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疯然者

    2013-07-03 16:53:50   /   诗歌点评

    你蜷曲在夜晚的床上,恐惧的眼睛透过想象之镜看纸盒跳踢踏舞。你沿着记忆的昏暗地洞,摇摇晃晃地爬向彩图的她。你走在七月初的喧嚣街道,又饥又渴的欲望沉入翠湖。你坐在熟悉的火车上,下定虚伪的决心把爱抛到变幻的窗外。你繁杂的古代野蛮观念,表现无尽麻木的人造天空和即将虚无的雪。你午睡之后,麻醉的神经和幻觉结合,无数的星体在身躯里运转,偶尔的相撞使头脑疼痛万分,成为一个畸形的生命体。你——什么。昆明不可能,只有新疆才能杀死你。...
  • 他的坟墓等待着我

    2013-05-09 11:19:20   /   诗歌点评

    模糊的感觉是我。他的坟墓等待着我。我一无所求——心已厌烦。一个梦解开了我的镣铐。他完整的亲密世界——完美的空虚着。
  • 你在我身体里

    2013-05-02 16:39:46   /   诗歌点评

    你在我身体里,无情的歌唱。打开一扇渺小的窗——天空飞了进来。整个院子充满昏暗,像打了麻醉剂。这荒漠的孤儿院,偷走了多少生命。稀少的四月阳光和哀愁的书架。张开的巨大嘴巴——说着一些猜测来的话。
  • 我比孤独者孤独

    2013-04-29 12:42:54   /   诗歌点评

    我比孤独者孤独。生命的形象——逃离了我的墓地。无法形容的恐惧——耗尽了我所有的力量。尘世的屈辱和荣耀——都腐烂在泥土里。从蓝色的远方,一片暮霭骤然降临。我进入了深不可测的新世界。
  • 我和你的距离

    2013-04-26 12:21:57   /   诗歌点评

    我和你的距离容得下许多世纪风徒劳地带走饥饿的喜鹊冬天的早晨再次降临从窗外旋转的枯叶中我听到火焰孤独地啼叫古老慈悲的绿安静的在昏暗的房间里飞而你就在我身后看着我快乐或悲伤的生存在自己永恒的虚无中大门哐当敞开在寒光的映照下我躺在强壮的床上终于获得了轻松的睡意罪恶的念头梦中欢愉地变成了枕头边的花猫
  • 见而信

    2013-04-11 18:31:32   /   诗歌点评

    雨后空泛寂寞驻立楼口新绿站在院中轻轻一念一茎头发一无所知的见而信凝定不动忆复荒漠持续下去必是静的悲观在观风若再大就什么都看不清了
  • 第四年了

    2013-04-04 18:50:26   /   诗歌点评

    日上三竿不起床的是独身人归来的是夜猫二月二龙抬头爆竹昼夜不息红云夹带紫云喜鹊鸣在高枝无人到来西风劲寒夜重至深梦中人灵山圣经面面相觑而谈人不得善始最是了不起的原野不阻视听四方尽是茫茫纵沟横壑山川荒荒故春草木新前多是远离再是清晨再抵车站是我来昆明的第四年了思有闲向生而死向死而生的辞悲相敬如冰
  • 我比一月温柔

    2013-03-24 12:18:25   /   诗歌点评

    我比一月温柔。喜鹊停在杨树干。一条冬季的河,横在枯黄的旷野上。炮竹响了一整夜。娇嫩的太阳爬上山脉,我的风掠过崎岖的城市扑向十五里的鸣沙。
  • 骨头是声音,而不是眼睛

    2013-03-20 14:13:47   /   诗歌点评

    骨头是声音,而不是眼睛在荒漠的沙粒中。我不为谁忠诚只是自己灵魂树上的猫头鹰。我等待夜晚,像蝴蝶等待阳光。生命——从黑暗到黑暗,麻木的欢欣总是如期而至。
  • 我渴望的冬天

    2012-12-04 22:09:52   /   诗歌点评

    我渴望的冬天,是一只荒原的白嘴乌鸦。我一直爱她,缺乏想象的思念。时间让她多么丰满,就像时间之初,大地无所不有。不存在紧张的名字。
  • 在许多个乏味的房间里

    2012-11-22 19:28:43   /   诗歌点评

    在许多个乏味的房间里,昏暗的疾病愈加严重。语言建立在眼睛之上,阳光越来越昂贵。时间会比历史更懦弱。多彩的天空,正骑在城市的头上施展冬日的魔法。那语言的形象中,我相信的东西是如此之多但多年以后,你必须审判这不洁的天空。
  • 生命

