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从这里开始

发布: 2008-11-27 22:09 | 作者: 江河



——给M

一、苦闷


土地的每一道裂痕渐渐地
蔓延到我的脸上,皱纹
在额头上掀动着苦闷的波浪
我的眼睛沉入黑暗中,霞光也已落下
没有星星的夜晚
城市和乡村,关紧了窗户
无边无际的原野被搁置着
像民族的智慧和感情一样荒凉
寒冷的气流把我吞没
头颅深处
一层层乌黑的煤慢慢形成

我沉默着
痛苦地掩埋着声音
拾起祖先生锈的
铁铲、镐
在那些发光的日子里
镐和锄头闪成一片
开垦过,反抗过
挥舞着阳光
使我沸腾


二、青  春


我不是没有童年,茂盛、青春

既使贫穷、饥饿
衣衫破碎了,墙壁滑落着
像我不幸的诞生

沉闷

被爆发的哭声震颤
母亲默默的忍受有了表达

裸体来到世界
为了暴露
为了单纯和新鲜
在辽阔的沙滩上——
和所有的人——一同晒晒太阳

从早晨到黄昏
从花朵在不知不觉中开放,
到满是落叶的柔软的路上
我走进过梦,走进过灌木和树丛,
走迸过明媚的日子
像天空、像酒、酣畅地敞开胸襟
大海浓厚的泡沫、白云,把我摇荡
随着瀑布和诗人从天上飞来,
溅起响声、水雾和爱情
在我的声音消失的地方,没有坟墓
我神秘地走进秋天的果子
经过雪,经过一片银白的冰冷
成了种子,成了结晶
在春天,撒遍大地,撒遍夜晚,播种小麦和星星


三、伤心的歌


然而,我被世界不断地抛弃
  太阳向西方走去,我被抛弃
影子越拉越长
  像一条漫长的道路
曲曲折折
  把我扭弯
一条巨龙
  被装饰在
阴森的宫殿上
  向天空发出怨诉
我被抛弃着
  被炫耀着
长城在群山中艰难地走着
  运河在平原上伤心地流着
我被扭弯
  弯成曲曲折折的年代
傍晚
   紫色的光顺着宫墙流下
血泊缓慢滩开
  石阶
闪着寒光
  一层层、一层层
白骨
   被抛弃着.被遗忘着
风,吹皱了血泊
  吹皱了傍晚的霞光
褶皱的山脉在我身上变化着
   我仿佛躺倒在土地上
头发,白了
    在雪山的雾气中颤抖
太阳从我脚下升起
  沿着我的身体。向西方走去


四、沉  思


在薄暮中,我来到黄土高原上
黄昏时分的阴影在晃动
窑洞的眼窝越陷越深
没有声音地看着我
坎坎坷坷的道路闪着鳞光
像是有许多陶器的碎片
把我带人古老的梦想

我攥着一块块粘土,揉着、捏着
仿佛炊烟似的雾霭抱着我的孩子
抚摸着像孩子的头一样圆满的罐子
为了让清澈的水,流进嘴唇
清澈得像一罐罐蓝色的生活
我勾画出河流一样美丽的花纹
于是,乌黑的头发开始飘动
阳光下,黄色的河流闪出光辉
风沙流动着,黄河翻滚着
我的皮肤也被染得金黄
太阳的光辉交映着
值得让我骄傲

祖先把鲜红的血液遗赠给我
不是没有要求
在黄昏的点点灯光
从火中被分割出之前
我的性格,与火,没有区别
不怕狼和狮子

不知道为什么
人却被人惧怕了

陶罐碎了,精美的瓷器
夺走了我手上的光泽,妻子和姊妹
只有在织出的绸子上才显出美丽
像飘落的花朵
流向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地方
冰凉的月亮闪着幽光
在绿得发黑的松柏丛中
金黄的宫殿闪着幽光
用我的铁的劳动、发黑的汗水
黑暗中滚动了几千年的
松脂一样粘稠的汗水凝成的
琥珀,珍宝
被幽禁在一个不属于我的地方
一垄垄烧焦了似的琉璃瓦
固定在他们的屋顶上
不能随着秋天的麦浪
流进我的微笑

这官殿.这颤抖的光
不能映出我的面貌
不能联结我的智慧和梦想
我的面貌属于比宫殿高大的山
属于由我开凿的岩洞,东方的神往
从壁画中飘出的云,把山托向天空
属于山上各种各样的树木、野花、乌、叫声
各种颜色的羽毛和叶子,落了、又生长
属于狂风卷走的茅草,属于愤怒
属于湿漉漉的,被我踩出的山间小路
属于密林里秘密结识的人群
属于蜜,属于花粉和传播
山的沉思
奔腾的小溪汇集成的巨大的水流
属于我的地理面貌
联结着山脉和海洋的一条条江河
为了让妻子和姊妹的忧伤流走,不再回来
为了让兄弟们的肩头
担起整个大地,摇醒千千万万个太阳


五、从这里开始


就从这里开始
从我个人的历史开始,从亿万个
死去的、活着的普通人的愿望开始
从诞生之前就通过我
激动地呼出的名字开始
把被遗忘的
被迫害的
隔阂着的
人们
从蜷缩、恐惧、麻木中展开
舒展着各自的生活和权利
破碎的冰块,语言开始和解
每一个朴素的名字都是诗的标题
流动出浩大的生命的旋律
就从这里开始,血液
激动着每一个人
每一朵花的香味,每个孩子,一缕缕炊烟
一同升向春天,棵棵棕色的小树摇动着
枝叶和枝叶连在一起
托着成熟的果子,比母亲的乳房还要丰满
大团大团的云挂在空中
胸中的热情积郁着,越来越浓
每一次接触和闪电,每一片嘴唇和吻
都把我从孤独中解放,融进另一个人
融进所有跳动的心
爱情不能存留,大地在饥渴
就从雨开始,从溢满的河流开始
从石头的桥、钢铁的桥开始
手臂从土地伸向土地,从山腰伸向山腰
挽着所有的兄弟姊妹
沟通所有的峡谷、河床
让黑夜压弯的月亮不再像父亲的脊背
让弯弯的谷穗像饱满的弓,握在儿子们的手中
让鸟和鱼激起浪花,风
足够吹起帆,张开网
让公路铺遍荒野、山岗
城市像一个又一个结
拉着网,晒满阳光的条条道路微微颤动
渠道中、街道中流动的水、人群
永远蔚蓝
让我在繁忙中整理出秩序
如同群蜂整理蜜、整理着住所
让光划出影子和光明的界线
让影子渐渐透明,在中午消失
让我的那些苦闷、沉默、艰难的年代
消失在欢笑中
我,金黄皮肤的人
和世界上所有不同肤色的人连成一片
把光的颜色——铺遍生活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