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教诲

发布: 2009-1-31 20:18 | 作者: 多多



 ——颓废的纪念


只在一夜之间,伤口就挣开了
书架上的书籍也全部背叛了他们
只有当代最伟大的歌者 
用弄哑的嗓音,俯在耳边,低声唱:
  爵士的夜 世纪的夜
他们已被高级的社会丛林所排除
并受限于这样的主题:
仅仅是为了衬托世界的悲惨
而出现的,悲惨
就成了他们一生的义务

谁说他们早期生活的主题  
是明朗的,至今他们仍以为
那是一句有害的名言
在毫无艺术情节的夜晚
那灯光来源于错觉
他们所看到的永远是
一条单调的出现在冬天的坠雪的绳
他们只好不倦地游戏下去
和逃走的东西搏斗,并和
无从记忆的东西生活在一起
即使恢复了最初的憧憬  
空虚,已成为他们一生的污点

他们的不幸,来自理想的不幸
但他们的痛苦却是自取的
自觉,让他们的思想变得尖锐
并由于自觉而失血
但他们不能与传统和解
虽然在他们诞生之前
世界早已不洁地存在很久了
他们却仍要找到
第一个发现“真理”的罪犯
以及拆毁世界
所需要等待的时间

面对悬在颈上的枷锁
他们唯一的疯狂行为
就是拉紧它们
但他们不是同志
他们分散的破坏力量
还远远没有夺走社会的注意力
而仅仅沦为精神的犯罪者
仅仅因为:他们滥用了寓言

但最终,他们将在思想的课室中祈祷
并在看清自己笔迹的时候昏迷:
他们没有在主安排的时间内生活
他们是误生的人,在误解人生的地点停留
他们所经历的——仅仅是出生的悲剧

             1976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