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嬰兒的眼神

发布: 2016-12-08 15:58 | 作者: 高塔



        幾年前,家裡有30幾坪大的花園,花園外一條小圳溝,旁邊一塊拋荒的田,再過去,就是雜草叢生的公園預定地,別小看它,它可是附近蛇、鼠、蠑螈、蜥蝪的最後一塊棲地。
        這一帶沒毒的是草尾仔蛇,俗名花浪蛇,光看到牠扭動著身子,在你眼前爬行,神經馬上繃緊,第一個念頭就是棍子,石頭也行,不過,常常棍子舉起,石頭揀起,牠已一溜煙,鑽進草叢裡。   
        那塊荒地很野,長了好幾棵粗圍的鹿仔樹,有也就是構樹,上面丁丁冬冬懸掛著蛇藤,一年冬天,冷風嗖嗖地吹,望過去,好像有人吊在那裡,決定除去。
        有空就把蛇藤扯下來,鹿仔樹一棵棵鋸,地面則掄起鋤頭處理,土狗愛跟,作事的時候,牠也在附近東嗅嗅,西嗅嗅,作個沒打混,很盡責的樣子,一鋤下去,馬上反射地跳開,哨呼愛犬,乖,不過,牠這下裝作沒事跳過去,表情好像說,哪裡?哪裡?算了,收工。
        在這裡不能隨便搬開石頭,特別是大石頭,有一次搬開,看到很肥,很鮮艷的蠑螈,更有一次,哇咧,一節節,不像龜殼花,後來聽說是棺材蛇,很毒,這些爬蟲類,特別是蛇,構成我家與外面棲地的緊張關係。
        花園,我負責樹、攀藤和佈石,太太負責花和池子,有時候貪,有時候沒經驗,有時候笨,種得,歹勢,自己是覺得不錯啦,卻少有人讚美,可是,我還是「回也不改其樂」,除了大一點的樹,小點的也都由我負責,圍牆不夠,還沿牆邊種七里香,花開,醉人的香,問題是,花香醉人,也醉了那些長長的。
        有一天午後,踱步花園,眼睛半閉,陶醉中,花園更大了,花更美了,更香了,加點庭台樓閣,耳畔水聲湍湍,欄杆撫遍,青衫動處,揉揉瞇小的眼,嗯,佳人…,汪汪,真煞風景,這是對白日夢的懲罰,家裡另一隻小狗叫得很不尋常。
        循聲望過去,小狗正與一隻響尾蛇對峙,不大,看起來是幼幼班跑出來的,直覺很毒,趕快找一枝長棍,不知是真打不到或故意打不到,總之溜走了,拍拍手,想這樣就算,不行,家裡還有兩個小孩,決定把牠揪出來,現在我變成殺手了,花園翻遍,槍插在腰間,子彈上膛,到處找名單上的人,找到,棍子掄過去,死命地打,嚥氣之前,牠回頭看我一眼。
        那一眼,教我酸徹,那一眼很熟悉,記得在女兒,在兒子,在他們小的時候看過,對,嬰兒的眼神,當時,自以為有堂皇的理由,在最後一棍落在牠身上之前,天啊,我怎麼絲毫沒有犯錯的感覺?直到牠用最後一口氣,看著我,用那,死擠出來的,嬰兒的眼神。 
        
        寫於06/16/2011
        






 

最新更新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