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冰 夕 » 日志
所有符號不過我們敘事輕如鴻毛的詠歎調 --by 冰夕 blog:閱夜.冰小夕 http://blog.sina.com.tw/faninsa223/                                        【 冰夕.詩集 《 謬愛 》2015年12月 出版 】                       【 冰夕.詩集 《 抖音石 》2010年7月 出版 】

冰夕 < 逆光之役 > 詩五首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1-31 02:25:48 / 个人分类:2014年:詩生活、隨手箋

查看( 217 ) / 评论( 3 )
2014:詩生活、隨手箋

冰夕 < 逆光之役 > 詩五首

 

 

 逆光之役       作者:冰夕

 

 

 這麼華麗的冷空氣包圍

 山茶色眼珠;切片。粗鹽抹身

 去腥記憶

 炆煮一泓,醋酸魚尾紋。熄了柴火的脊骨

 

 仍揮霍辛香蔥花灑下 (直到夜露破滅聲

            槍決耳鳴──

            才記起教堂難產的通告

 攀飛

 日夜電纜上敞開

 寒鴉身軀

 仰望世界看不到盡頭『家』的座標,無邪

 

 刺刀,從出生即追緝紀念日、圍爐、親人?

 直逼喜氣春聯沿街卻

 擰不過

 頭顱,又斷一回。掉落惡水;夜露天真的臉

 

 

 「願為搖籃,織曲生命」:拾回溪中菩提葉

  濕淋淋的幽魂對鏡

  說

     口虛~ 別怕腐肉,夢已伸芽新枝

 

 

  冰夕Jan18`2014 PM:21:27

 

 

 

 

 晚安!尼   作者:冰夕

 

 

 眼神是懸崖。注滿風雨的晚安

 是袈裟告別一夕青春

 卻更靠近墓園;祂蒼白的手勢

 

 縱身臨淵者的碎石填補舊軀殼

 聲如井水

 滴盡鉛華步履

 如蛛網敞開了肝膽吐絲;流盪風中

 夜曲

   曾也交換過春光懷錶、甜鋼琴

   婀娜玫瑰體香的淺笑回眸

 

 被時間彈奏的老皮囊;如斯服貼肌膚

 

 一片冷雪、能承載幾世白骨?僅為伊

 取下頭顱

 穿戴陌路廝守 戒 疤 來 途 上

 

 

 冰夕Jan7`2014 PM:19:23

 

 

 

 

 夢中黑框      作者冰夕

 

 

 淵。試圖握住迅雷聲

 肩扛苦果快跑

 欲火化楚歌為逃生梯出口。超渡孤境

 

 烙印季節通往奮起湖的戳記罷:牠說

 讓靈魂昂揚自由式的

 羊水上

 划槳 ──夢想的指幅,煨近如母語

 

 每當無知鴕鳥頭,垂喪

 埋下又一行

 暴風過境的額紋!勿忘

 從海嘯似火的苦悶雙眸

 炯炯引爆出

 響徹救生圈的句號。燭路依稀聖歌般

 

 旋繞妳牙牙學語的乳齒

 是那麼委婉

 又艱澀的,咬疼了妳所有發音之愛

 縱使智齒

 __終將崩落。 磨合初衷的每一朵手風琴,壓花為書籤

 

 共枕楠木黑盒裏,再無形體的安息香;不復記憶的,技藝

 

 

 冰夕Dec5'2013 PM:18:17

 

 

 

 

< 魑情詩。在河之洲 >  作者冰夕

 

 

 目送水燈兩盞

 燭光是季節沿途 心是浪濤拍岸

 

 走一步 退十格欄影

 直逼圍城

 漲潮疑雲催折花魂的將軍令

 

 前有禱文搆不著救贖垂憐

 後有斬不斷記憶鬼火的追兵

 

 冷箭 射中心跳時

 紅唇還來不及 聽見那個字

 

 蒼白已淌滿青絲 溢出酸楚

 嚥下水燈兩盞

 

 

OS自從不安,鑲進鑽面靈魂楔子

   忘我共舞的後來

   終於每首情詩皆沿河洲!嗤地

   從眼瞳

   長出刺

 

 

冰夕Dec10'2013 PM:20:57

 

 

 

 

 熾     作者:冰夕

 

 

 森冷花崗岩目光

 記錄,疚的輪廓

 煽動眉宇崩落火爐中的熱氣

 

 塊肉。沒塑成過一尊維納斯

 每一次斷臂都是我,在現場

 

 燃燒菸草的祭禮

 生吞筆刀下振奮噬血的海妖

 活脫龜裂佛前

 失足、日常的臉

 

 工匠了誰

 鐵漢的肺

 揉成海塚的波光迴映,歧出每一所

 

