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诗歌网 http://xinshige.tougao.com/ 张祈年代诗选(1992——2007) http://zhangqibeijing.blog.sohu.com/

我还拥有多少个春天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4-09 15:12:58 / 个人分类:随笔美文

查看( 121 ) / 评论( 5 )
我还拥有多少个春天

张祈

  日本的唯美主义者川端康成在一篇短文中说到,每年春之将至,我必定做梦。北京的春天来得晚,但在清晨上班的路上,却也看到护城河畔的柔柳已经罩上了一层淡黄绿色的轻烟。
  从小在北方的平原上长大,我最喜欢看的就是春天的柳树,看着柳枝上从无到有,从淡黄到浅绿,从浅绿到深绿,几个月的短春就仿佛一掠而过,转眼就是热辣辣的夏天了。我以前曾经在乡村教过孩子们语文课,每到春天时,我都会带他们到田野里去,去看嫣红的桃花,洁白的梨花,看随风起伏的短短的麦苗,追追暖暖的太阳,孩子们的作文现在我已经记不起了,现在他们中的一些也早已经考上了大学,但我想他们中的每一个都还会保存着这份记忆吧。
  诗人冯至也说,青年人也就像是北方的春天,一是时间短,而是多风沙,但最好的还是拥有着希望,虽然这希望总是被无名的痛苦折磨着。最近一段,我的心情并不是太好,一方面是由于工作的牵绊,杂事众多,另一方面是自己写作的不顺利,一些年初预定的目标总是没有精力去完成——当然,影响心情最多的,还是对现实的失望和忧虑,一些莫名的幽暗总是笼罩在自己心灵周围。我想,或许目前大部分中国的青年人都是在这样的状态中度过的,他们急切地需要高远志向和伟大力量的支撑,或者是像维吉尔那样的智者来引领——由于彼此隔膜,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还是徘徊而脆弱的,需要努力自强和自助。
  一个人漂在陌生的城市,有时会怀疑自己是否值得付出那么多。安宁的生活是需要的,但那样或许会丧失激情,变得沉默而暗哑。人的一生总是应该在搏击中度过,那些嘲笑、冷漠和阴谋是每一个人在成长中都会遇到的。把他们忘掉吧,那些完全没有了理想的麻木的人,他们也并不值得你去怜悯。鲁迅先生可能是最明晓“人心难测”这一古语的,他为此已经付出了无数沉重的代价。
  不知不觉地,三十几个春天已经离我远去。在我生命的前方,还会有多少个春之姐妹在等候呢?回看来路,有时我感觉还是幸福充盈的,也许人活着并一定需要那么多自己本不渴求的东西。我只愿平平静静地度过这一生,在每年三月来临时,我都能听到这春日绿柳的问候。不能再一天天闷在房间里了,周末一定找三两个朋友,一起去郊外的田野上看看。
  春天来了,诗人们应该为此而歌,因为春天的歌就是生命的歌。有多少诗人曾经给春天写下过赞歌呢,莎士比亚,歌德,济慈,希梅内斯,他们每一位都是吟咏春日之美的高手。我记起自己也曾经写过几首关于春天的诗,最喜欢的还是这首献给荷尔德林的,诗不太长,也把它抄录在这里——

  在这阳光明媚的春日,
  最纯洁的朋友啊,
  我愿和你一起漫游。
  
  迎着温润的轻风,
  踩着柔软的土地,
  追逐着活跃的清流,
  我们一起走向那碧绿的麦田,
  那略显丰满的树木,
  和那尚未被彩虹点染的果园。
  
  季节重返:我们
  又找回了逝去的青春,
  听到了自然和谐的音乐,
  额上也印满了天国的爱之吹息。
  
  伤痛的回忆全部遗忘
  ——祖国的屈辱,夜晚的恶梦,
  生活的贫困与窘迫,
  以及那向着黑暗的深渊
  不断下坠的命运的阶梯——
  
  我和你相视微笑,
  眼角不带一滴泪水,
  然后高声唱起那至福的生命的欢歌
  ——是的,我们的身体和灵魂
  已经全部打开,它们
  和这活生生的春天的一切
  已经融为一体。
  
  
  
  2004,3

[ 本帖最后由 张祈 于 2008-4-9 15:12 编辑 ]

TAG: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8-04-09 18:29:42
我还拥有多少个春天   张祈说/随笔小札

原来秋天始终住在眼睛里 冰夕说/心情驿站

ps:
看来咱们均有默契
用季节包围了诗文
:)
嘘堂的个人空间 嘘堂 发布于2008-04-09 18:50:36
春天,出去走走总是不错的。
梨花刑,丁南强的博客 丁南强 发布于2008-04-10 14:23:33
今年的春天,在我还没有感觉时就已经来临了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08-04-10 22:08:08
你的诗歌很斯文
于燕青发布于2008-04-17 15:39:42
张祈果真是神圣
张祈果真是神圣,太想认识你了!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