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当春天的灵车穿过开采硫磺的流放地

发布: 2009-1-31 19:50 | 作者: 多多



当春天的灵车穿过开采硫磺的流放地
        黎明,竟是绿茵茵的草场中
那点鲜红的血,头颅竟是更高的山峰
        当站立的才华王子解放了
        所有伸向天空深处的手指
狂怒的蛇也缠住了同样狂乱的鞭子
       而我要让常绿的凤凰树听到
       我在抽打天上常在的敌人

当疾病夺走大地的情欲,死亡 
       代替黑夜隐藏不朽的食粮
犁尖也曾破出土壤,摇动
       记忆之子咳着血醒来:
       我的哭声,竟是命运的哭声
当漂送木材的川流也漂送着棺木
       我的青春竟是在纪念  
敞开的雕花棺材那冷淡的愁容

        当隆冬皇帝君临玫瑰谷
为深秋主持落葬,繁星幽暗的烛火,
        也在为激烈的年华守灵
        悲凉的雨水竟是血水 
渗入潮汐世代的喧嚣也渗入竖琴
        世代的哀鸣,当祭日
        收回夏日娇艳的风貌
装敛岁月的棺木也在装敛青春

        当我的血也有着知识的血
邪恶的知识竟吞食了所有的知识
        而我要让冷血的冰雪皇后听到
        狂风狂暴灵魂的独白:只要
神圣的器皿中依旧盛放着被割掉的角
        我就要为那只角尽力流血
我的青春就是在纪念死亡。死亡
    也为死者的脸布施了不死的尊严

 1983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