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关怀

发布: 2009-1-31 19:19 | 作者: 多多



       早晨,一阵鸟儿肚子里的说话声
       把母亲惊醒。醒前(一只血枕头上
       画着田野怎样入睡)
       鸟儿,树杈翘起的一根小姆指
       鸟儿的头,一把金光闪闪的小凿子
       嘴,一道铲形的光
       翻动着藏于地层中的蛹:
       “来,让我们一同种植
           世界的关怀!”
      
       鸟儿用童声歌唱着
       用顽固的头研究一粒果核
       (里面包着永恒的饥饿)
       这张十六岁的鸟儿脸上
       两只恐怖的黑眼圈
       是一只倒置的望远镜
       从中射来粒粒粗笨的猎人
       ——一群摇摇晃晃的大学生
       背包上写着:永恒的寂寞。
      
       从指缝中察看世界,母亲
       就在这时把头发锁入柜中
       一道难看的闪电扭歪了她的脸
       (类似年轮在树木体内沉思的图景)
       大雪,摇着千万只白手
       正在降下,雪道上
       两行歪歪斜斜的足迹
       一个矮子像一件黑大衣
       正把肮脏的田野走得心烦意乱……
      
       于是,猛地,从核桃的地层中
       从一片麦地 
       我认出了自己的内心:
       一阵血液的愚蠢的激流
       一阵牛奶似的抚摸
       我喝下了这个早晨
       我,在这个早晨来临。
      
        1986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