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发布: 2009-1-31 19:16 | 作者: 多多



       它们是自主的
       互相爬到一起
       对抗自身的意义
       读它们它们就厮杀
       每天早晨我生这些东西的气
       我恨这已经写就的
       简直就是他写的
      
       我作过的梦
       是从他脑袋里漏走的煤气
       一种镇静拔掉了
       最后一颗好牙后的镇静
       在他脸上颤抖
       像个忘记输血的病人
       他冲出门去
       他早就瞧不起自己。
      
            1986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