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外国诗歌选译7首

发布: 2017-5-04 18:05 | 作者: 原野译



        爱的敌人(外二首)
        阿卜杜勒.伊拉萨.尔希(摩洛哥)
        
        意识形态离开了我们,我的朋友,在城市入口处
        在财富和诅咒之间狭窄的小巷
        我们咬着手指过度聚焦
        用淫秽的语言称呼上帝
        
        我们围绕自己的罪孽打转,直到找到一个出口
        没有香烟,没有啤酒,
        没有钱,没有梦想。
        我们就像新闻公报
        如此接近地震的貌似可信版本。
        
        你妻子离你而去,
        电视机紧随其后,
        以及家庭相册
        当你一个酒吧又一个酒吧吃醉时,自由也变成了束缚。
        
        我们走过几英里的公路隧道,
        我们曾经喝着那瓶同样的辛酸
        时不时,我回避看见你的眼泪从侧视镜流下
        
        
        赌徒
        
        条条大路通向这一时刻
        你向客人致歉自己有急事需要离开
        你匆匆走过餐厅排档
        你在浴室的镜子里仔细审视自己
        意识到这就是宣布真理的时刻
        得到快乐是一场赢输相当的赌博
        你回到桌边
        在众目之下扑向她,一个突然的亲吻
        
        
        孤独
        
        在巴黎有七十万女士单身
        她们的年龄在三十到四十岁之间
        未婚的,离婚的,或者
        母亲们
        播音员的声音是那样无动于衷
        从现代生活的许多细节中咀嚼这个浅显的数字
        用它来结束新闻
        
        七十万个单身女士
        噢,男士!
        你花了四个小时坐在电脑前一直折磨着自己
        搜索好的语言来表达没有女人的艰苦生活
        
        
        你不会找到我
        玛丽娜.茨维塔耶娃(俄)
        
        你一辈子--不会找到我
        -——我用坚锐隐形的
        栅栏,将我自己包围
        
        金银花,捆束自己,
        用白霜,覆盖自己。
        
        所以晚上你永远不会
        听到我--以一个丑老太婆的微妙:
        用缄默--加固了自己。
        
        用瑟瑟的声音,约束自己,
        用柔软光滑,掩饰起自己。
        
        所以你既不是过多的花卉,也不是我的霉菌
        --在我的灌木丛,在我的书里:
        我放错地方,我把你活活--埋葬:
        
        捏造事实,束缚你,
        任何借口,掩护你。
        
        
        驶过佛蒙特的黄昏
        仁.莱维特
        
        在这些小镇,可以在美国的
        任何地方,你是完完全全的
        你自己,加入一个不无缺陷的身体,
        打磨过,抚平过,一副
        无漆搁架。当最后的光
        撕碎天空,你醒来之时
        孤身只影也或有他人在侧,在群星之下,
        他们的边缘朦胧模糊。相信这所有一切,
        距离渐近,而风
        依旧是替角,准备好继续前行。
        
        
        几十年前
        米迦勒.米勒
        
        铲雪
        仿佛我是在铲除
        死亡,我戴着手套的手
        牢牢地紧握铲把,
        我清除覆雪的车道
        两侧是高大的松树,
        弯身、铲起,
        追求完美,
        一个渴望依旧年轻老人,
        想起那个女人
        那个我几十年前邂逅
        此时在家里等待我的人。
        诞生
        麦克.怀特
        
        我就是那个
        拍照的人,
        
        那个
        在寒冷无月的夜晚
        被传唤,指示
        从温暖的床上爬起来,
        
        去安顿困惑的动物,
        一遍又一遍,调整
        光线。
        
        
        的公主,无处的女王
        布鲁斯.班尼特
        
        我的外孙,两岁,
        宣布我的妻子,
        我们村的市长,
        “战争的公主,
        无处的女王。”
        
        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得到的灵感。
        
        他的姐姐,六岁,
        自称无知。
        她发誓说她没容忍他,
        我们相信她。
        
        一次,他冲进房间
        慷慨陈词,
        “我是悲剧。”
        
        我和我的妻子
        既觉得好笑,又很困惑,
        但这也有黑暗的一面。
        
        作为一个很小村子的
        市长,没有办法摆脱
        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
        
        她是
        战争的公主,
        
        无处的
        女王。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