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关于《私语书》

发布: 2009-12-24 20:45 | 作者: 苏美



       书名即是黎氏趣味:半封闭,半沉默,当然也半自杀——这本书若叫《艳情史》可能会比较好卖。
       
       谁会被黎戈的“私语”吸引呢?我肯定是其中之一。原因有三:第一是卖相好。黎戈不但漂亮,而且百变。我看过她相隔不久的两张照片,基本上是两款不同的 漂亮妞。读书这事好比网恋,心意相通是浪漫主义,当面验货是现实主义。黎戈的漂亮很富余,足够她去写一本《艳情史》。第二是温暖。黎戈的气质既不亲腻,又 不疏冷,正好。这分寸没法掌握,而是天生的。第三是扎实的语言功底。像我这种不酸不甜的文艺女,长期浸淫在女性杂志的废话和诺贝尔文集的翻译文风里,绝对 不相信一名作者,单靠挥一把“真情实感”的大刀就能所向无敌。写作是一门技术。写作是一门艺术,但它首先是一门技术。特别是在博客时代。
      
       黎戈自己把这本书比作她的孩子,她理由充分。当然因为她在一年内写了一本书,还抽空生了一个孩子。但更重要的是,书和孩子的相似之处也有三点。第一是 肚里没货不行,第二是前途未卜,第三是完全无用。一本书的诞生和一个孩子的诞生,我都没经历,不好说哪个更痛苦。但肚里有货,肯定会容易点儿。但作为一个 自我保护意识太强的悲观主义者,对世界上的孩子们,以及孩子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我都满心狐疑,觉得双方互为人质不得撒手。一本书的命运也并不会好到哪里 去。至于它们的无用,请你看到这一行时停下来,以“改变我人生的十本书”或“改变世界的十本书”为题列个清单。
      
       我们都在这个烂世界里活的够久了,知道有了这点年纪,再去询问“意义”,是很无耻的。所以如果你对世界的意义有疑问并想在书中获取答案,请止步。黎戈 感知这个世界的方式贴皮贴肉。窗帘,盆栽,画布,茶杯。它们像是一棵树的树叶,是最鲜活的部分。而这些文字,像是穿透树叶斑驳的阳光,祛除焦躁。女人写 书,要么不女,密度很大的汉字劈头盖脸的杂死人;要么不人,犄角旮旯鸡毛蒜皮,像是缓慢而微观的幽居生物。好在黎戈即柔又韧,这种平衡感无法学习,是天生 的。
      
       黎戈之前的一本书叫《一切皆因你值得》,我觉得很有趣,因为有多种可能性:一场断肠的暗恋,一段持久的等待,一次慷慨的付出,一场冒险的豪赌,千里归 家,万里寻母。而它的基本色彩,却能涵盖黎戈读书为文的特征,那就是信。相信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信。有信,就有望,有望就生发出绵韧而持久的爱。如果 说在《一切皆因你值得》中,这爱指向文学,那在《私语书》里,这爱则指向生活。相比之下,我更爱这本书,文学之爱里她琵琶遮面,而在自己的生活里,她活色 生香。
 

最新更新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