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现实和词语的一闪念之间——黑光的诗

    2017-03-12 08:49:19   /   诗歌点评

    惊闻“70后”诗人黑光,于2013月11日在深圳去世,深感悲痛, 谨以此文悼念诗人黑光沙马黑光是一个写诗多年的诗人,一直在坚守着这份脆弱的内心家园,在艰辛中,在穿梭于喧哗与骚动的城市中,在忙于生计中,他试图用语言为自己建立一个“诗意居住地”。就黑光这组诗而言,风格不是统一的,有变化,这不仅是物象的变化,也不仅是场景的变化,而是诗人内心的变化,或对这个世界感悟的变化。这个变化给他的诗歌带来了厚度和张力。我在这里选两首风格不同的诗来评论一下。第...
  • 站在边缘眺望与触摸 ——阅读楚雨的绘画

    2017-02-05 15:12:02   /   诗歌点评

    沙马在世界艺术史上,绘画与诗歌往往同时充当急先锋,奔走在前卫的路上,用自身大胆的探索和无畏的践行,体现出伟大的艺术精神,常常改写了一个时代的叙述风格和审美思维。而楚雨却具备了这两者的双重身份。既是先锋诗人,也是先锋画家。她的绘画给诗歌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她的诗歌给绘画添加想象与神秘的翅膀,使她在自身的艺术天地里激情奔放,游刃自如,获得了不菲的成果。笔者一直在关注楚雨的绘画,在网络上,在微信里,在博客里,对她的绘画风格和内在的艺术含义有着一定的体会。准确的世界幻象楚雨的绘画...
  • 诗歌10首

    2017-01-14 08:20:49   /   诗歌点评

    只有一个我只有一个脑袋,只有一个。世界上的人都只有一个。这样的事说多了,也只有一个。那么,蜗牛也只有一个。猩猩也只有一个,伟大的苏格拉底也只有一个。我,是诗人讨烦真理也不喜欢孔雀。位置石头,摆在哪儿都是石头。玉,摆在哪儿都是玉。小的时候父亲老是这么说。我的儿子,他用一块石头,击碎了一块玉。对这件事,我至今找不到一种新的说法。只能把父亲的遗像挪动到一个新的位置。半夜一点半夜一点,我还在想入非非。很简单这不需要形成一种语言。我的问题,不是人类的问题很简单,人类的问...
  • 诗歌十二首

    2016-12-13 08:24:37   /   诗歌点评

    有时我来到这里有时我来到这里,喜欢数死者的墓地1、2、3、4、5、6、7不是为了消磨时间当然,也不是为了说一句“空虚包围着我”假设,是美丽的如果这里埋了一位妓女,说真的我会脱下帽子弯下腰,给她深深的鞠个躬关于独孤独孤里有哲学,孤独里有鳄鱼,独孤里有万水千山。我把独孤披在身上四处游魂。累了,我就坐在独孤里看书,抽烟,骨灰,一节节。坐在往事里坐在往事里,空虚的灯穿不过一秒钟。记忆里,红旗漫卷西风。那年月,人的阴影扔给了语言。诗歌边界上的一只螃蟹。疑问一朵花,需要开过多少次又枯萎多少次才能成为...
  • 诗歌六首

    2016-11-04 09:50:35   /   诗歌点评

    尽头几乎走到了自己的尽头,几乎可以与灵魂来一次清算,几乎能够说出一些同路人的堕落与幸福了。几乎能够看到死亡了但没人和我谈论灵魂的问题我的同时代人啊,以为还会有令人震颤的事物发生。以为“沉默”是词语本身的意思。我只能先收摊了,一生的东西只有这么多,朋友们,不费事的,一只塑料袋就能装走,请不要在我的原来的地方,摆开你们的摊子。请原谅,大胡子父亲大胡子父亲,有勇气的幻想者独孤的旅行者,我在你曾走过的路上迷失过。你那时的河山不是我现在的河山,你那时的路标不是我现在的路标你那时的政治经济学不是...
  • 空白的自画像

