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诗歌译界,维吾尔文学诗歌论坛和文化交流驿站!

喀什噶尔的地球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7-11 09:56:56

喀什噶尔的地球

                  (长诗节选) 

 阿迪力阿迪力.吐尼亚孜  

  铁来克    

 

   1、流浪人

 

大蓬车和清晨,

阳光灿烂的城市,

沉落于白斑头的马的眼睛。

人和宇宙,

创造着各自的历史,

直到流逝的远星,

在地球的一角。

古老的城市在闪光,

到处都是陌生的面孔,

即使巴黎的美女在你的身边,

你也没有舒心的笑意。

你的笑声仍不自在,

我思念,连你的手帕都被泪水浸透。

在祖国,

你的痛苦是自己的痛苦。

在祖国,

你的悲伤用自己的语言坦露。

哎,外地人即使你变成百万富翁,

在乞丐面前仍没有一间茅屋,

人人都用冷冷的目光注视你。

即使你用金杯喝美酒,

只要冒出一个泡沫,

你念的还是祖国。

在柏林的夜空,

你把所有的星星,都看成维吾尔的眼睛,

圣母玛丽娅木教堂,

也象你熟悉的小巷中的清真寺。

假如你朝圣到麦加,

胡达显得留在了你的故乡。

假如你的祖国在地狱里,

你永远都是天堂的侨民,

祖国啊,祖国,

你的一切都美丽无比,

甚至你的痛苦和忧伤,

都象四季芳香的花朵,

故乡人好比是依莎,好比是摩西

在异乡里连亲戚也冷漠无比。

在祖国假如一个不相识的孩子,

--------------------

:基督教先知;:犹太教先知。

 

忽然在你面前跑过,

即使百年过去你也不会忘记。

假如他用自己的语言骂过你,

也会显得非常亲切。

当今世界上绝对找不到,

比自己的语言更亲切的词语。

有时你偶然翻开报纸,

读到帕斯或泰戈尔的诗,

你兴趣索然,没有丝毫感动,

思念的仍是家乡动听的民歌。

当死神降临,

你为自己编织花圈,

用对祖国的眷恋,

为自己编织尸布。

当你埋在异国他乡,

祖国也同时埋在你心上,

国外的每一位同胞,

怀念喀什噶尔时,

未尾都写满这样的思念。

     

 2、无尽的光

 

喀什噶尔的女人,

是喀什噶尔男人的梦。

 

你的脚掌是光明,臂膀是光明,

你的影子是光明,树叶是光明,

你的声音是光明,芳香是光明,

所有的男人是无限延伸的,

黑幽幽的山谷。

喀什噶尔犹如森林,

清晨不是你的脚印,

假如你沉思,你的幻想就是黄昏的朦胧,

漆黑的夜不是你长长的发辫,

从你静僻的身躯中可以听见,

淙淙作响的泉水声音,

在你盛开花朵的脚下,

你的躯体犹如肥沃的田地,

你将是一个小苹果园,

犹如一支深邃的乐曲。

当我进入梦乡时,

你是从天而降的仙女,

你犹如小小的蚂蚁,

经常写着没有含义的文字,

你又是田间无名的小路,

常常让男人徘徊迷失。

女人,男人,夜间的床,

轻柔地被弹奏的身躯,

是醉人的音乐,弹不尽的乐曲。

啊,赤裸,羞怯的幻想,

啊,迷昏的世界,

高举长剑呐喊的男人,

一个个栽倒在血泊之中,

渐渐地都成了奴隶,

她是一个女人——温柔的杀手,

男人葬身于花招中,

女人啊,女人,

街道小巷都是女人,

在永恒的光明中的女人,

由于这世界的孤独,

我无可柰何,

我倾倒于你。

啊,女人,

我把一双耀眼的金睛,

深埋在内心的诗行,

把用黄金打制的枷锁,

套在发自内心的诗行,

孤独的冷落,

寒舍使我们发光。

啊,宁静,

象活佛一样经常光顾,

我离开小酒店已半醉半醒,

星星在消失,

你为点亮的蜡烛,

也开始缓缓熄灭。

太阳,

酒神的尾巴,

飘荡在酒店里。

牛眼睛的少妇,

吸引着异性,

酒味的浓香,

埋葬于火热的酒杯的唇边,

男人们的躯体,

哭泣如蜡烛的泪眼,

“哎,乞丐,你为何吟唱?”

“因为人们忘恩负义!”

“今天要喝个痛快。”

“为何?”

“薪水刚发到手里。”

“你呢,先生?”

