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歸去來群賦

发布: 2015-12-31 18:43 | 作者: 李立昂



        乙未春,滬申楊君恒生者,沐熙日,披和風,臨浦水,舉首長眺,倏然有懷。乃遍邀海歸志士,建“歸去來群”,兼及海内外業界精英。未幾予亦附驥。逾半載,感嘆系之。夫歸群別於同人團社者,無裙帶,非袍澤,少故交。錚錚之士無慮百數,激昂之論終日盈耳。然民主之息不殆,誠國中奇觀也。悅而作賦以紀之。

        曩復旦新聞學人也,負笈西徙,越滄浪,功史美伊。歷寒辛,終授博士。又忽忽十載,南加羈旅有滯。恰故國中興,西潮漫漫,藜庶躍躍而人傑蜂起。蓋興業之大運也,生機盎盎然,龍騰有期。乃毅作東返,揚鬃噴鼻抖擻,誓在騖馳。
        欣海歸雀躍,無可勝計。惜兩域觀照,臧否迥異。感世事多舛,祈一隅,欲舒胸臆。問神州群英叠出,焉無國士?若聚同聲能相應,更通彼此自鼎力。去五柳哀矜“將蕪”之頹,本“田園春發,胡不歸”之旨,試鋒鏑,“歸去來群”立。友輩薦而景從藪,百數臻而分業、藝,兩造固兼濟。此瀚瀚俊傑人脈之大觀不啻也,噫!
        宏思英發也,湯湯諸君,莽莽百靈。”群賢畢至,少長咸集”,蘭亭見拙也,濟濟中西俊穎。士賈睦睦于一堂,宦庶融融而互欽,有鴻儒,無白丁。或奉主訓,或傳梵音,或展陽剛,或姿婺星。相濡唯才思,共挈有德馨。人人挽射日之弩矢,家家具攻玉之異稟。俯察仰觀乎,激揚文字,策論寰宇乎,屬意世情。有莊有諧,亦正亦奇,鋒銳指處世俗驚。論政每公允,探藝尚微精;述情其切切,言商還殷殷。有雅士揮毫,通古今;應和酬唱,才藝紛呈擅丹青。素日佳墨奇珍相遺,每晨金玉戛商裊裊,美斯厥心。俾泉下右軍,得無“一觴一詠”之憾,幡然思重生?
        千載淹留恨,華夏百端,嘆才人相惡嫉。非殊智而異心,實自詡而寡勵。有教者昧,遑責黔首陋知。豈“容”字之不堪?空尊民意慕泰西。歧義每見斥,憐吾土貧瘠,扎根寧有日。
        歸群也者,五嶽三山天涯客,網絡舉而賢人至。平生本素昧,稟賦何參差。性高恐倨,抵牾當有時。奇哉!唯慷慨能抒懷,縱頡頏無私忌。激越卻少偏頗,乖戾能冰釋。朋比以行,隨處見鳧乙。還自抑躁戒驕,尤羡諸家爭鳴勢。嗚呼!望中土民主盛日而不得,渠毋乃海市之一瞥,有樂土如斯?歌曰:
        被鴻蒙之沌沌兮,奈民智之未辟。虞寰中之積垢兮,豈旦夕之流弊。紅二矯而萬家噤兮,宵小鄙而諛浪起。幽思湛湛兮憂妄語,網禁森森兮憚百密。耽斯園兮昵交額手,樂終古兮鸚鵡》臨泣。
        
        自注:
        美伊: 美國,伊利諾州
        南加: 南加州,加利福尼亞南部
        兩域: 中國,美國
        分業、藝: “歸去來群”當初預設爲兩個群。群一以創業、經商、科研人士爲主,群二以文科從業者及文學藝術方面的興趣爲主。後逐漸混同。
        五柳: 陶淵明。他在“歸去來兮辭”里說:“田園將蕪,胡不歸。”
        主訓、佛音: 群裏有基督教徒和佛教徒
        “鸚鵡”: 三國時期禰衡所寫的“鸚鵡賦”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