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木偶人

发布: 2017-1-26 18:34 | 作者: 胖小喵



        安迪和佑生的婚礼在小城最昂贵最漂亮的酒店举行,场面很大、装饰很美,漂亮的新娘挽着帅气的新郎缓缓走过长长的红色地毯,伴随着四周粉红色的花瓣悠然地洒落,众人的欢笑和羡慕的目光全都投向了这对新人。
        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那么自然。
        但在悠悠心中,却是一片灰色。偌大的教堂里,可能除了他,没有谁会有这样的感触。他很爱安迪,不过这种爱,只是暗恋,只是悠悠对安迪的一厢情愿。
        看着两人缓缓的走向自己,再慢慢的离开自己的视线。他偷偷笑了,也许,只有笑,才能缓和自己心中太多的思绪。也只有笑,才能原谅自己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没有勇气向所爱的人表白。
        他也许至今都无法忘记,许多年前安迪对自己纯真的微笑。就是这种微笑,形成了他们之间的友谊。
        5年前,他们是大学同学,也是同桌,安迪常常在他面前谈起佑生,今天佑生又给她写情书了,明天佑生又带她去吃西餐了,每次讲完,都会对悠悠轻轻一笑,就是这样的微笑,让悠悠心动,让悠悠神魂颠倒。但悠悠不是个开朗的孩子,从小失去双亲的他缺少爱,而他自己也总是把爱藏在心中,不敢坦白。
        可是在安迪眼里,悠悠是自己的死党,也许,她跟本就没把悠悠当做男孩子来看待,那不仅是悠悠有着一张比女孩更白更净的脸,悠悠的生活习惯也总是完美到极致,甚至很多男孩子还开玩笑地想追求他。但悠悠只喜欢和安迪在一起。悠悠知道安迪喜欢的是像佑生这种高大魁梧的男人,而对自己的情感似乎都已经有点变了味,但悠悠不在乎,也没有奢求过什么,只要安迪过得开心过得幸福,他就心满意足了。
        悠悠和安迪的友谊恐怕要从幼儿园开始说起,两人从同班同桌的同学到相互配合的同事,一路的艰辛,一路的欢笑,都是在一起度过的。他们做的都是设计工作,安迪设计服装,悠悠负责搭配,他们配合得很好,每次设计出来的作品都很完美,每次成功后,他们都会去喝点酒庆祝一番。这些都是悠悠曾经最美好的回忆
        在婚礼举行的前一天,安迪拉着悠悠喝了很多酒,开玩笑地对悠悠说:悠悠,我觉得自己很好幸福,你会祝福我吗?
        悠悠说:傻瓜,我当然会祝福你。
        安迪说:不吃醋?
        悠悠说:你总得嫁人的,不吃醋。
        安迪说:我就知道,哈哈,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悠悠点头
        安迪突然笑着说:对了,我听说你最近在学刻人偶。
        悠悠说:是啊。我不是最近,我都学了好几年了。
        安迪说:不会吧,我怎么不知道。
        悠悠说:你当然不知道,你的心思都飞到佑生那里去了。
        安迪说:好吧好吧,都是我不好,嘿嘿,那你没有本事设计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偶出来呢?
        这本是一句玩笑话,但悠悠对安迪说的每一句话都很当真,
        悠悠说:好阿,给我一个月时间吧。
        安迪哈哈大笑,拍拍悠悠肩膀,说:给你说着玩呢,大笨蛋。
        可悠悠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一个月后
        发生了一件让悠悠悲痛欲绝的事,安迪死了,死在自己家里,是自杀,上吊自杀,没有人会想到一个正沉浸在婚姻幸福中的女人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了,悠悠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没有了安迪,悠悠就像没有了灵魂,在家里,他已经把人偶模型做好了,一个很安迪一模一样的女人模型,还准备把她当生日礼物送给安迪,可现在安迪死了,她的人偶模型也渐渐变成了他倾诉的对象。