 冷漠港口

 遙無夢中書歸期的異鄉

 

 勒馬!死神的召換

    酒紅色嗓音;皆拋給了月亮

冰夕<逆光之役>詩五首】  2014-01-31

冰夕<逆光之役>詩五首】 2014-01-31

TAG: 冰夕 在河之洲 夢中黑框 詩五首 逆光之役 魑情詩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14-01-31 02:47:54
冰夕 < 逆光之役 > 诗五首  
冰夕 < 逆光之役 诗五首


 逆光之役       作者:冰夕


 这么华丽的冷空气包围
 山茶色眼珠;切片。粗盐抹身
 去腥记忆
 炆煮一泓,醋酸鱼尾纹。熄了柴火的脊骨

 仍挥霍辛香葱花洒下 (直到夜露破灭声
            枪决耳鸣──
            才记起教堂难产的通告
 攀飞
 日夜电缆上敞开
 寒鸦身躯
 仰望世界看不到尽头『家』的坐标,无邪

 刺刀,从出生即追缉纪念日、围炉、亲人?
 直逼喜气春联沿街却
 拧不过
 头颅,又断一回。掉落恶水;夜露天真的脸


 「愿为摇篮,织曲生命」:拾回溪中菩提叶
  湿淋淋的幽魂对镜
  说
     口虚~ 别怕腐肉,梦已伸芽新枝


  冰夕Jan18`2014 PM:21:27




 晚安!尼   作者:冰夕


 眼神是悬崖。注满风雨的晚安
 是袈裟告别一夕青春
 却更靠近墓园;祂苍白的手势

 纵身临渊者的碎石填补旧躯壳
 声如井水
 滴尽铅华步履
 如蛛网敞开了肝胆吐丝;流荡风中
 夜曲
   曾也交换过春光怀表、甜钢琴
   婀娜玫瑰体香的浅笑回眸

 被时间弹奏的老皮囊;如斯服贴肌肤

 一片冷雪、能承载几世白骨?仅为伊
 取下头颅
 穿戴陌路厮守 戒 疤 来 途 上


 冰夕Jan7`2014 PM:19:23




 梦中黑框      作者冰夕


 渊。试图握住迅雷声
 肩扛苦果快跑
 欲火化楚歌为逃生梯出口。超渡孤境

 烙印季节通往奋起湖的戳记罢:牠说
 让灵魂昂扬自由式的
 羊水上
 划桨 ──梦想的指幅,煨近如母语

 每当无知鸵鸟头,垂丧
 埋下又一行
 暴风过境的额纹!勿忘
 从海啸似火的苦闷双眸
 炯炯引爆出
 响彻救生圈的句号。烛路依稀圣歌般

 旋绕妳牙牙学语的乳齿
 是那么委婉
 又艰涩的,咬疼了妳所有发音之爱
 纵使智齿
 __终将崩落。 磨合初衷的每一朵手风琴,压花为书签

 共枕楠木黑盒里,再无形体的安息香;不复记忆的,技艺


 冰夕Dec5'2013 PM:18:17




魑情诗。在河之洲 >  作者冰夕


 目送水灯两盏
 烛光是季节沿途 心是浪涛拍岸

 走一步 退十格栏影
 直逼围城
 涨潮疑云催折花魂的将军令

 前有祷文构不着救赎垂怜
 后有斩不断记忆鬼火的追兵

 冷箭 射中心跳时
 红唇还来不及 听见那个字

 苍白已淌满青丝 溢出酸楚
 咽下水灯两盏


OS自从不安,镶进钻面灵魂楔子
   忘我共舞的后来
   终于每首情诗皆沿河洲!嗤地
   从眼瞳
   长出刺


冰夕Dec10'2013 PM:20:57




 炽     作者:冰夕


 森冷花岗岩目光
 记录,疚的轮廓
 煽动眉宇崩落火炉中的热气

 块肉。没塑成过一尊维纳斯
 每一次断臂都是我,在现场

 燃烧烟草的祭礼
 生吞笔刀下振奋噬血的海妖
 活脱龟裂佛前
 失足、日常的脸

 工匠了谁
 铁汉的肺
 揉成海冢的波光回映,歧出每一所

 冷漠港口
 遥无梦中书归期的异乡

 勒马!死神的召换
    酒红色嗓音;皆抛给了月亮


 冰夕Jan11`2014 PM:20:57






======= END =======

[ 本帖最后由 冰夕 于 2014-1-31 02:49 编辑 ]
周春庭的个人空间 周春庭 发布于2014-02-01 10:25:05
梦已伸芽新枝
读学并问好。祝新春快乐。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14-02-02 19:39:09
謝謝賞讀。也遙祝您:平安、詩意泉湧!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