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回家

发布: 2015-11-19 16:45 | 作者: 芒克



        他受伤的眼睛前是一排铁栅栏,
        透过打滚的早晨
        朦胧的城市像一个孩子一样
        拼命地在母亲枯萎的胸膛上寻找粮食。
        
        冬天头一次地放声痛哭,
        穿过新年简陋的门槛,
        他闭起了眼睛……
        挨了打的城市露出了像婴儿一样的青屁股。
        
        天空像一只眼睛的大灰猫,
        低垂的云——
        这猫的软绵绵大尾巴
        软弱无力地抖下了上面的雪花,
        他头顶的雪花。
        
        沿着一缕黑烟的影子走着,
        每一个路过的地方
        那大群的像帐篷一样的坟头
        点缀着旷野的荒凉。
        
        他走进了城市。
        城市好像是在夜晚流了大量的口水,
        每一条街都是一层光溜溜的冰。
        
        当太阳光用长长的手臂
        抱紧了这蓝色的城市,
        无数种音响忽然在蓝色中飘荡。
        
        钟楼下蜷曲着过夜的老人,
        早起的女人争先恐后的忙碌着,
        偶尔的,一个被深夜揉乱了头发的妇人
        把污水泼在了道路上,
        道路伸向远方。
        
        他抬起了头,
        灰色的眼睛里露出了惊奇的光芒,
        “啊,故乡,
        你一直在我孤零零的脑袋里,
        如今,我回来了,
        可我看见的你又好像不是你……”
        
        钟声响起,
        这声音就好像敲响了乞丐的饭碗,
        叫卖,争吵,呼喊……
        穷人家的孩子嘴里叼着冰串。
        
        也有穿着厚厚衣裳的孩子,
        他们连耳朵都套上了毛皮罩,
        手里拿着亨得利的蛋糕,
        嘴里吹着父亲教给的口哨。
        
        他给拉炭的老马让开了路,
        患了感冒的老马流着鼻涕,
        赶车的老头咳嗽着
        伴着打滑的马蹄声。
        
        沿街的窗户都关得紧紧的,
        住户们把温暖一点儿都不放出来,
        惟有屋顶上那些像裤腿一样的烟囱
        冒着热气,
        一股一股的。
        
        高大华丽的建筑孤独地伫立着,
        普通的人不去看它,或者也不想它,
        就像死水坑里的青蛙一样,
        不知道,或者也不想知道还有海洋。
        
        他看了一眼,
        也许从远方归来的人总愿意看一看,
        但是,毫无兴趣,
        他继续背朝着一个方向走着。
        
        这里,他住过,
        那里,他也住过,
        他好像住过很多地方,
        高大的楼房又算得了什么?!
        怎比得上那长满了酸枣刺的小山坡!
        
        “小心啊,草丛里的小鸟,
        脖子不要套住圈套。”
        他记得,
        住过,偷偷摸摸的住过,
        像淫荡的夜溜进了女人的卧房,
        搂着,裹着,咬着……
        
        “漂亮的孩子属于谁的?
        漂亮的孩子难道只属于漂亮的妈妈的?”
        
        他走着,想着,
        仿佛感伤抓住了他的脖领子,
        “他妈的!
        为什么漂亮的孩子不属于漂亮的爸爸的?!”
        
        风像绳子一样地绊着他的双腿,
        风好像在往每一扇窗户上唾吐沫,
        一座好似朽透了的棺材一样的楼房,
        流下了雪的眼泪,
        流水筒不停地作响。
        
        受伤的玻璃贴满了白胶布,
        大门哐哐地发响
        好像大门里关着希望,
        他默默地站立着,
        面对着破楼
        像一尊没有雕刻好的石像。
        
        “她还在吗?
        孩子多大了?”
        一个秃头的老妇人拖着沉重的步伐走来,
        手里抓着一只瘦鸡简直像乌鸦。
        
        “喂,
        你——你可是彭刚大妈?
        我——我是鲁马佳,
        怎么不认识啦?!”
        
        “噢,原来是你回来啦,
        你找谁?
        她早不在这儿啦。”
        
        “这——那她……”
        
        “她——
        她已经改嫁啦,
        嫁给一个有钱的人
        一位歌唱家。
        噢,他们还生养了一个孩子……
        对啦,她原来的那个孩子早死啦。”
        
        “什么?!
        早死啦!”
        
        “是啊,
        可怜那个孩子没有爸爸。”
        
        他背朝着一个方向走着,
        他现在怀疑自己
        我真的回来了吗?
        唉,不要可怜自己,
        他突然开口大骂!
        
    此诗写于1973年
        
    根据严力收藏的芒克手稿整理录入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