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科诗集《诗神的狂欢》诗选:两条河流之间的苏格拉底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0-12 22:51:49

两条河流之间的苏格拉底

 

“两条河流之间 ,我看见了你的舞蹈……”

 

那平静安详的蓝天,仍是那么安祥吗

我的太阳之城

我失意的雕刻大师

两条河流之间我看见了你的舞蹈

慵懒的女神伸出蜿延之手

轻抚善的阳光

土地在驯服的阳光中歇息

 

幸运的土地

赤脚的追问者

绚丽夺目的橄榄技,脉络清晰

多少橄榄技含在苏格拉底的嘴里

以怀念的芳菲 仇恨的败笔

悲愤多少心灵

多少心灵围绕光荣的墓碑

 

接受这样的舞蹈  涂抹油膏的智慧之舞

接受这样的舞蹈 祭祀雷鸣的舞蹈

象树木倾听群鸟轻翔的声音

象宇宙神秘而伟大的凝视

处女胸膛幽深的乳香

物质不可能冒险 悲哀压不伤光荣

 

是夜 地中海可曾哭泣?

 

我们正在营造沙漠故乡的脑袋

我们的灵魂在水中生活与倾听

倾听黑天高翔的光明 辽阔的隐喻

人们啊 舍弃没有仪式的你

舍弃蛇吻而狂欢 骇人听闻的你

舍弃你焦渴的睡眠

舍弃它 你轻轻拍动的断翅的废墟

 

来倾听 俯伏着

扇动你傲慢而倦怠的 苦涩的眼睛

 

看哪!初次升起的太阳怀乡般简洁的微笑

在此之前 它还在水的怀抱

尚未从月色的温情中醒来

夜的烟缕  还在光辉里回忆

苏格拉底还在品味美惠的葡萄汁

雅典娜手捧星星送来的镜子梳洗……

 

“你还不懂河水怎么会伤害你”……

 

你还不懂河水怎么会伤害你

你哭了 与水同泪

 

那时 你放走了习惯于绝望的海鸟

让绝望的门永远敞开

从空间的另一端 你揽过一把古老的空气

从海底取回逃避的桂技

把鸽子高高举起然后  抚平它的疲惫

那时 你砍下了烧伤的玖瑰

空荡的祈祷纷扰温暖的夜潮

 

那时  自由的血液用诅咒抽打麻木的肉体

梦寐之上的禽鸟爬满了疯狂

 

是的  你没有考虑过痛苦已经威胁到夜的意志

大海咆哮

岛屿疼痛

欢乐的风驮在船的脊梁

不知道太阳的命运

和血的流向

咳血的膝盖完好无损

 

火爆破了 夜色

夜色引诱那些遗忘的归途

 

“此刻 河流静止不动 诞生奇迹”……

 

梦想的照耀之地

黎明欢乐的歌吟

请用闪电撕碎白云

让希望漫延到海

让梦想的石头砸破悲哀的大雪

一座豪迈的城市如你所希望的那样亲吻寂静

神圣的呼吸 安抚无忧的长眠

 

仍盘旋于你的额头

孕育于土 在正午诞生

洗净的血脉里 露出第一道没有悲哀的微笑

象冬天的火 取暖母亲的身子

那时 空气象母亲的笑容一样透明

阳光象父亲手中的酒一样醉意朦胧

 

农夫否认了的种子

在无泉的地下饮水

 

仍盘旋于你的额头

此刻 河流静止不动 诞生奇迹

生命的助产者 石头的助产者

时间的助产者 欢乐不息的时辰

一切苦恼得重新安排

一切风都要重新倾听

 

痛苦的岩石伤痛已久

落叶树林 秃顶的王冠

生殖的神杖截穿了灵的中心

我乐于为爱的希望所鼓动

我带着健壮的心灵游历遥远的仙境

戴自编的晦涩锁链 唱如此明澈的歌

 

我更愿意躲在阴暗的地方

渴解我高飞 闪动于宇的光芒

纵览不了一滴水的冲动和它紧张的缩影

那有什么关系。

不过是世界偶然的沉重

必然的轻灵 共鸣和赞歌

紧锁女神的发际 象狂欢的海水

也会低徊于不息的腹中

 

“纯粹的旅途转瞬即逝……”

 

我们希望的是欢乐 渴求的是痛苦

假如没有事物的再生 没有再生

我们就没有灵魂 不会为稀薄之翅颤抖

纯粹的旅途转瞬即逝

神话的微粒绑在跨越河流的腿上

没有一种开端与结局重逢……

 

没有虚空流动

我们渴望的光明是漂浮的石头

亲爱的苏格拉底 在葡萄架下

摆下了不法的大宴

一根弱视的野草祭请神坛

你之谕 不详的黑羽的预言

刺痛了河流

 

此时 他旁若无人

在裸露的风口与精美的陶器区

驾着嗡嗡飞涌的时间和汗斑

此时 他闪亮而谦卑的额头

为纯净的水深受心醉神迷的玄惑

你凄然回首 已是日落时分

凄然回首 太长的审判 泰然的灾祸

 

我的庙宇

我的神坛

我追究什么背影

追究什么冤灵的质询

我已经听完了

江河之水难以下咽

人们啊,你们的膜拜是怎样不洁的妄念

 

他注定是要死的

因为他的拐杖已轰然倒塌

 

“我对永远蓝色的天空厌倦了……”

 

我对永远的蓝色厌倦了

亘古以来的夜的狂热折磨我

宽敞 闪亮的悬崖怂恿我

馨香的舞蹈 裸足的歌声鞭笞我

智慧之火,不容抗拒的尊严与痴狂

沉醉的乳汁 少女熏陶的乳汁

 

饥饿的停泊之地 懒散的潮汐之声

为何不把这个秘密道破

我怎能象一位临终欢呼的老人

独自在太阳眼皮底下 在山岗为真理大哭

光荣的大门 花旗翩翩

黎明 碎金为大海孕育爱抚

卵石跑了 雷电还是那么焦灼

 

老者默坐两条淌血的河流之间

捧着蓝透了的水

记忆的迅息潜入辽阔的梦乡

他披着轻盈的月色

嘲笑着静观精灵闪烁的风舞

一只巨手伸入睡眠 呕出天空

 

他只能独自升腾  从水回到空气

空中之灵扭转他的眼睛

——哭泣之眼 有些焦味

雅典充满了焦味

 

他放逐了 放逐灵异 与山脉同悲

 

一个女人因缺乏欢乐而死了

——真正的哲学家 一直居住在家

即使流离失所 也忘不了家的温暖

一个女人因为河流而死了

摸着河上发烫的雪 冻结了记忆

 

道路只有一条:从水回到空气

死亡只有一种:山脉不再燃烧

 

2001·桃花山庄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4-03-05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070
  • 日志数: 4
  • 建立时间: 2009-06-13
  • 更新时间: 2009-10-1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