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怕只怕《红楼》考倒男生

发布: 2017-3-16 20:20 | 作者: 李雾



        据《北京日报》1月11报道,今年高考北京卷《考试说明》将鲁迅的短篇小说集《呐喊》和《红楼梦》、《边城》、《红岩》、《平凡的世界》、《老人与海》五部中长篇小说纳入必考范围。可以设想,在当今加强学习传统文化的氛围下,必考范围内的唯一古典小说《红楼梦》,应是必考中的必考。
        当然,《红楼梦》一直出现在考题里,比如江苏省,已经连着考了很多年。但考题之前都是针对课文的。比如江苏2013年考题,问入画和司棋分别是谁的丫鬟,抄检大观园后,在处置入画和赶走司棋时,她们的主子各是什么态度?这题看着偏,但司棋之死是领袖人物读《红楼梦》时提过的,是体现封建社会残酷阶级斗争的,“抄检大观园”多次进入中学课本。那年的考生想来读过,应该不算惘无头绪。而这次北京的规定,那篇《北京日报》报道里有中学语文教师分析:“经典阅读考生一定要重视,考生如果没有读过这六部名著,答题肯定有难度,但如果只是泛泛地阅读,也不能拿高分。……他建议,考生在备考时要注意作品当中经典人物的形象特质和精神内涵,并注意相关情节和细节。”——这是要考整部《红楼梦》吗?男生会不会因此有点亏?
        笔者见过很多男生,对《红楼梦》兴趣淡淡。硬着头皮读到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开头,“袭人亦含羞笑问道:你梦见什么故事了,是那里流出来的那些脏东西”,就再也读不下去。江苏那道考题,要是不记得“相关情节和细节”,猜出司棋和入画是谁的丫鬟,倒也不难。琴棋书画排着的,所以司棋是二小姐迎春的丫环,入画是四小姐惜春的丫环。这两个主子,一个胆小,一个没存在感,要猜不同态度就难了。女生或许还能蒙对:惜春来自宁国府,凤姐不愿处理外来的丫环;倒是惜春要待在荣国府,自己跳出来把入画赶走。但读不下去的男生怎么办?总要读个几十回,才能意识到自视清白的惜春,定然会自我疏远不清不白的宁国府。
        《红楼梦》中心人物贾宝玉,其实是个“孕育”不够完全的罗曼司男主角。西方罗曼司已有成熟套路。男主角本是万人迷,或游戏花丛,或冷脸扮酷,认识女主角后,却从初始的不屑转为痴恋,终至成为“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好丈夫并孩子们的好父亲。从奥斯丁的《傲慢与偏见》到现在每年出版上千本罗曼司的禾林(Harlequin) 出版公司,再泛滥到国内网络言情小说,大致情节都是如此,只是配上不同的曲折和障碍。宝玉则是还没有来得及完成从博采胭脂到专情黛玉的明确转变。
        上世纪90年代,英国生物学家罗宾·贝克写了本奇书《精子战争》(Sperm Wars),风行一时,曾被译为二十多种语言。书中从“自私的基因”的角度,讨论了原始社会内雌性传递本身基因的最佳策略。简单讲就是拿傻根儿的钱,养西门庆的种。过日子要和温顺可靠的雄性在一起,孩子的福利比较有保障。这样的雄性相对缺乏吸引力,被其他雌性瓜分资源的可能性也相对较低。但是,儿子有着这样的雄性基因,很可能对雌性同样缺乏吸引力。如果第三代不兴旺,母亲的雌性基因或许只能传到第二代。所以原始社会里,雌性要向“西门庆”式的雄性借种,悄悄养在“傻根儿”名下。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这种行为早已不被容许。但基因仍在,物种的演化远远滞后于文明的嬗变。罗曼司的男主角,其实就是将西门庆和傻根儿不管不顾地缝为一体:认识女主角之前是西门庆;认识之后是傻根儿,这就应和了女人心理深处或许仍然存在的追求远古两难的回响。而且女读者可以很自豪地以为,这一转变是女主角激发甚至引导的。
        可惜国外心理学研究表明,那些准备成家认真做 Dad(父亲)的男人,通常不会花巧到像个 Cad(诱骗女人的男性);而一个男人要是受不了诱惑或本性就是 Cad,他也很难转变为老老实实的 Dad。一条旁证就是男人对罗曼司的喜爱远远不及女性。美国的统计,罗曼司读者里,只有一成是男人。Dad 或 Cad,跟罗曼司男主角都是不同族类,都有点读不下去。高考必考《红楼梦》,看来北京文科状元今年又是女生了。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