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新诗百年,战乱和苦难都未能阻断诗歌传承

发布: 2016-10-27 21:26 | 作者: 北岛



        
       中外诗人对话:诗的断裂与传承
        10月24日下午,“凤凰-鼓浪屿诗歌节”系列活动“中外诗人对话:诗的断裂与传承”主题对话沙龙在鼓浪屿外图书店举行。座无虚席的外图书店里,从各地赶来的诗歌爱好者倾听了北岛、汪剑钊、李少君、金泰城、胡安-卡洛斯-梅斯特雷等人分享的关于诗歌传承的思考。
        对话由诗人汪剑钊主持。汪在开场白中认为,对待传统不同的态度影响到现实的不同面向,在今天来谈论诗歌的断裂与传承,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北岛
        著名诗人北岛在主题发言中回顾了以《今天》杂志为代表的新诗运动与1949年到文革前夕的革命诗歌叙事的不同。1970年的春天,以手抄诗歌的形式,北岛第一次接触到食指的诗歌,新诗潮运动中比北岛大一岁的诗人食指的诗歌对他的影响巨大。食指及其后来追随者的写作,是对革命诗歌的反叛。诗歌的写作从“我们”过渡到了“我”的写作。1978年12月23日,油印杂志《今天》在北京诞生,以舒婷、蔡其矫、芒克和北岛自己等人为代表的系列诗人创作了一大批有影响力的诗歌。这样的诗歌实践,颠覆了诗歌界里官方话语的统治地位。这个时代里,全国范围内的许多文学青年,都在这一浪潮的影响下进行过诗歌的尝试写作。38年过去,中国诗歌在国际诗歌世界中回归了应有的地位,以及谈话的空间。关于“诗的断裂与传承”,中国诗歌的传统超过3000年,新诗100年,历史上的战乱、苦难、饥馑等都曾经阻隔断裂诗歌的传承,但是诗歌的生命力依然生生不息。
        
        胡安-卡洛斯-梅斯特雷
        西班牙诗人胡安-卡洛斯-梅斯特雷认为现代诗歌最主要的挑战在全世界范围内是同样面对的。诗歌最主要的是哲学和科学的思考,以及人类知识最基础的部分。西班牙诗歌的传统与中国诗歌的传统由共同之处,一样的中心就是关于人类本身,而不是关注语言的方式。诗歌是人类的斗争与情感,是人类追求自由生活的一种。现代诗歌面临的挑战与历史上面临的挑战是一样的,创作一种能够面对当下人类命运的语言。诗歌是现实社会的映射,像是宇宙中科学精神的映射。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宇宙的中心是人类,自由的人类、受保护的人类、被人类的权利所保护的人类。如果诗歌完成了这些任务,才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那就是人类的自由的诗意表达。
        《诗刊》的主编、诗人李少君从新诗诞生100年开始谈起,“新”与“旧”的转换应该放在更长的历史阶段里去查看。新诗的创作,一定是新思想的变革来推进的。但是,所有的创新又是在传统的基础上来完成的。“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诗歌的传承中,创新是真正的使命。
         
        金泰城
        韩国诗人金泰城用流利的中文谈起中韩诗歌的比较。20世纪中叶之前的韩国历史和韩国文化,受中国历史与文化的影响非常深。但是因为历史原因,从1940年代开始,长期无法接触中国诗歌。1980年代,当第一次读到中国朦胧诗歌的时候,非常震动。在这种欣赏中,金泰城翻译了北岛和舒婷的诗歌。韩国诗歌最活跃的时期是在民主化运动的过程中,之后有退化萎缩的趋势,时至今日,有许多向中国诗坛学习的地方。金泰城还在发言中回忆了自己翻译北岛著名诗作《生活》:“网”为韩文的趣事。
        在与现场观众的互动中,有现场的媒体记者从大众媒体的角度提问,觉得今天的诗歌是否与大众存在距离?北岛先生回应诗歌在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中的自我定位,虽然今天新媒体在诗歌的大众传播中担当了重要的角色,但是大众是否在认真读诗、认真理解诗歌依然是一个现实存在的问题。去认知和理解诗歌背后的社会背景、历史价值。精英文化需要一批人的努力,需要一代又一代的人的挑战。诗歌需要传承,一代代新的诗人与读者是需要挑战与超越一代代诗人和读者的。金泰城先生则笑称自己理解诗歌与大众非常的近。对于诗歌的理解,应该最大程度了解诗歌背后的背景、文化、历史等,否则对于诗歌和诗人本身是一种伤害。梅斯特雷和李少君也认为今天诗歌与大众的距离比历史上更近。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