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乌梁素海遇险记

发布: 2017-3-30 15:59 | 作者: 刘建初



        在12团7连的炊事班里,我们被足足地款待了一顿“病号饭”(兵团战士生病时,才能吃上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对于晚上的住宿,12团7连提出要给我们腾出够六个人睡的通铺来,可我们都是代罪之身,心里有点虚,哪还敢提要求?想想刚才的船要是翻了呢?想想如果我们趟不出芦苇荡,现在可能正缩在船上抱团儿取暖呐!我们这六个如泥猴般的人,也别去祸害人家干净的床铺啦。吃饭回来的路上,我们就看上了马棚里的一大堆干稻草,就那儿吧!我们请12团7连的同志给我们找了几个塑料雨衣当被子,每人在草堆上扒了个坑,往里一钻,呼呼大睡了。
        
        五.第二天的事情
        早上醒来,大家讨论了一下认为,我们最好自己返回连队,这是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于是5点多,我们就不辞而别地上路了。虽说昨夜睡得挺美,可要走旱路回到连队驻地有四十里地,一路蒯着,也够受的。好在咱这几个不省油的灯鬼主意多,一路上只要是见到了顺路老乡的马车,马上就装成病号要求搭车。那年头,当地老乡都有点怕知青,再看我们这六条壮汉,就算看出我们是装的,也不敢惹我们,只好屈从着拉我们一程。就这样,我们一路几经“倒车”,在午饭前赶回了连队驻地。
        徐连长看我们自己赶路回来了,特别高兴。先让我们回宿舍洗涮,朱军副连长(天津知青)让炊事班也送来了“病号饭”。正当我们在饭后一根烟的时候,我们发现窗外有个人正在偷偷摸摸地向我们张望。像是通讯员?肯定是探子!估计是连里想知道眼下我们的活思想吧?好,那咱就给他来个“将计就计”。
        我喊上大家,在通铺上围坐起来,并大声带头朗读着:“毛主席教导说,我们要斗私批修!”大伙儿相互看了下眼神儿,好像是明白了什么,然后是不约而同地大声跟读:“我们要斗私批修!”一同在大铺上滚了几年的人,又刚刚在鬼门关上配合了一把,现场演个“小品”根本不用排练,绝对配合默契。我们一个接一个的“认真地斗私批修”,直到通讯员确认拿到了“一手情报”溜回了连部后,我们才开怀大笑!这正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念我们班平时工作努力,当年还立了个集体三等功。事出之后,徐连长,朱副连长一直向上级为我们说好话,想让我们“平安过关”。刚才这招儿,正好让他们二位拿到了为我们开脱的理由,连长在向师部汇报我们的情况时,特别提到:“这六个同志虽私自出海犯了严重错误,但他们能够主动,深刻地认识错误,反省态度诚恳,建议从轻处分。”
        这次事件,我本应背个记过处分,但在化一提示后,我们步步应对,不出错着儿;当然最重要的是连首长的“庇护”,我的政治生命也被挽救了。最后二师下达了对我的处理意见为:刘建初因私自带队出海受队前警告处分一次(不记档案),全师通报。现在想起来,还真得感谢“事件”前后的这么多贵人,否则,背个记过的处分,我之后的几十年人生路会是很沉重的。
        ( 完 )
        
        几十年前的这件事,回忆起这些,可能有遗忘,但重点应该是准确的。我会把文稿发给五位难兄难弟,请大家共同完善我们的遇险经历。如果那天(1972年5月22日),曾经在师部或是电话班当值的干部战士,19团12 团参加师部“紧急会议”的人员,以及12团7连同志们,能看到这篇文章,也恳请你们帮助我们回忆一下,此事件中不为我们所知的环节。我的联系电话18910177415,非常想听到你们对“事件”的回忆与声音,让这个“事件”能记录得更加完整。
        六名共同出海的人员:( 按年龄排序):
        
        赵德才 北京知青 66届初中毕业;
        张化一 天津知青 67届初中毕业;
        郭九星 呼和浩特知青68届初中毕业;
        马国英 呼和浩特知青68届初中毕业;
        刘建初 北京知青  69届初中毕业
        范庆余 北京知青,69届初中毕业;
        
        原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二师十八团五连七班战士 刘建初
        2017年春节
        
        
        

33/3<123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