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雪雨交加之间

发布: 2009-1-10 16:11 | 作者: 万之



       我好像记得这里是有一个汽车站的。对,对,就是那个女人现在站的地方,那盏暗淡的路灯下面,我慢慢走过去,向她打听。
      
       “不,不知道。”她抬起头来,惊恐地瞧着我,口气很硬。谁知道她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呢。的确,风在呼啸,夜很黑,马路上一个人影也没有,她又是一个女人。我苦笑了。那么车站在哪儿呢?该死的地方,连站牌也没有,我只知道夜班车经过这里。
      
       一定是在这儿。我应该聪明一点,这个女人不会平白无故地站在这儿,我就应该站在这里。让她去发怒,或者害怕吧,反正我不会侵犯她。
      
       她离我远远地站着,隔着路灯,我们的影子各奔东西。天气真冷,夜一片漆黑,吞食着路灯的光,使它们变得无力、微弱。已经是深秋的天气了,枯叶用沙哑的嗓子哼着歌滚过路面。也许是要下雨,或是下雪。风是湿的。寒气逼人。我带着把雨伞,我要到寒冷的地方去。我已经很久没在这样的深夜外出了,尤其是一个人。黑夜,把人们都留在家里,给人们一个温暖的窝,给人们爱和幸福。那么我要到哪儿去呢,我不知道。大概,就是为了幸福和爱。
      
       路的尽头,仍然没有汽车的影子,司机一定在炉边烤火吧。唔,美妙的火;在这样的深夜里,还有酒。然而,我什么也没有,衣袋空空,只带着我的雨伞。
      
       我开始踱步了,走十步,再往回走。每走一回,就抬头向路的尽头望一番,但每次都是失望。于是我又改变了次数,走两个来回才抬头。“这一次不看,不看三次,那么我想它一定会来……”但是仍然没有动静,延长到五次、十次也没有动静。多么有趣,我想生活就是如此,暗存着某种希望,默默地来回踱步。起先,大概也是十来步,就抬头看看希望出现。渐渐地,也拉长了时间,渐渐地,只知道默默地走路了,但仍然存在着希望。
      
       我想希望总会来的,就和这车一样,会来把你带走。那里有一个位置是属于你的,在心理上,它早已是你的了。不管它现在行进到哪里,它就在向你驶来。生活,也就是如此。那些未获得爱的人,总有希望爱和被爱,那爱你和被你爱的人,是早已存在了的,那个人正在向你走近,不管他或她是在哪里。路的尽头,闪着车灯的光束,很快,它就要到我们面前了。遗憾得很,是辆卡车,司机旁若无人,风驰电掣地驶过去。我失望了,我听见她也失望地长叹一口气。
      
       风仍在起劲地刮,一丝冰凉的东西飘过脸颊。下雨了,雨从漆黑的夜空中,吵吵嚷嚷,飘忽而下,在暗淡的灯影里划过一道道光亮,还仿佛夹杂着雪花,这是深秋时节。
      
       我撑开雨伞,把那些闯进来的小东西挡在外面。我看见她,那个不可侵犯的女人,我不能旁若无人。我又想到她那张脸,她那生硬的口气。人为什么这样不信任呢?难道人与人之间只存在不信任?只存在着恐惧和防范?然而我不能旁若无人。这里没有避雨的地方,只有光秃秃的电线杆、树和没有遮掩的矮墙。我很想把伞递给她。
      
       “不,不用”。她拒绝了,口气还很坚决,可声音分明冻得发颤。她很年轻,穿着也很大方,却又怕人。我真想问,怕什么呢?就因为这是雪雨交加的夜晚?
      
       “给你一个人用吧。我不能看着你淋雨。”
      
       “不,不要。”
      
       “那么,我也只好淋雨了。”
      
       这是一对陌生的年轻人,在一把雨伞下面,同舟共济。没有一句对话,只有雪,只有雨。雨和雪落在地上,就像低低的絮语,又被风吹散。路的尽头,仍旧一片漆黑。
      
       我举着伞,尽量举过去一点儿。伞太小了,本来就是为我一个人准备的,但我尽量举过去一点儿,小心地,又不碰到她。
      
       “别,别只顾我。”
      
       “你可以靠紧点儿。”
      
       她看了看我,好像有些信任了。
      
       黑夜,会使人互相警觉,用门闩,用锁,用紧闭的窗口和睁大的眼睛。但是,它也会使人互相信任,用心,用呼吸,用发亮的眼睛。即使在这雪雨交加的夜晚,我们互不相识,我们如此陌生。哦,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要有夜,如果只有白天,没有夜,那倒不堪设想了。
      
       再没有别的语言。我们没有再说一句话。我知道,只要一分手,我们不过又是陌生人,那么,有什么必要再说什么呢?我们不过是同路人,生活的交叉点只是这么一个车站,这么一个雪雨交加的夜晚。我不知道她是谁,她要到哪儿去。她开始信任我。信任。她给我愉快。这正是白天得不到的东西。但愿我就生活在这样一个雪雨交加的夜晚。
      
       看路的尽头,又有汽车的灯光了,灯光穿过雪和雨。我知道车总会来的。希望总在向你走来,那上面有你的位置。但我发现,来的又是一辆卡车,我要为她,拦住这辆车。
      
       “谢谢,”她说。“告诉你,早就没有夜班车了。我认识这辆车上的司机,我就是在等他,走,一块坐上去吧。”
      
       我笑了。哦,好一个夜晚。
        
       原载《今天》第四期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