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回忆与思考

发布: 2009-1-31 20:40 | 作者: 多多



 当人民从干酪上站起
 

歌声,省略了革命的血腥
八月像一张残忍的弓
恶毒的儿子走出农舍
携带着烟草和干燥的喉咙
牲口被蒙上了野蛮的眼罩
屁股上挂着发黑的尸体像肿大的鼓
直到篱笆后面的牺牲也渐渐模糊
远远地,又开来冒烟的队伍……

 1972


 无题
 
 
一个阶级的血流尽了
一个阶级的箭手仍在发射
那空漠的没有灵感的天空
那阴魂萦绕的古旧的中国的梦

当那枚灰色的变质的月亮
从荒漠的历史边际升起
在这座漆黑的空空的城市中
又传来红色恐怖急促的敲击声……

 1974
 
 
  祝福
 
 
当社会难产的时候
那黑瘦的寡妇,曾把咒符绑到竹杆上
向着月亮升起的方向招摇
一条浸血的飘带散发不穷的腥气
吸引四面八方的恶狗狂吠通宵

从那个迷信的时辰起                   
祖国,就被另一个父亲领走
在伦敦的公园和密支安的街头流浪
用孤儿的眼神注视来往匆匆的脚步
还口吃地重复着先前的侮辱和期望

 1973


 无题
 
 
浮肿憔悴的民族哦
已经硬化弥留的躯体
几个世纪的鞭笞落到你背上
你默默地忍受,像西洋贵妇
用手帕擦掉的一声叹息:
哦,你在低矮的屋檐下过夜
哦,雨一滴一滴……

 1973


 无题
 
 
醉醺醺的土地上
人民那粗糙的脸和呻吟着的手
人民的前面,是一望无际的苦难

马灯在风中摇曳
是睡熟的夜和醒着的眼睛
听得见牙齿松动的君王那有力的鼾声

 1973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