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日瓦格医生

发布: 2009-1-31 20:19 | 作者: 多多



 A
 
一九一七的日子降临了
在世纪初清醒荒凉的土地上
历史沉痛的注意力,移向东方

东方,是一片持久黑暗的庄重
矗立着褪色的宗教的城墙
多少个野蛮豪华的年代
在今天,度尽了
多少扇有罪的血腥的铁门
在今天,被打开了:
疯子,成群地奔跑出来
高举着开天辟地的铁匠的旗
好像无数叛逆的黑帆
在天边辉煌地招展

一个奇异的婴儿就此诞生了
从一具泥塑的骨盆中间
降生到冬宫寒冷的烛光下
这僵硬的得不到自由的婴儿
用他的第一次啼声诅咒着
震撼着——上帝保佑的全世界
这倔强的血泊中的婴儿
就是被孕育了很久的
被乡下人用暴力催产的
英特纳什.普罗里达里特

那曾孕育太阳的女人晕倒了
一万支彩色的利箭向她射去
红色的羽缨在她的伤口摇曳
她,一动不动地仰卧着
仰卧在大地之上
她,一个民族的历史
好像一座巍峨的血城

从此,历史被艺术家和油漆工人
涂成了红色的中午
红色的先驱者的墓碑,红色的
殉道者复仇的剑
像红色的阿芙乐尔巡洋舰一样
在共和国的旗帜上破浪前进……


 B
 
是黎明还是黄昏
这样深情的秋天的俄罗斯哦

在采蘑菇的小姑娘走惯的路上
你的朋友们,俄罗斯
你的白桦林、草莓篮,你
以往少女的脚印,它们,
在一起向你告别呢
也挥动你的白纱巾吧,俄罗斯
出嫁吧,俄罗斯
——从来你都这样温柔
只不要再难过
等战争的烟尘开过
再重返你的故乡、家园

红军时代的海
淹没了日瓦格医生的回忆
我们不知道的那些情节
正在这里,在俄罗斯的原野上
辽阔地模糊地展开——

噢,迎面走来了
茨维塔耶娃
雨中的茨维塔耶娃
和她告别过上千次的莫斯科街头
依旧尊贵,依旧悲惨的
玛琳娜
茨维塔耶娃
一边目送着载走青春的马车
—边用冰冷的神情乞讨
在布尔塞维克化的春天
挎着女儿编织的花篮

这就是在贫困与贞洁中
死去的茨维塔耶娃 
留下她华贵的绣花腰枕上的温暖
留下她骄傲的惹人心碎的诗行
像爱情像使徒一样
孤独地漫步在克里姆林广场
四面,已悄悄围筑起共产主义白色的雪墙


 C
 
审判的当儿
孤独而且寒冷
走廊静尽头,耶苏·基督的圣像下面
停放着苍白的世纪
在远离圣彼得堡的地方
在僵硬的阶级的土地上

巴尔蒙特居住的王国沉没了
太阳,已变成无情的法官
审判,在进行——
布洛克和十二个
十二个徘徊在基督与革命之间的水兵

俄罗斯苍白的双腿被遮住了
布柳索夫合上幻想的双眼
呵,死亡、哲学
黑色花丛中萎谢的诗
还有土地、命运  
白色栅栏中思想的葬礼

哭泣吧,忧郁的菩提树 
哭泣吧,美丽的紫罗兰
黎明的天际展开叶赛宁情欲模糊的脸
啊,痛苦的雪球花
啊,被践踏的木犀草  
让我们干一杯
让我们最后干一杯 
——死前相遇的伙伴

什么时候,黑色马车中的梦
悄悄地悄悄地,停了
在远离圣彼得堡的地方
传来了劳动者的钟声
“叮咚……叮咚……”
响彻克里姆林宫上空
“叮咚……叮咚……”
——旧日的“正义”在颤抖
旧日的穿着树皮鞋的俄罗斯哦

“叮咚……叮咚……”
一缕柔和的尊严的烟
开始缓缓上升,那是他们的父亲
又在遥遥地谦卑地祈祷
那是他们的祖国 
又在衰老地伟大地复活……

          1974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