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最为悲情的老三届女生

发布: 2015-7-03 06:11 | 作者: 丁子江



        有一部片名《老三届》的电视剧很令人怀旧,也很令人感叹万分。
        你若是要问:共和国建国以来,哪一个年龄层的人们最悲情?
        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老三届的学生”!
        你若是继续要问:共和国建国以来,哪一个年龄层的女性最悲情?
        我还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老三届的女生”!
        你若是再三还要问:老三届的男生与女生,哪一个更悲情?
        我仍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老三届的女生”!
        为什么?因为命运对待这一批女生太不公平了,它恶意的捉弄使她们的身心所受的折磨甚至摧残和蹂躏是难以平复的。
        比她们年长一些的女老大学生们,多少还穿过布拉吉,跳过交谊舞,享受过某些浪漫情调,也许还明里暗里谈过一点恋爱;后来即便分配到三线或边疆,毕竟大小还算一种“国家干部”。
        比她们年轻一些的女新大学生们赶上了社会转型的好时光,事业与个人生活都充满了诱人的机会。
        而老三届的女生们则完全错过了这些机缘,她们恰恰处于社会和个人发展的“断层地段”。文化的层层积淀,伦理的条条规范,意识形态的长长熏陶,婚恋情感的重重磨折,家庭生活的种种负担,所相加的这一切将她们压得喘不过气来。
        据估计,上山下乡的知青约有3000多万,至少一半为女生,而女生中至少一大半为老三届女生。
        有位老三届的知青这样写道:“当我重新审视和认识‘我们连的女生’,更包括所有如今已经下岗,过去曾经下乡的‘老三届女生’时,我心中产生的不只是同情,更多的是敬仰,她们是本世纪里最坚忍和最富有牺牲精神的伟大女性群体之一……。”
        有定义说:老三届是文化大革命开始时候,当时在中学的高中,初中的三届学生,这批人后来基本都当了知青,之后在文革后期还有继续从中学出去的学生,后面的几届也称为“新三届”,新三届中很多也下过乡,当过知青。老三届的下乡,基本都是到了边疆,东北的北大荒,西南的西双版纳,内蒙等。四人帮垮台后,知青上山下乡的运动也就停止了。这些老三届一般都当过红卫兵或各种造反派组织。还有定义说:1966年到1968年,中国大陆正陷于“文化大革命”的混乱之中,大学停止招生。这三年的高中毕业生作为“知识青年”的主体“上山下乡”,被安排到农村落户。1977年恢复高考时,他们已经超过高考年龄,但鉴于其被“文革”耽误,所以直至1979年,仍被允许参加高考,被称为“老三届毕业生”。
        从1966年一直到1976年,所谓广义文革整整10年,再加上之前几年的极左预备阶段和之后几年的极左消毒阶段,至少有15年,老三届女生青春年华和黄金时代都随着这些年头荒废和流失掉了。
        “造反革命”,“上山下乡”,“回城待业”,在这每一艰难的大步之中又有无数痛苦的小步。
        女性与男性不一样的生理和心理特征得不到起码和正常的尊重和保障;在极其恶劣的社会和自然条件下,作为弱者的女性更比她的男同胞们遭受更多肉体和心灵上的磨难。
        记得10年前,20世纪最后一些日子,看到一个网站从虚拟空间走进了现实世界,它贴出告示《为张玲举办婚礼PARTY的通知》。
        张玲原是1968年到内蒙古插队的北京女知青,1995年丈夫去世后返京,但失去了工作,靠在北海公园扫地为生,每天挣14元, 生活很艰难。一位与张玲素不相识的老知青热心为张玲介绍了一位叫吴春海的男士,也没正式工作,没钱,但老实、淳朴,俩人很谈的来,没钱举办婚礼就住在一起 了。这个网站决定为这对苦命夫妻举办婚礼,要做到既热闹、又简朴,于是网站出现了那则通知。定在新世纪的第一个星期日,不要求网友们送礼,只捧个人场就 行。两位版主张罗了婚礼的一切事宜,四处奔走联系。
        一个国家单位的老司长听说为扫地女工举办婚礼的事后大为感动,自己出钱为他们租了场地,京城一婚庆礼仪公司免费布置会场,主持婚礼。2000年1月7日,京城瑞雪飘飞,银装素裹。网友们冒着大雪赶到会场,原计划20多人一下去了48人,不要求大家送贺礼,可大伙仍出钱赞助张玲夫妇6000多元。许多平时只在网上用网名出现的网友,虽然互相非常熟悉名字,可都在虚拟中,今天走到了现实,大家倍感亲切,唱呀、跳啊,融融真情溶入了寒冷的严冬。
        这个网站的版主小熊、小兔到底是什么形象呢?当然她们决不是动物。后来才知道,她们本身就是“老三届”的女生兼知青。
        这件事后来被北京电视台《真情互动》节目组的编导们听说了。这个节目每周与北京福利彩券中心一起给京城最困难的家庭捐助2万元福利金。张玲夫妇与小熊、小兔等网友又被请到了电视台的演播室,这个真情感人的故事被制作成感人精彩的电视节目出现在北京电视台《真情互动》的节目里,小熊那平和温柔的话语,小兔那高亢悠扬的婚礼进行曲的歌声通过电视屏幕传到了京城百姓家。张玲夫妇这次得到了1万元的福利金的捐助和1000多元现场观众的赞助,他们还清了借债,缓解了生活的困境。一群好心的网友给他们带来了好运。
        然而,象张玲这样的老三届女生何止百万!
        从那时起,时光又飞逝了10年,如今的老三届女生作为社会构成的群体,目前状况如何呢?这恐怕是社会学家研究的课题。然而以我的观察,她们绝大部分早已下岗,早已退休,或早已作奶奶,也许在不幸后有大幸,开始安度晚年。
        看了以下这张40多年前的照片,从这些老三届女知青当年的形象中,你能联想到什么?执着的信念、火热的激情、纯真的心灵、坚忍的意志、朴素的装束、诚挚的微笑,以及“狂热”的抉择和“痴迷”的行为?还是其他什么更令人难忘的印象?
         
        1967年,第一批到锡林格勒盟西乌珠穆沁旗牧区插队的老三届北京女知青们,除了个别初一学生外,大部分为名校高三学生。一位熟知的老三届女知青供图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