    2012-11-16 16:33:50   /   诗歌点评

    别让你走在,没有名字的世界。用原始的眼睛对抗,五颜六色的声音。相信遥远的天空和深厚的大地。生命的温度,在零度以上。
  • 夜晚的感觉开始苏醒

    2012-10-22 15:14:34   /   诗歌点评

    夜晚的感觉开始苏醒,腥味浓郁的房间飞来嗜血成性的浅色按蚊。还有花台边呼噜噜的猫厕所哗啦啦的流水和偶尔走来携带病毒的人影。还会有两点零七分闪着红灯的飞鸟。于是你想起摆满书籍的架子孤零零的座椅和吹起肮脏枯叶的季风。
  • 鼎鑫的诗

    2012-10-21 21:24:44   /   诗歌点评

    怯懦的冬季来临了,城市里到处是汽油味的房子。鼎鑫——一个集中营式的孤儿院。建筑工地的大灯把一根根钢管的碰撞和男男女女的呐喊传到了你的耳边。灯光冲击着破旧的窗帘和塑料顶棚。在昏暗的走廊里一双高跟鞋踢踏踢踏的响起。
  • 伪古楼下

    2012-10-19 20:48:04   /   诗歌点评

    六月已半连日阴阴郁郁一滩又一滩积水早生晚逝花纹鸟在树梢栖息天空墨色加浓是不留白的一格格的窗户亮了起来草地有些湿,还可坐路灯久久站立着,不动都安安静静的不知爱什么21点的钟声响起了
  • 你的土地不再是你的土地

    2012-10-19 10:37:46   /   诗歌点评

    你的土地不再是你的土地你的土地永远不再是你的土地专家对你说:你的土地不再是你的土地法官对你说:你的土地不再是你的土地政府官员对你说:你的土地不再是你的土地工作组来了你的土地不再是你的土地不值钱的人民币来了你的土地不再是你的土地威胁来了你的土地不再是你的土地拆迁队来了你的土地不再是你的土地警察来了你的土地不再是你的土地你的泪流了你的土地不再是你的土地你的血流了你的土地不再是你的土地领导放狠话了你的土地不再是你的土地你的汽油燃烧了你的土地不再是你的土地房子拆了你的土地不再是你的...
  • 感觉不到的风

    2012-10-18 19:58:57   /   诗歌点评

    (一)感觉不到风阳光多洒于西天生活原来可以这样平静(二)一群又一群来来往往嘈杂吧。会过去的(三)把吃饭去的时间当做惟一等候着的事情寂寞的可以(四)寒冷的冬穿透窗户的阳光使我醉心不已(五)学校饥饿的心情诚可怀念(六)天涯外乍暖乍寒愁病怆神(七)二月浑浑噩噩的大鱼大肉惯了(八)忽冷忽热的天大吃大喝各式各样的忧伤涌来(九)失眠啊失眠没为坏事,没为好事只是见了两个久违的友人而已(十)寒冷的上午酣畅淋漓的比赛后我是一个忧郁的人...
  • 我从失眠中打开窗子

    2012-10-18 19:40:40   /   诗歌点评

    我从失眠中打开窗子黎明是个苦情人阴沉的脸泛出淡淡红光流云躺在它怀里你在那里好吗太阳升起我贪婪的想着生命的风全靠你刮起
  • 你的绿色开花了

    2012-10-14 20:12:27   /   诗歌点评

    蒲竹把根扎在你的梦里慢慢的在水底生长蜻蜓用多棱镜的眼睛盯着:你的绿色开花了你的绿色开花了火把在风中向你招手树木匆匆的来到湖岸星星正划着月亮船广阔的黄色沙漠人字形的大雁群掠过你的绿色开花了,三朵蓝
  • 可怕的十月风从墙角吹来

    2012-10-10 18:49:54   /   诗歌点评

    可怕的十月风从墙角吹来。想法日渐憔悴。我欺骗了谁,就把宝日呼舒的号码忘记。进入八八年的剧场,我扮演一个夸张的世纪病人,喜欢剪刀和时间,生活在库布其沙棘丛中。你的灵魂藏在第几幕,我好在那里与你相遇。而这剧情早已人满为患,就让我给你送去另一个剧本。然而机会已经错过,时代拉着整个世界下落。我在后台踱来踱去。生活的舞台空空荡荡。...
311/212>

我的存档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064
  • 日志数: 3
  • 建立时间: 2010-07-05
  • 更新时间: 2010-07-0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