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尕王村的丧事

发布: 2016-10-27 20:44 | 作者: 李萍



        (一)
        深秋的尕王村,清晨是比较冷寂的,只有那袅袅上升的炊烟在向外界透露着一种闲淡和恬静。在那样的早晨,村里的人各忙各的事,那些天还没亮就在窝里打鸣的公鸡,把院落都渲染成热闹的样子。媳妇们在灶房里抱怨每天的早饭不知道要做什么。草果的媳妇也一样,那天她更忙了,既要做家里的早饭,还要给拐子做好吃的送过去。庄户人家的早饭不是炒洋芋丝就是菜汤或是煮洋芋,草果媳妇拿了两个鸡蛋要给拐子做荷包蛋吃,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男人昨晚照看拐子时一觉睡亮,醒来发现拐子死了而吓得乱了手脚呢。
        自从拐子病在炕上动弹不了,村长就召开全体村民大会,用了一上午的时间,讨论由各家各户轮流照看拐子的提议,最后决定从村长家开始,自东到西挨家挨户轮流照看送吃送喝。因为是全体村民大会,每家每户都派了一位拿事的代表参加会议,大家一听还要出钱给拐子看病,心里有些不高兴了。有的低头不语,有的点头同意,也有的在底下小声骂村长,说村长可能得了拐子什么好处,对拐子那样好;也有的说村长真会装好人,让大家掏钱他充当好人;还有的嘀咕自己病的很重也没有上医院,哪有闲钱给拐子看病?当然还有人说村长要大家给拐子当孝子,是不是想出风头让乡长知道他有多能耐……总之,要给拐子看病的想法一提出,愿意掏钱的不愿意的,嘟囔的抱怨的,嗡嗡地像马蜂窝被捣了一下似的,乱成一团。
        村长毕竟是村长,他等发牢骚的安静点了,才用无奈的不乐意的眼睛扫了大伙一眼,特别多扫了几眼那些牢骚很多又讲题外话的人。最后慢腾腾地问大家,在座的谁能像拐子一样把自己的承包地让出来修路,让大家伙走,谁就不用掏钱给拐子看病!村长的这几句话很有份量,会场一下子安静了,发牢骚或抱怨的,都没有了声音。后来终于都同意了先从每家出10块钱给拐子看病。
        最后,村长清清嗓子,有点激动地说人要有良心,拐子再不好,他的先人们也没有干过对不起大家的事,拐子的老娘一辈子也没有和村里的男女老少红过脸;再说了,要不是拐子把他的那一分地主动让出来修路,兰拖车再有能耐,大家再有钱,他们村恐怕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村长提到拐子让地修路的事,发牢骚最多的那几个人没有了声响,低了头不再说话。
        会上大家选了一位办事牢靠的人,收钱为拐子看病。
        草果是村里胆最小的人,之所以叫他草果,是他的头长的像调料——“草果”的样子,他在村里大小事情面前都是最后才表态,所以久而久之草果成了他的名字。
        轮到草果照看拐子的那天晚上,自个儿因为劳累睡过头了,等到天大亮时,拐子紧闭着眼睛,嘴巴张开着,双手放在胸前,好象已经死了。
        草果壮了壮胆,从炕底捏了一撮土塞进挽起的裤脚,清清干硬的嗓子咳嗽了好几声,闭了眼伸出双手攥住拐子的手,要把拐子的手臂放下来,细密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渗出后慢慢地流到鬓角,他不得不左手攥着拐子的手臂,伸右手去擦鬓角的汗。费了很大的劲才放平拐子的手臂,他想让拐子的嘴巴合上,好让接替他的人或者送饭的人看不出拐子已经死了。
        因为害怕村长责怪他,草果不得不费劲拽扯死人。尽管他拽拉的是已骨瘦如柴的拐子,但他觉得他费的劲出的力比割一块地的麦子或是拉一天的架子车还要累,干那些活只出的是力气,拽拉死人的胳膊既紧张又担心,更惧怕死人的魂附在自己身上。
        他心里咒骂着拐子死得不是时候,偏偏轮到他照看就死了。草果在心里骂了一通,才想出了一个主意,把拐子的身子推搡着让他侧身脸朝里睡了。他想,只要接替的人不和拐子打招呼说话,一点也看不出死了的样子。那样,自己也就摆脱了干系。
        草果等了好长时间,日头已照到窗台了,才看到他的媳妇慢腾腾地提来了拐子的早饭。
        草果在门口接了饭钵,让媳妇先回家。
        媳妇看到男人脸色有些发黄,望到拐子安静地睡着,就问男人拐子晚上睡着了没有。
        草果心里本来十几只吊桶在打水,七上八下的,一听媳妇的问话,心更虚了,对媳妇说了去去去,去,别问了,媳妇们管的事真多。
        一看草果的架势,他的媳妇转身就走,出拐子没有院墙的家时,狠狠地扯了一把拐子院子里那棵李子树的树叶。发黄的树叶,不一会儿就在她的手里揉碎,她像要把草果也揉碎一样,愤愤地朝家里走去。
        看到媳妇走了,草果慌忙把那两个荷包蛋吃了,感觉到心里踏实些了,便给拐子掖了掖被子,杵在炕前等待替换他的人。
        院子里的一只麻雀引来了一群麻雀,唧唧喳喳地叫个不停。它们当然不知道草果的担心和害怕,草果心里很烦乱,他走到屋门前一扬手一声喊,麻雀倏地一下飞走了。
        
