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张思怡诗选

发布: 2016-12-22 18:09 | 作者: 张思怡



        1奔跑
         
        我奔跑
        天空如火燃烧
        绿树如鬼招摇
        街道在远方嚎叫
        我的脚步如风飘飘
        我听到有个声音在耳边说 :“快跑”
         
        “快跑”
        我看见妈妈披头散发
        奶奶在抱头大叫
        他们都在跑
        城市在跑
        前方的目标在跑
        无数个声音在喊着:“ 快跑!”
         
        “快跑!”
        工作在跑
        生活在跑
        孩子们也学会了跑
        我们在跑
        我们的跑也在跑
         
        “快跑”
        快跑的声音也在跑!
        
        2004/9
        
        
        2 我的呼喊沉睡在五月野稚菊小小倾听的耳朵里
        
        是无边无际的
        
        野稚菊             
        随着五月行走的路径  
        开在了大地        
        
        当风黑黑地吹开了  
        她们薄薄地紧闭的嘴唇
        这时五月的野稚菊就昂起她们小小的黄色头颅
        发出轻轻地欢快地呼喊声 
        
        “风吹着原野” 
        “风吹着呼喊”
         
        当星星把五月轻含在嘴唇中时
        五月的野稚菊就会支起她们小小黄色花瓣耳朵 
        倾听
        
        在每一支起的小小耳朵里 
        我似乎也听到了自己的呼喊 
        潮湿  深奥             
        幽黑  有如一口古井     
        
        “风吹着原野”          
        “风吹着呼喊”          
        “风吹着欢快的嘴唇”    
        
        五月的野稚菊小小的倾听的耳朵是  
        天空的诗歌
        开满在了我潮湿的呼喊里
        
        当月光也轻轻地开满在风的原野 
        我的呼喊沉睡在五月野稚菊小小倾听的耳朵里 
          
        “风吹着原野”          
        “风吹着呼喊”          
        “风吹着欢快的嘴唇 
        
        2005/4/30
        
        
        3 时 间
        
        谁拧开了孤独的门把手
        打开了喑哑的无声之河?
        旋转中
        有你的名字飞跃过
        但仿佛还有别的
        流动的黑色影像
        跌撞的身影
        还是漂泊的词语?
        黑夜慢慢降落下来
        秘密地
        在我被耕耘播种的脸容里
        是什么在悄悄流逝?
        时间之手
        打开了无名的存在之河!
        
        2005/5/20
        
        
        4 结构---解构
        
        那句话略微弯曲着
        既兴奋又抑制
        倒向了主题
        返回了语法习惯
        使你的身体成为一张弓
        等待着
            下一句话的射击!
            
        2009/1/9 
        
        
        5 保尔.策兰
        
        你仍然站在那里
        不知如何面对这个世界
        只是看着镜中的自己
        从词语投下的阴影中
        死亡的手不断地调整着你的形象
        如凡高正在画的向日葵
        旋转 流动
        又有一个人穿过了那个血色黄昏
         
        是时候了
        你走上哑默的记忆
        在家乡
        那秋天的气息
        还等着你的采摘
        有一些遗失
        挂在了丰满的枝条上
        苦涩 准备着坠落 
         
        你把它们一一数进眼里
        母亲的那颗你始终没有忘记
        还有姐妹们
        期盼的光芒
        张开又愈合的伤口
        你也数进了眼里
        用“总是”或“永不”
        犹豫而沉重
         
        不  你并没有走向死亡
        在时间的壳里
        你又一次苏醒
        开放在凡高的向日葵里
        是你最喜欢黄色的那一种
        身材挺拔
        脸朝向太阳
        和天空
         
        这次
        你看见了自己的眼睑
        时间疼痛的泪滴
        
         2009/1/16
         
         
        6  河流 
        
        开车到多伦多湖畔
        黑蓝色夜幕
        看不到一点儿星光
        就好像魔术师最后的变戏法
        我们安静地坐在车里
        等待着
         
        安大略湖就像一个婴儿一样安睡在多伦多的怀抱里
        星星最终还是没有闪亮
        我们无奈地开着车穿行在多伦多纵横交错的街道上
        就像多伦多的一条河流
        流过另一条河流
        又被别的河流流过
        
        2009/2/11

41/41234>

最新更新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