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发布: 2009-1-31 19:12 | 作者: 多多



       威士忌在昏暗的脑袋里酗酒,帮我
       挖开了我的睡眠:
       置身一场盲人梦到的大雪
       父亲,我梦到了梦的源头
      
       梦,是一个农夫站定
       金属的马粪堆成了道路
       多余的黑云从头发间长出
       用灌了铅的脚跺着,跺着脚底的重叠
       ——里程,被勒紧了
       我,被牵着,向
       桦树皮保留的一个完整的人形——扑去
       父亲,另一个人生在开始
      
       父亲,那是同一个人生
       靠手在墙上的涂抹前进
       死人的脚,在空气中走上走下
       脚印全被砌进墙里
       先从男人开始,奶水
       就是呜咽的开始
       父亲,我听到他们没羞的哭声
       就来自云的人形大悲悼。哭声是:
        “在你的遗忘中,我们已经有了年龄。”
        
       树木倦于悲悼。死人
       把它们围在当中。死人的命令是:
          “继续悲悼。”
        
        1987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