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动物篇(寓言)

发布: 2008-11-03 20:39 | 作者: 黄永玉



蛾:人们,记住我的话,别把一盏小油灯当做太阳。

拉磨的驴:咱这种日行千里可真不易呀!

蜈蚣:我原来以为多添几十对脚就可以走得快些。

骆驼:我如果有美德的话,那就是对艰难困苦的漫不经心。

马:我恨汽车,他夺去了我的光荣。

布谷鸟:我躺在绿荫中,吆喝人们去干活。

蜘蛛:在我的上层建筑中,有许多疏忽者的躯壳。

珍珠蚌:一个小麻烦,带来一个大麻烦。

比目鱼:(一)为了加强片面看问题的方法,我干脆将眼睛挪到一边。
       (二)为了更集中地找别人的缺点,我挪动了另一只眼睛的位置。
蝎子:当面没啥,背后给你一钩子

麻雀:我喜欢拿别人的小事小非锻炼口才。

叫驴:我不满足人们对我的歌声做出快乐的评价,我要更加努力。

母鸡:我创作了,我抑制不住兴奋。

知了:为了告别演出,我筹备了一生的时间。

乌鸦:不过才“哇”了一声,人们就说我带来了不幸。

蟋蟀:舒曼曰:“音乐上的论战常常以全面撤退或互相拥抱告终。”

臭虫:杀死我,不可惜您的血吗?先生!

书鱼:谁说我没有理论,我啃过许多好书。

猫:我用灵巧的舌头洗刷自己。

蚱蜢:我一被捏住就连连点头。

蜜蜂:失去了枪,也失去了生命。

蚌:(一)软弱的主人,只能依靠坚硬的大门。

(二)我总是关着门生活。

(三)自己是主人,却贼似地生活。

虱子:只要跟人在一起,我不管他走什么道路。

蚂蟥:人,请接受我亲密的友谊吧!

塘鹅:凭这张嘴,我兜揽了一切。

羊:我勤于检点,以免碰坏了人的大衣里子。

鹦鹉:我重复着人的声音,但不知是什么意思。

长颈鹿:我习惯于上层活动,连俯下身子也颇感不便。

河马:不管咋说,俺口大也算得个本事吧。

猿:人,神气什么?你会爬吗?

鸵鸟:人编造我把脑袋钻进沙里的谎言,自己的脑袋却可笑地钻进这个谎言里。

螃蟹:可也怪,人怎么是直着走的?

原载《今天》第一期

(根据北岛抄稿校对)

刊载时有删节,现附录如下:

鲸:我是这古老历史遗弃的孤儿,我的忧郁是我的寂寞和庞大。

鹤:我独立不是思考,而是休息。

牛:我有大地的颜色、大地的性格和大地的沉默。

金鱼:我精细的修饰,为了取悦于人。

雁:为说明历程的庄严,我们在天空写下“人”这个字。

金龟子:孩子们喜欢我,却要了我的命。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