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坦露算胸器,严遮也性感

发布: 2015-2-13 19:28 | 作者: 李雾



        近日围绕电视剧《武媚娘》的争议,令人想起孔老夫子与敝乡那位赤身裸体的狂人子桑伯子辩论(事见刘向《说苑·修文》)何为性感时留下的金玉名言:坦露未必真胸器,严遮如何不性感?
        新年新气象,因敢于袒露而被广电总局叫停的《武媚娘》,元旦重放,屏墓上只见大头像——女人的胸部都在屏幕之下鸟。网友们为之叫屈:唐代的女人就是这么穿的呀!不过,说句老实话,该剧未叫停之前的“爆乳装”,还真是从西方来的。
        影视里这种“爆乳装”,始作俑者为张艺谋八年前的片子《满城尽带黄金甲》——“爆乳装”一词,就从那时开始流通。据该片服装设计师奚仲文讲,为女主角巩俐和宫女们如此设计,那是张艺谋的意思。张觉得法国宫廷片里,王后和宫女们都穿得很性感。他要奚也来性感一下,不必注重史实考证。
        从时间上判断,甚至可以推测,张艺谋讲的法国宫廷片,应该是索菲娅·科波拉编剧兼导演的《玛丽·安东涅特》(Marie Antoinette)。这位被法国大革命送上断头台的王后,在电影里大开舞宴。其中居然还有一段中国的扇子舞。
        凭着《满城尽带黄金甲》里的服装,奚仲文获2007年奥斯卡提名,所以他还是很感激张艺谋的,虽说总是被人问到“爆乳装”,他也有点难为情。当年谁得了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奖?——《玛丽·安东涅特》的 Milena Canonero。这是她第三次获得这一奖项。中国徒弟还是输给了洋人师傅。
        《满城尽带黄金甲》的片头字幕说故事发生在公元928年,离唐代很近。奚仲文应该研究过唐代服装,他说“爆乳装”并非严格依据史实,我们不妨相信。从唐代仕女画和唐代石刻来看,当时女人确实穿得低领敞胸,但她们没有把乳房往上挤啊。
        当然,不是唐代女人不能性感。即使穿得像清代女人那样严实,也是可以性感的。《红楼梦》第二十八回“薛宝钗羞笼红麝串”,宝玉要看宝钗左腕上笼着的红麝串子,现在的女孩就是手伸过来给你看了,那时却只能“少不得褪了下来。宝钗生的肌肤丰泽,容易褪不下来。宝玉在旁看着雪白一段酥臂,不觉动了羡慕之心,……不觉就呆了”。露小半截手臂,就让宝玉觉得这辈子没见过似的,平常遮得够紧吧?男人不也看呆了?
        老家村子里,男青年最爱看的,就是嫂子大姑娘们挑水迎面走来的样子。古人说“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挑水走来,胸前就是跳动的两团脱兔了。按理说张艺谋也在农村生活过,要塑造性感的唐代仕女,难道非要穿“爆乳装”,难道非要模仿十八世纪的法国宫廷,来点中国特色就不行吗?
        你一学西方,革命同志和爱国青年和炸毛了。知道不,1983年“反对(西方)精神污染”搞运动时,德国社会民主党历史学家弗兰茨·梅林所写的权威传记《马克思传》,还是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因为内有“马克思夫人燕妮袒露肩膀和颈胸的传统欧洲装束的照片,而被视作‘黄色书籍’没收”。
        但你在中国特色下,也是可以性感的。就是男女难分的文革样板戏里,还有《沂蒙颂》的奶水喂伤员呢。关键是要发挥想像力,要发挥主观能动性。
        唉,现在也就是偶尔见到个把从小野生野长、不愿受束缚的兄弟民族歌手,仍有村姑的性感。挺身站在台上,位置比别人低,大小也不突出。但是,不戴胸罩还那么明显,真要托起来,只怕比那些硬挤“事业线”的强多了。
        这种地球人老老实实接受重力支配的自然状态,或许还能帮助男青年了解真实的人体,而不是一堆声光电色的幻相。
        最后顺便说一下,首段所谓的孔老夫子与子桑伯子辩论,只是借古人名头开开玩笑而已。
        (2015年1月20日)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