        (二)
        拐子姓王,官名叫王世俊,他四肢健全,没有什么残疾,大家都喊他拐子是因为,他死的那年喝酒拐了脚,走路一瘸一拐的,脚好后,喝点酒高兴了仍然在大家面前一拐一拐的走路而被大家起了拐子的绰号。
        拐子年轻时人长得一表人才,要个子有个子,要长相有长相,浓眉大眼,国字脸更是威风,还有一身强壮的肌肉,加上从学校里刚毕业, 上门的提亲的人不断,说媒的人多得像蚂蚁排队似的。可是他成亲后不到两年光景,他媳妇不知什么原因竟离家出走了。他媳妇也没生下一男半女给王家,自此,王世俊就成了光棍汉。媒婆的话说了一大堆,但拐子还是不动心,也不管不听先人的话,因为他早有了目标,也是铁了心非要和她好不可的。
        尕王家那块平地上,很适合做塑料大棚种植蔬菜的,可村里的人好象对此不感兴趣,男人们都去酒泉、安西或是青海等地挣钱,因此,这个村子在周围来说还是比较富的。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和摩托车也不是稀罕物,有些人家还有兰拖车。
        拐子的先人是他们那一带远近出了名的算命先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到了高人指点和仙家真传的。村里谁家丢了芦花老母鸡,谁家失了钱物,只要信他的人“求”到他的门下,经他闭眼嘴里念念有词,右手大拇指依次在食指、中指、无名指和小拇指上点来点去的“掐”几下,便眯缝着右眼微睁左眼,语气哀哀地告诉求他的人:你家的鸡不要再找了,找不到的,再找就要动气动口角,外人是拿不了你家的鸡,权当你没养过,你与鸡的缘分也就此了结了。间或,他也会对丢了钱物的人,只撂一句话便不再言语了。他撂的那句话是:家贼难防啊!来人愣在他的炕头,缠着硬要问个明白时,他会自言自语地念叨什么“前世的帐主”、“前院的水往后院淌”之类的话。
        拐子的老子因为能掐会算,不费什么力气挣了点钱外,还在堂屋的板柜里存放了好多点心包包、冰糖、挂面之类的东西。王世俊和村里其他孩子一样念完了小学后又念了初中。他在学校虽然学的一塌糊涂,可打篮球是出了名的好。当拐子胳膊底下夹着篮球从学校门里进进出出的时候,村里和他一般大的后生们都出去搞副业挣钱了。
        
        (三)
        大概半个钟头后,替换草果的人老把式来了。老把式是村里最小气的人,当初他赶驴车的技术在尕王村最好,谁也比不过他。他今年快60岁了,论资排辈是草果的阿爷,草果见了他要喊阿爷的。
        草果嘴里低低一声阿爷算是打了招呼。
        老把式鼻子里下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就蹲在门前抽起旱烟来。
        草果偷觑老把式的脸部表情,谦恭地说拐子晚上睡的好,早饭吃了他媳妇送来的两个鸡蛋后睡着了。他说话时,声音有点抖,右手不住地揩额头上的汗,末了,他偷偷地望了一眼炕上的拐子,说要回家吃饭便溜出拐子家。
        草果一路飞奔到家,见到村里的人,便打招呼说要去磨面。到家吃了媳妇热在锅里的早饭,当准备拉了麦子出家门时,他还没有听到任何拐子死的消息,他拉了架子车,跑得飞快,恨不得一步就跑得离村子远远的。
        老把式抽了几袋旱烟,在心里嘀咕着拐子哪里来那么多的瞌睡,无奈地进了拐子的破屋子。
        老把式刚进了屋门便听到拐子阿唷、阿唷的呻唤,他连忙探过身子去瞧。

21/212>

发表评论

seccod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