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真相

发布: 2017-6-22 16:15 | 作者: 祥子



       我们是不是走进了风? 
        直速的翅下:身影如云、记忆如叶,我们 
        是多么利落,而又尖刻。 
        锋刃,我把玩良久。 
        飞逝的空中,谁能竖起不毁的手指 
        而又不怀藏幽恨?所有 
        家居者的期许,给予和承受 
        已不再切割我们,不再能触及我们 
        敏感的部位。身为黄尘的行者,栗林里 
        微笑、机警的兽,气流的转动 
        也一定非常的残忍。 
        一年将终的时候原上的蚤必有一种默契,  
        它们集体同生同死怎么会一无所感? 
        我们可以想像这些漂游性蜉类 
        如何落草为生、以花绣口, 
        但又有谁真正掌握了它们,懂得自况? 
        坐望南山,那在一片灰草上霜结了羽的 
        也要在一颗温雨中飘落。 
        一切是动的。一切都有限期。  
        (1997.12) 







最新更新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