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瘦弱的人

发布: 2009-3-06 15:02 | 作者: 马德升



       他是一个瘦弱的人。
       出奇的瘦弱,使他逃避所有的镜子和光滑的东西,当然更提不上到照相馆留个影了。他从小就不知道自己的模样,只有风,尤其是冬天的西北风,能告诉他自己瘦弱的程度。再就是那些好奇的人们。每次他回家,走过那条泼满脏水的街上时,差不多所有的门,渐次吱吱呀呀打开一道缝,随后飘来各种各样的声音。
       “来了,来了,这个可邻鬼。”
       “老天爷,他还活着,真是人间奇迹呦。”
       “哼,小脸又刷了层大白。”
       “肩膀可别把衣服戳破了,挺好的一块布,怪可惜了的。”
       “你见过他洗澡吗?每根肋骨就像木琴似的能拨出各种声响。”
       “离他远点儿,别着上病,丧门星!”
       ……
       不过,瘦弱的人总是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他从没有大声地反驳过别人什么,即使是在十分愤怒的情况下,他也只是用一种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嘀咕着。
       时间长了,他巳经不再把这些话放在耳朵里。他每天默默地活着,默默地干着自己的事情,默默地照旧出现在人们面前。
       一个晴朗的早晨,他又像往常一样走在街上,步子稳稳的,上身笔直,目光直视前方。说实话,他的生命,他的全部存在都躲在那双睁大的眼睛当中。他的眼睛往往不停留在某些具体的事物上,而是停在空中,停在空中的某一点上,仿佛他总是在测量空间的大小,并以此来确定自己的位置。他喜欢看星星,即使是白天,他也能准确地判断出每颗星星的方位。
       他高视阔步地走着。他的目光从每个人的头顶上飘过去,顺着电线杆、墙角和烟囱爬上去,直到那没有遮拦的天空。
       忽然,他像个稻草人似的前后摇晃起来,呯的一声,栽倒在地上。人们惊叫着,可谁也不敢走上前去。最后,两个好心的工人,把他夹在胳膊肘下,送到了附近的医院。
       医生围着他绕了三圈,然后翻了翻他的眼皮,敲了敲他的肋骨,在病历上写下了几个瘦长的字:
       气血不调,疲劳过度。
       当他醒来的时候,听见旁边两个病人的对话:
       “这根骨头不用剔了,喂我们家的猫正合适。”
       “你没见大夫打量他时的那副样子呢,恐怕就像你们家那只挑食的老猫。”
       他痛苦地重新闭上眼睛。
       被送回家后,他久久地躺在床上,盯着污迹斑斑的天花板。忽然,他腾地从床上跳起来,从床底下摸出一面小圆镜,掸去了上面的灰尘,开始对自己进行仔细的观察。他屏住呼吸,望着那张陌生的瘦脸,呆住了。
       时间一分一分溜过去,终于,他透了口气,轻轻一笑:“哼,等着瞧吧!”
       从此,不管是多雾的早上,还是挂满星星的夜晚,在那条泼满脏水的街上,总能见到他那瘦长的影子。他沿着细长的胡同跑来跑去;他一会儿蹲下,又猛地跳起;他撑着地面推动着自己的身体,骨节卡巴卡巴卡巴响着;他狠命地推掷着半块砖头,却差点砸着自己的脚……
       另外,他每天夹着本厚厚的《营养学》,不停地背着,从维生素C到胡萝卜素。他根据书上的图表,每天给自己开下长长的菜单。除此之外,差不多每隔五分钟,他都要把一片土黄色的酵母放到舌头上……
       几个月之后,他倒插上门,神经质地抓起镜子:颧骨不那么突出了,两腮也鼓了鼓,可是眼睛却肿成一道缝。他不禁用指头在腮帮上捅了捅,结果留下了个圆圆的酒窝,久久没有消失。更可怕的是,脸色不那么苍白了,却变成了暗淡的灰绿色。嘴唇原有的一点血色也消褪了。他垂头丧气了,用手理了理火苗似的头发,把镜子摔在地上。
       更不幸的是,没过几天,新的症状又出现了。他的眼圈开始发黑,灰绿色的脸开始变成铁青色,加上心慌恶心,他真从心里有点害怕了。
       他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无数双眼睛,好奇的、鄙夷的、捉弄的眼睛,像镜子的碎片,围着他旋转。在所有的眼睛中都印着他那张瘦脸……
       他淌下了眼泪。
       闪电。
       暴雨就要来临了。他拖着沉重的步子朝医院走去。
       暴雨终于泻到地上,他也从医生那里得到了诊断:贫血症。不知为什么,这个诊断倒使他感到一阵意外的高兴。
       “啊,没什么了不起,不就是输点血吗?行!”
       2000CC 血输进了血管,他的脸色顿时好转了。几天之后,脸上出现了淡谈的红晕,黑眼圈也渐渐消失了。
       “看来,输血真是个妙方。”他得意起来。
       每当他再从那条街上走过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惊讶了,他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然而,谁也猜不透这里的奥秘。
       只有他心里轻松,以至收起了通常用于防备的眼睛的余光。
       哪知道好景不长,过了个把月,瘦弱的人又恢复了本来的面目。而且变得比以前更瘦弱、更可怕。这简直是当头一棒。
       他只好再去求助医生:输血,输血……
       一连几次,输血已经毫无作用了,他比以前任何时候都瘦弱。那条街上的门不再露着一道道缝,而是完全打开了,仿佛是一张张幸灾乐祸的、狂笑的嘴巴。
       当瘦弱的人又一次从医院里出来时,他尖尖的手指上捏着一张新的诊断书,上面写了这样几个字:
       先天性贫血症,停止输血。
       背后的医院被阳光染成一片桔黄色。蹲在杂乱的树丛后面。他捏着纸片,像根木头似的立着。希望——这一滴滴的泪水,从眼睛里滚了出来,落在地上。
       夜已降临,天上闪出了几颗星星。
       他漫无目的地走者,一步一晃。街上的人流默默地涌来,他忽然发现,这无数张迎面而来的无声的脸,和他一样苍白,一样瘦弱……
       他垂下了眼睛。他用力地踩着路灯下自己瘦弱的身影。他走着,他想着,他想着,他继续走着……
       夜深了。街上变得冷冷清清。而就在这寂静之中,他像疯了似的举着那张冰冷的纸片。这是一张判决书。
       多么美妙的夜晚呵,他忽然想。就在这个夜晚之中,又不知有多少婴儿出生!他猛地把瘦长的胳膊伸向那星光闪闪的天空,大声呼喊着;“你们出生在哪儿?”
      
       原载《今天》第一期  署名:迪星
       参照原稿校对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