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悬梁

发布: 2017-6-01 18:00 | 作者: 周天红



        李有才在李家坡最出名。李有才最出名的手艺就是悬梁。要不,李有才怎么会叫“李有才”呢。
        李家坡四面青山绿水围着。这几年,村子里喂猪养羊搞鱼塘的,哪家哪户没搞到钱,都发了。修房造屋,搞新农村建设,热闹着呢。
        修房造屋,悬梁是最关键的,也是最考人技术的。房屋墙砌好了砖堆上去了,最核心的步骤就是悬梁了。
        懂点行的人都知道,悬梁得先“捆梁”。什么是捆梁呢?就是木匠师徒要把梁砍好修理光亮刨圆,尺寸还要不差丝毫,否则,梁悬上去安上去,对不起分寸,那就得重新来过,费工程费时间,主人家还会高兴你嘛?工钱的事儿可能就要放黄了。梁捆好了,就得悬梁。那可真是个技术活儿。一大根又粗又圆的整木,四个人一边两个站在光秃秃的墙上,用绳子捆着,一手一手往上悬,如果有一丁点的失误,那可就不得了了。大梁木失去平衡,要嘛掉下来摔断了,要嘛就伤着人,本来修房造屋是件大喜事儿,大家还高高兴兴地等着悬好梁安好梁吃“房梁粑”呢,突然就出事故,那可不得了了。
        悬梁,是最检验木匠掌脉师手艺的。
        悬梁是李有才干木匠掌脉师最让人称道的手艺。现在村里人有钱了致富了,家家户户都在翻修房屋。有了新房新屋,脸上才有光呀,娶儿媳妇嫁女儿这些事都好办了,都有人上门踩着门槛说媒了。没几间像样的新房,谁给你沾亲联姻呢?修新房的人多,李有才的活儿也忙。忙不过来的时候,李有才就去请师傅帮着。即使请师傅帮着,有时也忙不过来,名声响,活儿也太多了。毕竟师傅已经上了岁数,打打下手指挥说话把把关还行,真要亲自动手干活儿,尤其是悬梁,那是万不能行的,他那身体吃不住。
        李有才成天在村子里忙上忙下的,哪家哪户不是请他去干木匠掌脉师傅干悬梁的活儿。李有才木匠手艺没得话说,雕花刻朵绣鱼绣虫的都行,那些窗花和房檐飞角做得活灵活现的,看着就让主人家欢心。他掌脉做悬梁的事儿,还没失过手呢。李有才把着平衡,指挥着大家悬梁,眼看着一根大圆木梁转眼间就上了房顶,安上梁,他能在上面走,还能说些喜庆的祝福话呢,让主人家欢心地摸出“喜钱”送上。“一对喜鹊上门来,恭喜主人安梁材,上梁下梁都安好,全家致富发大财。”一听这话,主人家是有说有笑地把口袋里的红包哗地一声四处撒,再把那房梁粑往下抛,你抢我拿的,把一家一户一个村子都整热闹了。都说,李有才,有才!
        最近这些日子,李有才却没得才,整天愁眉苦脸的,烦心得很。昨天在村子口帮张二娘家悬梁的事儿,差点就闹大了。一根梁悬在半空,李有才心神不定,失去平衡,差点失了手闹出大事儿。
        村里人说:这个李有才,咋搞的嘛,是不是手艺回潮了?
        师傅说:有才啊,能听我给你讲个事儿吗?