    2016-08-27 20:31:21   /   诗歌点评

    一妻子坐在暗淡灯光下织毛衣,我在抽烟,该对她说些什么呢?漂亮的活着,自然的死去从零开始,有一个来世。她弯曲的身体露出的一点空间仿佛是为了向残存的日子打一个问号。二虚无的下午,或下午的虚无。远处,我被一只乌鸦看见。我想回避,但为时已晚,在它的眼神里我,还是我吗?两个下午比一天漫长。三活在新的物质里,一个虚无的人向我说出了庄子。我后退几步,欲望在手上颤抖。心,在犹疑。窗外的一只鸟,从自身空虚里飞了出去。六山高水远,远远的我离开了此刻的我人,叹息一样的短暂。安宁下来,从汉语里感受一颗隐秘的心。...
  • 诗歌六首

    2016-05-27 08:10:39   /   诗歌点评

    那穿过骨头的风声几乎是以一种离开的姿势走出房间。几乎与幻觉抗衡了半个世纪。几乎是用虚假的笑容,冒犯了死者。一秒钟的心思,在“咔擦”一声里破碎了。再也拿不出完整的东西,摆在父亲的墓前。远处的房间,在时间深处变形,逐渐的成为一个死亡地址。多于自己的事物,同样也多于恐惧。“真的有一颗不死的心缠绕着记忆?” 那穿过骨头的风声,使一片枯叶迟迟不敢落下。这窗口这窗口,也许不是一个人类的窗口。乌鸦飞走的时候,哥哥死在午后的太阳里。不再开口说话,时代的笼子里,身体内部的野兽,终于安息了。为此,我感...
  • 沙马诗歌十二首

    2016-05-18 08:08:11   /   诗歌点评

    每一分钟每一分钟,都会擦过它最后的边界,房间在风中摇晃,日子渐渐裂开,我理解为“人的宿命”。妻子弯曲着身子,暗淡的睡了,她的梦里会不会出现什么说不清的东西?猜测,能接近她的隐秘吗?其实,我,也不需要别人的语言,来说清楚什么。小城挽歌落叶掩盖了一个春天,蝴蝶,并不高于花朵。孩子一不小心走进老人的时间。意外的敲门声带来死亡的消息。城市在桥头上晃动。女人们献出最后的青春,小城疲软了摇摇晃晃的人影,穿过充血的商品。真空地带一群人木然的走过,在我面前扔下了那么多东西,需要我来解释。有些东...
  • 短诗17首

    2016-04-11 06:11:11   /   诗歌点评

    阳台上妻子拄着拐杖,站在阳台上,看远方。远方,除了太阳,还是他妈的太阳。内心的物质化,一层一层结出了疙瘩。黑暗的栅栏女人,人类的第二扇门。在北极在北极,企鹅是我们的儿童。学习如何走过漫长的地平线。像父亲,穿过海石之间。不要回头看在北极,上帝也不想现身。消散人在空气里消散,越来越虚无,手在思想里颤动。那生活,那世间,有什么高于物质,高于微小的快感,高于疾病的形式?我一边走,一边离开自己,在外面绕了几个圈子,家失去了家庭的形式。旋转,一个人旋转。一个人,需要多大的空间?而我不理...
  • 安庆师院“白鲸诗社”成员诗歌选之二(下)

    2015-12-23 07:36:01   /   诗歌点评

    穆青诗三首《写作与直觉》星期天,花三个小时描写一间房子或大或小,有门没有窗户这感觉挺怪的像两个初醒的人在黑暗中相拥吱吱呀呀互相捕捉对方鼻尖上的汗腥味写作可是个技巧活儿稍有不慎就像麻雀站在生锈的云端大喊,下雨了《有花开过的昨天》今年的春天比往年来得似乎要早些这实在让我有些措手不及雾霾紧贴着日子非感官功能性紊乱还能有多少人记得三月里燕子,老屋,鲫鱼或一朵花的昨天现在(甚至每天)我混迹在人群里成为人们中的一部分毫无个性像他们宁愿平视着被修剪成叉子的光秃秃的树干,也懒得转过身看右边开...
  • 安庆师院“白鲸诗社”成员诗歌选之二(中)