“你去问长辈吧……”

 

灵魂是醉意的,

子夜的乌发在她的臀部飘洒,

在街道的黑暗里,

星星姑娘在微笑。

你不知道,

你叫什么,家在何处,

你是否身在此地,

在你的记忆里,

只有你的睡眠,

好比一个通霄,

一个世纪或两个世纪,

当你睁开眼睛,

在街头的塔上,

太阳已被斜挂着,

拥抱善良的情人。

真想痛快地大哭一场,

真想向朋友情敌乞求。

想发财的商人,

不卖丝绸,该卖的是酒,

结合的味道不是在酒里,

口渴唇干也应喝白酒。

清洁工,

也以酒庆祝自己的欢心,

管理一条街道的时候。

达官贵人,

离职失意时,

在酒馆里,

也会丢失曾有的风度,

法官在醉意中,

在判决书上签字,

突然看到精神病人,

就在他的前额涂抹碘酒,

醉意的小偷,

在公交车上东倒西歪,

向别人口袋伸脚,

如果乞丐进入酒店,

酒馆就成了他的宫殿,

聪明的史学家大醉时,

年鉴也醉得颠三倒四,

弄不清自己到底是谁。

 

你要走啦,不饮酒的诗人,

从大城市到僻静的乡村,

泉水潺而流,

你简直不想喝醉,

你哭大自然好比慈悲的母亲,

酒神在喀什的酒吧里。

     

3、群鸟

 

没有祖国的鸟,

向季节哭诉,

颠沛流离的风,

携着故乡的枯叶,

高楼大厦,

积木似的孤然耸立,

隔离人的,

仅仅是一道墙,

墙,

第二次的传说。

结合,

陌生的葬礼,

群鸟的眼泪,

玻璃孤凄,

鞭长莫及的门。

床,

逃避睡眠,

冰凉的手,

敞开的窗台上,

装满悲忧的烟灰缸。

飞机,

大海,

群鸟的泪水,

在车站内,

刚卖给我无花果的老汉,

也许因为忘却,

又卖给我无花果。

他也许不知,

我心中的爱比无花果更甜蜜。

这个爱,

就象长途电话的线路,

将熟人,陌生人,

马路上的公交车与我相识,

我用这个爱,

跨越喀什噶尔,

连接更遥远的拉脱维亚、法兰西。

北极的爱斯基摩人,

生活在白种人里,

象星星闪烁的夜空不朽的黑人,

大西洋彼岸的海滩,

和正在捕鱼的姑娘,

智利大自然森林上空,

那轻盈、静谧的月光,

水面上的晚霞,

象红玫瑰一样盛开的,

那壮观美丽的尼罗河,

我愿在这个渺小的地方,

代为塔里木河涌起的浪花,

汇入那汪洋大海。

 

我愿成为,

阿勒泰森林上空的一颗星,

将一位巴勒斯坦妇女,

已故爱人的墓地照亮,

我用耶稣的语言,

向扛着十字架,

走向耶路撒冷的,

年青的犹太人祝福,

在塔克拉玛干酷热的季节,

我以大沙漠的颜色,

向欧洲的绿色致礼。

我要变成清爽的大气,

欢笑充满宇宙大地,

在地球的图纸上,

象我一样喀什,

是一座渺小的城市。

 

       4、艾提尕尔

 

象宁静的心脏,

肃穆的宣礼塔寂静无声,

眼睛,

会说话的眼睛,

胡达

没有信徒的胡达,

世界,

有嘴的世界,

歌,

没有唱过的歌。

 

艾依提卡集市是非凡的集市,

维吾尔人拥挤维吾尔人的集市。

情侣们来这里买花,

短识来到这里大开眼界,

无语的人在这里找到词汇。

男人们拼命卖力买回一块馕,

女人们为了生活卖奥斯玛

靠在栏杆上的小伙子,

--------------------------

:维语,即真主; :指喀什最大的清真寺;  :奥斯玛也称奥斯曼,即染眉草。

好象身处陌生的城市,

斜眼歪嘴,漫不经心地观察。

有人抱来赤裸裸的婴儿,

人们从四面八方涌上,

为婴儿洗换新装操忙。

在朦胧诗人的象想中,

从人们的心灵可以见到太阳。

艾依提卡宣礼塔,

象心脏一样,

无声地咚咚跳荡。

 

    5、酒歌

 

我们象一群疲弱的仙女,

傲漫,

且可怜,

心的电话不停地作响,

啊,始终无人接它……

重重的孤独,凄凉,

在透明的人间……

 

送走他们,斟酒人,

把树木,

雨水,淤泥和月亮,

斟满于杯中,

斟满喀什噶尔新月,

斟满万头攒动的车站。

象狂风猛浪斟入酒杯,

斟满你那疯狂的热情,

象巨人那要把酒杯给我。

送走你那疯狂的热情……

请凉解我吧,逻辑学家,

我们的斟酒人,

送走一杯无聊的幻想,

也许,我们彼此相遇,

都想紧紧地闭上眼睛。

多么高雅的精神病人,

在办公室,街道和精品巨作,

知名人士中也无处不藏。


相关阅读:

TAG: 阿尔斯兰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0-12-03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5780
  • 日志数: 26
  • 建立时间: 2011-07-10
  • 更新时间: 2013-04-0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