁网围成的通道
饲养员提着一个装满肉块的铁桶
怂恿我们掏钱,体验一下喂老虎的快感
多么刺激呀,我们用铁钩子
把肉块从网缝里递进去
等老虎扑过来,却又飞快地抽回
又递进去,又扑过来
又抽回,老虎被彻底激怒了
在铁网的另一边发狂,低吼
我们满意地尖叫,仿佛
只有这种恶作剧才能排解
我们内心对老虎的恐惧
我们接着又被带进老虎展览馆
馆内摆满了虎的胚胎虎的骨架
和一缸缸虎骨酒
解说员暧昧地介绍着
虎骨酒的功效如何如何神奇
一位老诗人临走悄悄买了两瓶
他不时眯眼端详着
瓶里浑黄的液体
仿佛带走的不是两瓶酒
而是藏在酒里的两只老虎
和猛虎下山的威风


13、一个穷人的羞愧

 
每次经过临西三路中段
我都像一个正人君子
胸脯挺得直直的,目不斜视,大义凛然
从不向路两旁多看一眼
 
那些门挨门的按摩房
那些来自温州、福建、四川的小姑娘
不停地招着手,招着手
她们的目光充满热切充满期盼
只需一眼,就能撕破我的虚伪我的衬衫
 
这时,我突然就有了一个穷人的羞愧
这时,我不知道,除了钱
还有什么方式能够帮助她们
我甚至觉得自己是一个欠钱不还
生怕被她们认出的无赖
走着走着就忍不住跑了起来


14、沂河桥上(一)

 
那么多的车辆挤在一起。那么多的
公交车,出租车,长途大客车,个体
中巴车,私人小轿车,拖盘车,拖挂车
双桥车,大卡车,小货车,翻斗车
冷藏车,趾高气昂的奔驰车
气质高贵的宝马车,不露声色的奥迪车
谨小慎微的面包车,土里土气的
农用车,面带悲伤的殡仪车,火急火燎的
消防车,救护车,防暴车
110出警车,还有紧随其后的大铲车
挖掘机,推土机,拖拉机,摩托车
电瓶车,人力三轮车,地排车,自行车……
 
那么多的车辆挤在一起。
它们的呼吸也挤在一起。那些喝汽油呼出的
淡淡的白雾,那些喝柴油吐出的
浓浓的黑烟,那些喝混合油的仿佛混合了
整个人世的悲欢
既喝水也吃饭,尝尽酸甜苦辣的人啊
他们的后背会留下一层白色的苦难
 
那么多的车辆挤在一起。那么多的车辆
卡在同一个黄昏里。那么多的车辆
要经过一座黄昏的桥面——它们要
开往哪儿去呢?
 

15、沂河桥上(二)


总有些人从这里走向河东
总有些人从这里走向河西
总有些盖着篷布的卡车
运来人民需要的青菜、萝卜和大米
那个清晨拉着一车草莓进城的人
傍晚还要经过这里
车上捎回了地膜和喷灌机

有些人从这里去河东选墓地
有些人从这里去河西做生意
那么多行色匆匆的人在这里相遇,然后各奔东西
那些突突突吐着黑烟的拖拉机
从早到晚要往返多少次啊
它们不断把河东的沙子运往河西的工地

总有些人从这里经过,然后渐渐走远
总有些人在这里停下,看一看河上的景色
看一看河面上那些捞沙的木船
看一看一列火车缓缓地爬过沂河
它巨大的声响惊飞了一群水鸟
整个水面就陷入了死一般的静寂


最新更新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