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噢怕,我怕

发布: 2009-1-31 19:49 | 作者: 多多



噢怕,我怕
什么?是我在问你
——你怕么?
是我在问自己。

判断是可怕的
敌人

我没有敌人。可我
更怕。假使夜
是一块巨大的桔皮
而桔肉在我嘴里
我怕——这是可能的

这是可能的。你怕么?
我的脸是透明的,其中有你
在看我。我俩互相看着
肉芽在同一张脸上迅速生长

除非瞎了,就要一直
看——互相看
在一杯漆黑的奶里
看。除非瞎了。瞎了

我更怕——被
一个简单的护士
缝着,在一张移植他人
眼睛的手术单下
会露出两个孩子的头

—个叫
或是一同叫
我都怕。想想都怕:

从打碎的窗子里拔出
我只有
一颗插满玻璃碴的头
还有两只可憎的手
会卡在棺盖外
而那是你的。我
不愿去想

从一棵树的上半截
锯下我   
的下半截,而你疼着
叫着,你在叫:
我不再害怕。不疼
我并不疼,也跟着叫:
噢是的,你不再害怕。

        1983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