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雷洛阿的《俄狄浦斯王》

发布: 2017-5-11 18:39 | 作者: 葉揚



        雷洛阿的《俄狄浦斯王》(Pierre Auguste Renoir and Sophocles’ Oedipus Rex)
        日期:2016-10-23 作者:葉揚 來源:文匯報
         
        希臘神話里的俄狄浦斯,成功解答了獅身人面的妖女斯芬克斯的謎語,成為英雄,但是又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殺父娶母,至為悲慘。從早期的荷馬和赫西奧德,一直到公元前五世紀的詩人品達,都曾在作品中提及這個人物。三大悲劇作家裏,埃斯庫羅斯和歐里庇得斯都曾以俄狄浦斯為題寫過劇本,可惜不是失傳,就是只剩下斷簡殘章。他們所描摹的俄狄浦斯,情節各不相同。今天我們所熟知的故事,主要來自索福克勒斯的悲劇《俄狄浦斯王》。亞里士多德在《詩學》里討論悲劇,就是以此劇作為最佳範例。弗洛伊德也正是根據此劇的故事,提出了他的“俄狄浦斯情結”的概念。
        此劇是索福克勒斯的代表作,以“攔腰截入”的方式發端,開場時一場大瘟疫在底比斯城邦流行,備受百姓愛戴的俄狄浦斯王想方設法應付疫情。他先請來阿波羅神廟的盲先知提熱西阿斯,問他為何會有瘟疫,後者起初不願回答,後來被迫揭示,俄狄浦斯的罪孽正是瘟疫的起因。隨後,俄狄浦斯通過與王后伊俄卡斯特和一系列次要人物的對話,抽絲剝繭,從各人的回憶片斷中一步步“拼圖”,最後殺父娶母的真相終於大白,王后上吊自殺,俄狄浦斯刺瞎自己的眼睛,自我流放出境。金聖嘆評《水滸傳》,以第廿二回景陽岡打虎一節里十六處提及武松隨身所攜的“哨棒”,以及第廿三回紫石街武松探兄一節里十四次提到武大家中的“帘子”作為例子,拈出了所謂“草蛇灰線”的藝術手法。《俄狄浦斯王》也用了這種手法,在俄狄浦斯王與盲先知的對話裏,前者指責後者失明,不見境內百姓疾苦,後者反駁說前者對於自己的罪孽視而不見,二百餘行的篇幅裏,多處重複使用了“看得見”、“看不見”、“眼睛”和“盲目”等字眼,為結尾時主角刺瞎自己的雙目埋下了伏筆。
        這幅油畫是法國印象派大師雷諾阿一八九五年的作品,原本是應好友、巴黎“百戲劇場”的業主保羅•伽利馬之請所畫,打算陳列在後者的家中。他的另一位好友、演員穆內-瑟利曾在這家劇場裏用法國作家拉克瓦編譯的本子主演索福克勒斯的名劇,大獲成功。畫家從好友的演出裏挑選了一個高潮的瞬間:俄狄浦斯將自己的眼睛弄瞎之後走出王宮,圍觀的民眾一片驚惶。雷諾阿在十九世紀八十年代初訪問意大利,遍觀文藝復興時期的繪畫,一度回歸古典主義,注重輪廓,傾向寫實,進入他藝術生涯中所謂的“安格爾時期”。不過到了九十年代,他又回到早期的印象派風格,着重色彩、光線,強調一剎那之間的視覺“印象”,這件作品就是一個例子。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