    2015-12-23 07:32:23   /   诗歌点评

    邱志君诗五首《噪》一我的恐惧源于画室里的那群孩子糊涂的具象记忆他们画太阳,植物,鱼……陌生的物状我装作和他们是同类然后拍手赞赏二我玩弄自己的照片,增添很多噪点扭曲形状,在上面涂鸦滤镜光滑无痕久了后就磨成了流行审美,心理自我调节的机关膨胀又屡试不爽使得我越来越大胆直到把照片里的人玩弄成另一个人三大胆到打篮球赛前觉得球服丑,身体在里面矮小奔跑的动态一定不美观比赛时身子灵动是关键好比胖子做爱时不一定不懂得技巧和运动的节奏所以我兴奋于室友说的一个原理她说,头习惯往一边倒久了身子也就歪...
  • 安庆师院“白鲸诗社”成员诗歌选之二(上)

    2015-12-23 07:27:37   /   诗歌点评

    他们是安庆师院“白鲸诗社”成员,是一群94、95后的大一大二学生,他们一边读书一边默默写着诗歌。他们没有进入社会,没有触动诗坛。他们自由而率性的写着,为快乐,为内心,为彼此的交流。这样的写作是纯粹的,透明的,值得信任的,也是可期待的。看到这些诗歌,着实令我吃惊。我由衷的赞叹到:后生可畏啊,只要他们坚持下去,勤奋阅读,努力写作,未来的诗歌时代是属于他们的。李瑞近作16首《不要说话》我的生活在变窄可看的越来越多,可写的越来越少随意涂抹此时心情你要听听?女教师说话没完没了同桌的阿鹏打瞌睡抱着“罗兰巴尔特”我的稿纸...
  • 近作11首

    2015-11-20 18:27:27   /   诗歌点评

    疑问一朵花,需要开过多少次,又枯萎多少次,才像一朵花的模样?一个人需要活过多少次,又死亡多少次,才像一个人的模样?为回避这个问题,我打开一本书《人的问题》。杜威写的,他有两撇好看的胡子。几乎每一天几乎,一天天,几乎,我接近不适当的事物。手,伸出去,又缩回来,那只猫无声的看着我。转过身,还是有点毛骨悚然。距离,一个形式。可能,我,不一定要成为自己,思想,药物的边沿。情感与形式夜晚的人,到了白天出现了歧义,身体,一个动机,交易后,蛇一样的警惕。说一句话,眨一次眼形式,性的笼子。两地他死了,在里面,他活着,在外...
  • 诗歌六首

    2015-09-30 07:01:44   /   诗歌点评

    幸福观年轻的时候以为做一个善良的人就能过得幸福些。以为通过写作能获得对世界的理解。以为女人的美丽能靠近我的词语。后来接受了一些教训:理解了贫困、空虚、健康、安全,幸福如果不具体,就像一个散了架的家园。2014年10月1日旋转,一个人旋转。一个人,需要多大的空间?而我不理解,地球的旋转需要多大的空间?一生,也就绕出一个很小的圈子。思想、性、几何学、鳄鱼彼此擦过有谁回头呢?2015年2月8日间隙笛卡尔的思想触动的是词语。“我思,我不一定在。”自身的空间...
  • 诗歌12首

    2015-09-05 09:15:57   /   诗歌点评

    家庭剪影窗外下着雪,妻子在给小黄狗做一件过冬的小棉袄,孩子坐在门口修理玩具火车。我弓着身体读寂寞的里尔克。对门一位漂亮的小寡妇在大声唱汪峰的歌:假如我死在春天里,请把我埋在山岗上……我忽然喘息了起来放下里尔克一头钻进世界的大雪里,缩着脑袋开始为肯德基老板推销新年产品。泛指的姿势人在一些事物的原形里难以返回自身。那糟糕的躲躲闪闪理性的肉体在记忆里发芽。回到自身的现实词语里的父亲已经闭上眼睛。我歪歪斜斜走在路上,身体里的疾病变得抽象。那泛指的姿势受到他们的质疑。我想缩短与他们...
  • 狮子山公园

