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发布: 2009-1-10 16:01 | 作者: 万之



       电视剧。没意思,又是说什么恋爱的,一男一女,在海边上走来走去。他经常到海滨去玩,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那儿的人多极了,闹哄哄的,换衣服的地方还要排队。真不想再看下去,叫妈妈带他上动物园吧,可是妈妈不在,她上火车站接什么人去了。妈妈说,客人一定会给他带好玩的东西来,什么东西呢?是电子手枪吗,他早就想要一支电子手枪了,和隔壁的强强一样的。客人怎么还不来,要不然,他早就出去玩了,谁还看这没意思的电视剧。
      
       哦,妈妈回来了,门口还有两个人。叫人?叫什么呢?叔叔,婶婶,妈妈总是让他这样叫,这样的人他可叫得太多了。这只小箱子真漂亮,还有小轮子,电子手枪是不是就装在这里面呢?“别动!”妈妈可真狠,打得头皮发麻,看一看又有什么要紧呢?好,叔叔把箱子打开了,是什么东西给他的,不是电子手枪,哦!一架大望远镜,太好了!比爷爷带他看足球赛用的望远镜还要大,还有皮套子,一定能望得很远。这个叔叔真好!
      
       他要和叔叔坐在一起。今天的菜又摆了满满一桌子,嗬,还有鱼,还有“味美思”葡萄酒,甜的,他能喝一小杯!妈妈要他祝贺叔叔什么,新婚?幸福?瞧,叔叔婶婶没喝酒就脸红了。原来他们是来结婚的。还是什么旅行结婚。结婚一定是一件好玩儿的事情,否则为什么大家都那么高兴呢,不过,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脸红,真是一个谜!
      
       他醒过来,头还是晕乎乎的,只记得喝了不少酒,妈妈不给他倒,可是他把叔叔杯子里的喝了,后来呢,睡觉,好像作了什么梦。妈妈在沙发上睡着了。妈妈的房间门还关着,也许是叔叔婶婶睡在里面,他们醒了吗?叔叔说,带他出去玩,现在都几点了!
      
       他轻轻地扭动门把,推开一条缝。“哎唷!小维,该死的!”妈妈不知什么时候醒的,从沙发上跳下来,一把捏住了他的胳膊。怎么啦,他又做错了什么事吗,他只是想去看看闹钟,看看叔叔起来没有,他只看见叔叔和婶婶睡在床上,好像……不,他实际上什么都没看见,窗帘遮得严严实实,屋子里什么都看不见。这也做错了吗,妈妈的手还卡得那么痛。他真想哭。妈妈说,不该看,他还不懂事,他还不懂什么呢?是什么?
      
       他背着望远镜,顺着墙根下的树荫走着,下午叔叔是不会带他出去玩了。起先他站在阳台上玩望远镜,可是周围都是楼房和树。应该找一个高一点儿的地方,能望得远远的,那才有意思呢。对,学校那边有一个水塔,星期天又没人,他以前顺着墙上的铁梯子爬上去过,从那里可以望见海,望见码头,还可以望见东边的飞机场。
      
       强强上姥姥家去了,不然一定叫他一起去。他可以和他换着玩望远镜和电子枪。哦,前面是谁,是小荔,她是他的老保姆的外孙女,今天大概又是到他家来看电视的。她穿得倒 挺漂亮,新衣服。妈妈说小荔长得不坏,真的,他从来没注意过呢。爷爷有一次说,他们长大了是一对儿。一对儿?一对儿就是和今天的叔叔婶婶那样吗?结婚?还有电视里的那些人……
      
       不,他什么也没看见,模模糊糊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小荔真好玩,她应该和他一起上水塔去。他想什么呢……不,那边有好几个大人站着。走吧,跟他上水塔吧,不然他以后就不让她来看电视,不让她进屋子!走吧,他让她看望远镜,他还有叔叔送给他的维夫饼干,还有巧克力豆……走吧,跟他上水塔,一会儿就回来!
      
       小荔的手冰凉,捏着觉得软绵绵的。他想起了在模模糊糊的光线中叔叔婶婶睡觉的样子,想起了电视剧,还有妈妈带他看过的电影。水塔已经望得见了,学校的操场上有几个小孩子在踢足球。别让他们看见!快爬呀,小荔,别往下看,别害怕,他们爬过许多次了,从来也没摔下来过。你不爬,晚上还想看电视吗!
      
       水塔的顶上风真大,小荔真是个胆小鬼,快要哭起来了,这儿有栏杆,不会掉下去的。难道她不觉得好玩儿吗?瞧,这儿看见海啦,还能看见那边的小岛,望远镜里可以看到海边的小房子,游泳的人换衣服的地方。哦,还能看到码头上的军舰呢……“我要下去!”她为什么吵着要下去呢,连望远镜都不要看了。她有一个翘起来的小圆鼻子,让他也亲一亲她好吗?
      
       亲一下!这就像和叔叔婶婶那样,和电影里的外国人那样,真的,让他和她亲一下吧!亲一下,他就带她下去,让她今天晚上来看电视!这儿没有人看见他们,小操场上的人都已经走了。好吗?
      
       他们的嘴唇接触了。小荔的嘴里怎么有股子大蒜味儿,嘴上湿漉漉的,眼泪水弄到他脸上来了。是什么意思呢?大蒜味,难闻极了,他不喜欢大蒜,亲嘴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大人们为什么要那样做呢?小荔的圆鼻子像是个大蒜头。他不喜欢她!该吓唬吓唬她才好呢!
      
       他突然转过身,机灵地顺着铁梯爬下去,他不理她啰!他要回家去看电视啰!瞧,小荔抓着铁栏杆,不敢往下看。望远镜真棒,连小荔脸上的泪珠子的光都看得见。
      
       一进门就闻到了香味,又是鱼,晚饭又有鱼吃了!他可真饿啦。叔叔婶婶不知道上哪儿去了。老保姆来了,真糟糕。是的,他碰到小荔了,唔,后来,后来……
      
       他想起了大蒜的气味!
      
       (80.9.20)
      
       原载《今天》文学研究会  内部交流资料之二
       (根据原稿校对)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