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读黑光作品《在时间第七台阶上》

发布: 2017-5-04 18:08 | 作者: 温柔刀



        《在时间第七台阶上》
        
        我不干了。
        我跌倒在时间第七台阶上。
        再上,只有空阶。
        
        可是——
        谁踩着空阶下来?
        谁把弥尔顿盲区指划给我?
        
        在神州一隅,
        我蜷缩着虚脱之体,
        搂紧了人子的最后尊严和呼吸。
        
        而我也知道,
        那位只接受神谕的盲诗人,
        曾怎样在黑暗中为我们寻找失乐园。
        
        并且,我还想借他的话说:
        “一旦那一天来临,
        你不要想象我会坐失良机”。
        
        这是黑光的作品《在时间的第七台阶上》。人子,这个处于生物链顶端,作为上帝顶层设计的杰作,从个体上讲,当然还有上升的空间。可黑光一上来说讲:我不干了!这何异于说:老子不走了,你拿老子啥办法?他为什么不走了,原来是因为“跌倒在时间第七台阶上。再上,只有空阶。”确实是无路可走了。
        搁过去,我们爱说一句近似牛逼、实则自我安慰的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可现在不是这样的,问题是无路可走了,你怎么还走?刀刀记得下棋时有一种下法,就是把自己的棋子,调放到对方想占的位置,作为先手先发制人,所谓: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看来,黑光是深谙此道,只是这一着也用过了,才发出了上面的喟叹。
        毕竟,作为诗人的黑光,与自然界的光不拐弯的属性相比,绝对多了一分机智:好啦,上不去算了,总可以站这,看看谁从上面下来,腾出道再走也不迟呀。于是有了第二节的疑问:
        
        “可是——
        谁踩着空阶下来?
        谁把弥尔顿盲区指划给我?”
        
        命运再次被逼到了死角!没人下来!没人指点盲区!诗人第三次腾挪闪转的功夫便又亮相展示出来了——第三节开始,诗人把眼光调整到“神州一隅”,把话题引到事物的中心,回到正位上(此为诗核)。前两节的铺垫与设局,多么高明!当一盘棋走到僵局快成死棋时,诗人复活了它!
        
        “而我也知道,
        那位只接受神谕的盲诗人,
        曾怎样在黑暗中为我们寻找失乐园。”
        
        是呀,古人何尝如此,我又何必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呢?咱们磨刀吧,闲着也是闲着,但是“一旦那一天来临,你不要想象我会坐失良机”。这呼啸之语,难道不是思想领域发射的一枚原子弹?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