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1988年2月11日

发布: 2009-1-31 19:09 | 作者: 多多



——纪念普拉斯

        1
      
       这住在狐皮大衣里的女人
       是一块夹满发夹的云
      
       她沉重的臀部,让以后的天空
       有了被坐弯的屋顶的形状
      
       一个没有了她的世界存有两个孩子
       脖子上坠着奶瓶  
      
       已被绑上马背。他们的父亲
       正向马腹狠踢临别的一脚;
      
       “你哭,你喊,你止不住,你
       就得用药!”   
      
      
        2
      
       用逃离眼窝的瞳仁追问:“那列
       装满被颠昏的苹果的火车,可是出了轨?”
      
       黑树林毫无表情,代替风
       阴沉的理性从中穿行
      
       “用外省的口音招呼它们
       它们就点头?”天空的脸色
      
       一种被辱骂后的痕迹
       像希望一样
      
       静止。“两我要吃带尖儿的东西!”
       面对着火光着身子独坐的背影
      
       一阵解毒似的圆号声——永不腐烂的神经
       把她的理解啐向空中……
      
        1988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