    2015-02-18 15:03:14   /   诗歌点评

    ——给耳东冬天,狮子山公园空荡荡的,看不见一只苍蝇,乌鸦也没有,仿佛置身于世界之外。我们说了很多很多,不是为了过于简陋的生活。仅仅是语言,还难以将日子熬成生活。物质离手比想象的还要远。坐在一块石头上低低的天空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耳东忽然瞪大眼睛说:别他妈的灰心,生命是免费得来的。谁在乎“精神,这破烂玩意儿”。我低下头忽然发现两个人的影子连在了一起,像只难看的火鸡。[ 本帖最后由 沙马 于 2015-2-19 15:07 编辑 ]...
  • 推荐高河诗人刘杰的一组诗

    2014-11-11 05:41:32   /   诗歌点评

    怀宁高河是诗人海子的故乡,这里依然是一片诗歌的热土,依然有不少人在这个物化的年代默默无闻的写着诗歌,似乎海子的灵魂还在这片土地上徘徊。从而出现一些优秀的诗人。诸如刘杰,路顺等。附刘杰的诗歌:站在暗处(组诗)一我把我熄灭了像拉灭一只废弃的灯泡我成为一个隐形人无色无味无害水在流动一条吃了大麻的鱼在网边游来游去天很热,老太太放在我手中的冰棍却像茅坑的石头一样硬我不感到奇怪就在刚才,一位魔术师将一把剑弯曲在罐头瓶里这样的方式让我感到舒服二我有一双小而秀气的脚这惹来不少目光和议论在...
  • 诗一首:虚妄的旅行——给罗布·格里耶

    2014-08-04 06:33:32   /   诗歌点评

    今天我才知道一个叫罗布·格里耶的人去世了,我在电脑里看到了他的照片,大胡子,大墨镜身子裹着穿着风衣,踩着树叶擦擦地走在巴黎的大街上。他写的小说被称之为“新小说”他同情女人,对衰老感到厌倦,在望远镜里观察花园和百叶窗后面的女人,将她们的“性”掩饰在微小的动作里。她的身影出现在第一个窗户包括脸和腰部,玻璃的折射将影子分成两块几分钟以后,大概是三分钟,两米开外,一个平行面上她又出现在第二个窗口。外面的光线透过百叶窗只露出她的一个侧影,略带忧郁,好像是在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站在她的位置上正好可以看见一条弯曲的公路她...
  • 近作六首

    2014-07-25 14:18:26   /   诗歌点评

    明天的一半明天的一半,无法预测,另一半可能是晦涩的。早上你向我问好的时候,我的双手还插在口袋里。看着你的微笑我宁愿将一半假设成美好的东西给你。虚怀,祝福,致意。让一朵虚设的花自然的开放。你没有好的预感,就抽身走了出了大门,兄弟,为什么不回头看一眼?每时每刻每时每刻,我就在自己的身边为什么感受不到?一个伤口,隔开了两个夜晚。天天看自己,天天言不由衷。我理性的将钥匙摆在桌子上,理性的坐在沙发上抽烟眼光形成了一条直线。慢慢的,我的双手对自己捏成了拳头。走岔了路走岔了路,人群出现回流失散的朋友还没有...
  • 近作六首

    2014-04-03 08:08:13   /   诗歌点评

    划卡灰蒙蒙的一天,我去银行划卡取款。我划了一次又一次,钱就是划不出来啊,死机,我的钱也死在里面。我姥姥昨天去世这个大热天的,尸体还摆在房间里需要顾一辆车子运冰块,滑石粉和纸房子远方的孩子,还在远方他们在QQ里留言,远方太远,回不来可我的钱就在机子里,划出了钱才能走进姥姥的房间解决她的后事我手忙脚乱,额头上的汗打在取款机上,不一会银行的大门开了,我问柜台小姐为什么我的卡划不出来钱来?小姐看看我的卡,又在自己的机子上划了一下说,没钱了,空的空的?我拍拍自己的脑袋小姐说,现在是秋天,你是春天划完了的哦,春天,我想了想对,想起...
551/3123>

我的存档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2993
  • 建立时间: 2009-08-30
  • 更新时间: 2009-08-30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