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蜜周

发布: 2009-1-31 20:39 | 作者: 多多



   第一天
 
 
叶落到要去的路上
在一个梦的时间
周围像朋友一样熟悉
我们,却隔得像放牧一样遥远

你的眼睛在白天散光
像服过药一样
我,是不是太粗暴了?
  “再野蛮些
  好让我意识到自己是女人!”

走出树林的时候
我们已经成为情人了


 第二天


山在我们面前,野蛮而安详
有着肥胖人才有的安详
陌生闪了—个回合
你不好意思地把手抽回
又觉得有点庸俗
就打了我—个耳光:
    “要是停电就好了
    动物园的野兽就会冲破牢笼
    百万庄就会被洪水冲走!”


 第三天
 
 
太阳像儿子一样圆满
我们坐在一起,由你孕育它
我用发绿的手指拨开芦苇
一道闪着金光的流水
像月经来潮
我忍不住讲起下流的小故事
被竖起耳朵的行人开心地摄去

到了灯火昏黄的满足的时刻
编好谎话
拔干裤腿上的野草刺
再来一下
就飞跑去见衰老的爹娘……


 第四天
 
 
你没有来,而我
得跟他们点头 
跟他们说话
还得跟他们笑
不,我拒绝
这些抹在面包上的愚蠢
这些嗅东西的鼻子看货物的眼睛
这些活得久久的爷爷
我再也不能托着盘子过礼拜天了
我需要遗忘
遗忘!车夫的脚气,无赖的口水
遗忘!大言不惭的胡子,没有罪过的人民

你没有来,而我听到你的声音:
“我们画的人从来不穿衣服
我们画的树都长着眼睛
我们看到了自由,像一头水牛
我们看到了理想,像一个早晨
我们全体都会被写成传说
我们的腿像枪一样长
我们红红的双手,可以稳稳地捉住太阳
    从我身上学会了一切
       你,去征服世界吧!”
 
 
 第五天
 
 
看到那根灰色的烟囱了吧
就像我们肤浅的爱情一样
从那个没有带来快乐的窗口
我看到残废在河岸上捕捉蝴蝶

当我自私地温习孤独
你的牙齿也不再闪光
我们都当了真
我们就真的分了手


 第六天
 
 
你说的都是真的?
真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想?
从开始。
你真的不爱了?
真的。所以可以结婚了。
你还在爱。
不爱。结婚。
你只爱自己。
(想着别的事情,我点了点头)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一直都在欺骗你。
(街上的人全都看到了
—个头戴鸭舌帽的家伙
正在欺侮一个姑娘)  


 第七天
 
 
重画了一个信仰,我们走进了星期天
   走过工厂的大门  
   走过农民的土地
   走过警察的岗亭
面对着打着旗子经过的队伍
我们是写在一起的示威标语  
我们在争论:世界上谁最混帐
    第一名:诗人
    第二名:女人
    结果令人满意
不错,我们是混帐的儿女
面对着没有太阳升起的东方
我们做起了早操——

 1972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