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冬夜女人

发布: 2009-1-31 19:43 | 作者: 多多



 A

除了过路的星星在窗上留下哈气
没有,没有任何动物折磨我

蚊虫全被装进玻璃管内
我看到它们鲜红的嘴

并且关怀它们的命运:
雪,在四季保持它的压力

四季,雪有着粉红色的肉
雪的眼睛是无处不在的

大雪下了整整一年  
但是没有,一点儿也没有

想念谁的意思。我是
属于自己的——这个想法  

看管着我
我在这样简单地

把指甲掐进肉里
一百年来夜夜如此……


 B

公共汽车车顶在运雪
行人之间互不相识
他们的影子后面有窗户

两只窗户发现了我
还有第三只
我在想

我需要什么?我用手
向自己比划
这个意思——不是

并不是今天之后
接着而来
的那个

也不是
两次见到同一个人
的第二次

进一步地我在猜测自己:
我折磨着别人
身上所没有的……


 c

谁啊?是你
戴着口罩,站在
房间门口,随着握手

这个动作
这个意思
很快地,很自然地

失去着什么
我们失去的是什么?
我想听

可是听不到
我赶它,它不走
我关上了门

也没有用。寒冷
就像一架机器
只有木窗四季常绿……

 

 D

这张过于善良的脸,总让我想起
一块自愿接受运斧的寿材

那会眨眼睛的窗框
当然就是你善良的耳朵

在一开一合。还有一双红肿的手
像甜菜冻在地里

同样是善良的……
过去是神话,酒浆四溢

但是不。现在不
我不放任何人进来

我要了解,要了解
如果你能回答

葡萄厌恶茄子什么
我被你忘记的

是什么——我会再多看你一眼
就像这条河流,在看你……


 E
 
落叶像在下跌,冬天
在用锋利的脚尖滑冰
笨重的机器

全被螺钉拧在地里
树的根部,全都装上了轱辘
我是多么同情

这些被做出来的:字迹
在手间滚着,虫子
啃着玻璃,书籍

是饥饿的婴儿,肺里
有一粒葡萄,也许
是一条玻璃海带

——想心事就像肚子疼
一堆堆乌云
在床上翻滚

我把双手插进床里
一床床被子  
在天空翻滚……


 F
 
夜深了,室内布满大皮鞋
入睡了,台灯开始着火
天亮了,太阳像一把扇子扇起来
生长了六个月的树叶开始下雪

可爱的时间被花吃掉了
生活是被马吃掉的青草
无法相信,田野是虚假的
无法相信,真实是虚假的

大海,也许是曾经装满沙子的鞋
张大嘴巴的鱼干也许就是
三千年前的船。你的生活
对头么?你,满意自己么?

鱼被煎过了,盘子在变形
羽毛在男人身上更邪恶了
伤心商店里的一切
我全都看够了

请,送我一双新手吧,诗人
的原义是:保持 
整理老虎背上斑纹的
    疯狂。

 1985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