        安迪死后的一年当中,悠悠变得无精打采,工作没有激情,生活变得颓废,每天回家,都会对着人偶自言自语:安迪,你真狠心,丢下我自己走了,我知道,你一直把我当好朋友,但我想告诉你,我爱你,真的爱你,爱你的一切,爱你的所有,我真的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每次倾诉累了,就躺在床上无休止的昏睡。
        之后…..不知过了多少天的一个夜晚,悠悠半夜起床,因为他又梦见了安迪,冥冥中,他来到了以前经常和安迪去的那家酒吧,那浅灰色的招牌,浅灰色的地板,慢摇的舞曲,都让悠悠回忆起无数快乐的往事。
        这时,他看见了佑生,佑生醉醺醺的走出酒吧,显然是喝醉了,想到佑生,悠悠想,安迪死后佑生也和自己是一样的感觉吗,看来不是。佑生搂着一个漂亮的女孩从酒吧里出来,动作亲昵,佑生没有看见悠悠,上了他的车后,只顾着他的新女友风花雪月去了。
        悠悠很伤感,他想,男人真的可以做到这么快就忘记从前的感情吗?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拿得起放得下吗、无数个疑问在悠悠心中盘旋。
        两天后,悠悠在一家西餐店又见到了佑生,与其说是佑生本人,不如说是看到了佑生的那辆蒙迪欧轿车,出于好奇,悠悠进了西餐店,他四下巡视,看到了佑生,佑生和另一个男人正谈些什么。悠悠点了菜,偷偷坐到了他们后面的座位,只听那个男的说:怎么样,佑生,搞定了吗?
        佑生说,当然,一个月前就签了。
        男人说:小子,真看不来,你还挺有本事的,她死了你不心疼啊。
        佑生说:呵呵,不就是死了,没什么好在意的,不过我还真想不到,她居然那么小气,真的去寻死,我可没逼他。
        男人说:还不是你导演的哈哈。
        佑生说:切,无毒不丈夫,我的目的达到了,就不想管那么多了。
        男人说:佩服佩服,又给我上了一课。
        佑生说:好了不谈她,算她倒霉吧,现在谁敢逆老子,是吧,说说晚上吧,找好地方了吗?
        男人说:找好了,放心吧,那里的妞儿可是个个正点哦哈哈。……
        但他们没发现身后气得脸已发青的悠悠,悠悠站了起来,走过去指着佑生说:你这个混蛋,你简直不是人,安迪那么爱你,你却是这样的一个人。说着说着,悠悠一拳打了过去,可瘦小的悠悠哪里是高大的佑生的对手,被佑生一脚就踹在了地上,佑生用脚踩在悠悠脸上说:哦,是悠悠啊,居然敢听我的话,那么我现在告诉你,是,安迪是我逼死的,那有怎么样,哈哈哈,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不然我要你吃不完兜着走。滚。
        接着又是一脚,把悠悠踢晕在了地上。
        悠悠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模糊中他是被店里的服务员抬到这里的,从病床上起来,悠悠艰难地回了家,他的头很晕,身上全是伤,不过他的心更痛,伤更多。后来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安迪是被陈佑生逼死的,陈佑生一开始看中的只是安迪死去父亲的产业,所以才对安迪惟命是从,百般呵护,花言巧语地讨安迪喜欢。再加上他高大帅气的形象,很自然的让安迪迷上了自己。其实,陈佑生是一个很有心计很有野心的男人,和安迪结婚后,顺利的将安迪父亲的产业骗到了自己名下,从此以后就变了个人,对安迪又打又骂,一个月内带了13个不同的女人回家,还把自己和其他女人上床的DV强迫安迪看,安迪从小没经历过什么挫折,根本受不了这个打击,只恨自己瞎了眼睛,终于,她选择了自杀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悠悠无奈地看着眼前的木偶人若有所思,自言自语地说:安迪,我对不起你,我斗不过陈佑生,不能为你报仇,你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吗?
        夜深了,风很大
        悠悠静静地站在窗户前,任凭风刮过自己的苍白的脸,此时,他诡异的笑笑说:安迪,你等我,我来陪你。悠悠拿着小刀,朝自己的大动脉使劲割了下去,鲜血立即像涌泉一样流了出来,悠悠抱着木偶人傻傻的笑,嘴唇轻轻的碰碰木偶人的额头,