        李有才一惊,师傅要讲事儿?能讲什么事儿呢?这些年,师傅就一个人过,除了教自已木匠悬梁安梁的手艺之外,就是一个人抽叶子烟了。师傅的叶子烟抽得越来越利害,有些时候半夜里也要起来抽两口。师傅老了,李有才想着有一天他真的不行了,养老送终,这是当徒弟的应该干的事儿。虽然,李有才自己还是一个单身汉,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但师傅他还是养得起的。这些年,村子里有很多人给李有才说媒,他就是看不上。在这一点儿事儿上,村里人都说,李有才没有那悬梁的手艺活儿干得漂亮。
        李有才说:不漂亮就不漂亮呗,只要有活儿干,能和师傅他老人家在一起,家里少了个女人,日子还有过不去的?该吃的吃,该睡的睡。
        师傅说:你傻呀,我能陪得了你一辈嘛,四十好几的人了,也该成个家了。
        李有才抬眼看着师傅,知道今天师傅是真有事儿要说。
        师傅放下叶子烟,说着说着就真把事儿说开了。
        那年,我大哥出门帮人干木匠活儿,在悬梁的时候不小心从房墙上掉下来,死了。我大嫂有情有义,看着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不离不异,一只把家顶着。家里也只有靠她顶着了。老爹瘫在床上,大半年起不来。娘得了肺出血,干不得重活儿。我那时候的木匠手艺,还没人请呢,只有在家修猪圈打个木盆什么的,凑合着用还行。一个家,大嫂顶着,我打下手,日子过得还算勉强。后来,大嫂对我有了意思,我也多少有了些感觉,乡下人嘛,能把日子过起走就行。只是这种事儿最容易传开,要不上三天,一个村子都晓得了。说什么的都有,反正说好话的没得几个。有一天晚上,娘把我叫到爹的床前,两个老人指着心地问我:你心里究竟有你大嫂没有?这事儿能不能成?我闷了半天,最后吱呜呜地说了句:难啊!就是因了这句话,我大嫂在里屋听见了,半夜转身就去了娘家。就在去娘家的路上,出事儿了,山沟里发大水,被洪水冲跑了,就埋在屋后面的山上呢。现在,看见山里要发大水的天气,我心里就痛呀!针扎着心地痛。
        师傅接着说:人啊,娘胎里生出来,就是蠢货,本来好好的,就一句话的事儿,为什么偏要等到人都死球了,才想起心痛呢?
        也是下半夜了,李有才看着师傅一口又一口地抽着叶子烟,心里也痛呀。
        师傅说:有才呀,师傅知道你心里的那点事儿。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人就在后山呢,就几步路的距离,能跨不过去?
        李有才又一惊,透过屋檐下路灯不明不亮的灯光,两眼直盯盯地看着师傅。
        你和后山梁子上肖二妹的那个事儿,能怪得了谁呀?当年,也是没得办法。你娘死得早,家里一屁股烂账,屋顶烂得都看得见半边天了,肖二妹的老爹舍得把娃嫁给你一起受穷?谁不想让自己的娃过好日子?肖二妹的男人前年得癌症死了,她和一个娃生活起不容易呀,昨天我还看到她领着娃在村医生刘大毛那里还男人活着时医病欠下的账呢。那个女人很要强的,真不错。再说,你心里有她。要不,每次下雨打雷时,你怎么会嘴里骂骂咧咧地小声说:这雷怎么不打死她呢!要真是让雷给打死了,我看第一个哭的,就是你!
        师傅一番话,句句说在李有才心尖子上。李有才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师傅说:有才呀,当年的事儿,谁对也好,谁错也罢,一切都过去了。现在,肖二妹还活着,你还活着。人啊,活着就好,活着就得珍惜。哪里有那么多过不去的坎哟!娃啊,你可不要步师傅的后尘!
        师傅又一番话,说得东方的天空都发白了,天都快大亮了。
        天刚一亮,就听见村子口有人喊:上梁了,悬梁了,大家都到张二娘家帮着搭把手,修房悬梁哟!
        只见有一人合抱那么大的一根房梁在李有才的指挥下,四个大汉子用绳子绑着,一手一手地往房上悬,边喊着号子,边出着粗气儿。房梁刚悬到半空,李有才大喊了一声:停!四个大汉又小心翼翼地把房梁悬下来,四平大八稳地放在地上。
        房梁刚放到地上,李有才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往后山梁子上跑,一会儿就跑得没有了人影儿。
        大家是一脸茫然,丈二的和尚摸不着个头脑。
        师傅说:他呀,心里悬着的那根梁,早就该好好放放了,老悬着,也不是个事儿呀。
        李有才心里那点事儿,其实村里人早就知道了。这下,他来这手,全村人都笑开了。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