        悠悠笑着念叨:安迪,我想告诉你,你的笑,真美,我好喜欢,从前喜欢,现在喜欢,将来更喜欢。你看,我们现在又可以在一起了,别急,你很快就不会寂寞,我很快就来。还有这个木偶人,你看多像你呀,你一定会喜欢的。等我哦…….
        悠悠的意识开始模糊,隐隐约约,他看到了两个小孩在打闹,一个涩涩的小男孩和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小女孩说:你输了,你要扮乌龟。小男孩说:可是我没见过乌龟,小女孩说:这样吧,你把你家的洗脸盆背在背上就是了,哈哈。小男孩微笑说:哦,原来这就是乌龟啊。
        童年的记忆又映入眼帘,两小无猜的他们在这灰色世界中涂满了鲜艳的颜色。
        悠悠微笑着闭上眼睛。那一刻,他看到了安迪在向自己招手。
        悠悠死了,他的血从手腕上流出,再慢慢流在了木偶人的身上。
        突然,木偶自己站了起来,她“活”了?
        木偶呆呆地望着躺在地上的悠悠,没有说话,甚至没咋过眼睛,她是木偶还是人……..
        警察来了,确定了悠悠的死因,自杀,没什么其他的线索,只是,他们不知道,房间里,少了一具木偶。
        2个月后……………….
        陈佑生从酒吧出来,半醉半醒地吵着去KTV,他刚要上车,突然一辆红色的奥迪TT停在他面前,陈佑生眼一亮,一个身材高挑,举止优雅,美得无法形容的女人出现在他面前,女人慢慢走过来,拉着陈佑生的领带,性感地甩甩头发说:帅哥,陪我喝两杯。陈佑生当然无法抗拒女人的魅力,和旁边的朋友说:我不去了嘿嘿。身边的朋友也一起起哄,吵吵嚷嚷地各自散去。
        女人的优雅让陈佑生觉得不可思议,她从没见过这么完美的女人,但他又突然觉得她很像一个人。
        陈佑生说:小姐,请问贵姓
        女人说:叫我小悠
        陈佑生说:嗯小悠好美的名字啊呵呵
        小悠说:是吗,先生你呢?
        陈佑生说;叫我佑生吧
        小悠说:哦,佑生,你这么帅,多半很花心
        陈佑生说:那小姐你错了,我最重感情了,真的。
        小悠说:是吗
        陈佑生说:那是哦,对了,小姐你一个人啊
        小悠说:如果两个人你还有机会认识我吗
        陈佑生说:就是就是
        小悠说:我寂寞才出来喝酒的
        陈佑生说:唉来酒吧的人都寂寞,我也是啊
        小悠说:你为什么寂寞
        陈佑生说:我老婆死了,所以我寂寞,我很爱她,看到你,就让我想起她
        小悠说:意思就是我像你老婆
        陈佑生点点头说:你们真的很像
        小悠说:你的情话真烂
        陈佑生说笑笑说:女人就喜欢听烂情话
        小悠说:你说我像你老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看到她的照片
        陈佑生这下可激动了,这种暗示再明显不过。
        说:小姐不介意,今晚,我给你看她的照片
        小悠说:好阿
        陈佑生心情澎湃,和小悠回家了
        陈佑生不想再编什么借口,因为小悠的美让他连想借口的时间都不想占有,他现在想占有的,只有一个,就是小悠的身体。
        一进门,陈佑生像饿狼一样将小悠按在床上,轻轻的说,今夜,你就是我老婆。
        小悠妩媚的笑:我喜欢直接的男人,好阿,就让我履行一下做人家老婆的权力。
        又是一个风很大的夜晚,大得让人害怕
        第二天,陈佑生死在自己家里,上吊死的,但左手手腕留很多血,显然是被刀割过,警察展开了全面调查,但很奇怪,案发现场只有陈佑生一个人的指纹,而据他朋友所描述的那个女人怎么查也查不到,那辆奥迪车也是一个失主的,没办法,这个案件,只能判自杀。
        雨夜,悠悠的坟墓旁,静静躺着一个木偶没有表情的木偶
        




发表评论

seccode

最新更新

月度热点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