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东京风情:男人与女人之二

发布: 2017-5-11 17:52 | 作者: 陈永和



        我过去公司里除我以外还有四个女的,奇怪她们都独身,其中最年轻的一个叫由纪美。那时她三十二岁,胖胖的,脸长得满可爱,就是缺了两颗门牙,一讲话一笑嘴里就露出一个黑洞。要是她平时不苟言笑还可以,可是她又爱讲话又爱笑,所有就老让人觉得她脸上缺了一点什么。
        至于她什么时候丢的门牙,大家都弄不清楚。有的人说她进公司的时候就没有门牙,有的人说不对,她进公司的时候门牙还是好好的,一颗不缺,只是后来几年才丢的。由纪美短大毕业就进了公司,那时二十一岁,到现在已经十年了。十年以前的事,又是别人的事,谁能记得那么清楚呢。
        丢门牙本来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世界上丢门牙的人还多着呢。但让人感到奇怪的只是,由纪美丢了门牙不去补,都过了十年,她从年轻都将步入中年,照理她的牙早该补上了。可是没有,她嘴里该长门牙的地方还是空的,依然一笑嘴里一个黑洞。人们觉得该长牙的地方怎么没长牙,谁看着都不顺。
        公司里除了她自己,人人好像都把她的门牙放在心里,百说不厌,由纪美的门牙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一个重要话题,特别是那些男的,一喝酒就老讲由纪美的门牙,好像把这当作一道最好的下酒菜。他们满嘴脏话,边说边笑,什么香肠、猪腿,谁愿意跟她上床,担保谁发财,又说她是自己故意把门牙拔掉,为的是舔男人的……如此等等。
        这些男人们就好像她是属于他们大家的东西,我推你让,谁也不想要她,连公认最色的佐藤,也说,去去,谁要她,半夜醒来,看到自己搂着一个嘴里有洞的人,还以为遇到鬼了呢。
        男人们由于两颗门牙的缘故,似乎对由纪美是个女人这点都忘了,而由纪美呢,好像也一直没有意思为了男人去补上两颗门牙。就这样,岁月天天流失,到现在她还没有结婚。去年,社长(也是个男人)跟那几个男人打了个赌,说要是年内由纪美能结婚的话,他就出一百万钱请大家喝酒。佐藤说我赌她会结婚。社长说那你输了只要出一万块钱就好了。结果佐藤输了。大家一起到一家经常去的拉面店,社长把佐藤的一万块钱往柜台上一扔,对老板娘说,“要一万块钱的饺子!”
        从来没有人要过那么多饺子,老板娘都愣住,以为自己听错了。
        可是,当由纪美的面,谁也不敢提她的门牙。前几年,拉面店老板娘好心劝她,这么好的一张脸,为什么不赶快去装个假牙呢?还说要给她介绍医生。可是由纪美听了这话,也不管人家老板娘下得了台下不了台,当场就板下脸,扔下刚端上来的面,扭头就走,从此再也不进那家拉面店了。
        是呀,说来也奇怪,为什么她就不去补个假牙呢?也花不了多少钱。缺了两颗门牙,谁看着都难受。难道她就从来不照镜子,就不难受吗?
        不过,说一句真话,由纪美一点也不是个讨人嫌的人。她性格开朗,爱说话,爱喝酒,谁叫她去喝酒她都会去,有时甚至还会一个人跑到酒店去喝,喝多少酒也不会醉,也不要什么菜,像那些老喝酒的人,只要一杯酒,就几颗花生米,慢慢可以喝上一个钟头。
        她住在琦玉县,距离公司车路一个多小时,是农家,听说有一座很大的房子,还有许多土地,遇到新鲜蔬菜上市的时候,她就会从家里提一大兜东西来,很大很大的一兜,很沉很沉,西红柿茄子豆角……什么蔬菜都有,放在公司的食堂里,厨师就把这些东西烹调出来,大家都吃一点。那些蔬菜都是刚从地里头摘下来的,非常新鲜,比超市里买的好吃多了。那些男人们就一边赞美由纪美的蔬菜一边贬低由纪美,好像不说她的脏话就吃不下去的样子。
        其实那几个男人心里对她都不错,但话一到嘴里,不知怎么就变成另一种腔调了,好像少了两颗门牙就犯了大罪似的。
        后来有一段时间,公司暗地里开始流传佐藤跟由纪美的事,说他们两个人好上了。
        佐藤是个五十来岁的单身汉,四十七、八岁时死了老婆死了母亲,一个人有一座房子,过着快乐单身汉的生活。很早以前传说他去酒吧喝酒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年轻的泰国女人,跟她好上了。有一段时间,这女人经常打电话到公司里来,说着不清不楚的日本话,一听就知道是个外国人。可是最近这电话没了,有的人说这是因为由纪美的缘故。因为她,佐藤跟那个泰国女人断了。
        我不太相信这种说法,再怎么仔细观察他们也看不出迹象来。佐藤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老样子,上班经过由纪美面前时,就会大声对她说,“怎么样,跟我一起回家怎么样?”
        他一直就这样,这话都不懂重复多少年了。
        听到这话,由纪美就回答,“去你的,快去你的新宿吧。”
        她也一直就这样回答他,这话也不懂重复多少年了。
        每次,听到他们这样大声的一问一答,大家就一阵哄堂大笑。
        一直就是这样,大家都不懂重复笑了多少年了。
        要是两个人的关系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佐藤还能这么自然地开玩笑吗?而且男人们在喝酒的时候,佐藤还是照常讲由纪美,香肠、猪脚,一句脏话不漏。
        果然,这种风传不久就消失了。
        过了一段,公司里又开始响起了那个泰国女人说话的声音,后来听佐藤说,前些时候,那个泰国女人回国了。
        由纪美的门牙依然空着,那个位置看来还会一直空下去,直到她头发由黑变白,到老到死。
        男人们更不会要她了。年轻的她都不要,怎么还会要年老的她呢。
        两颗门牙就能把男人吓跑。两颗门牙就能改变一个女人的命运。好像丢了两颗门牙的女人就不是女人。一想到这就使我产生漠然的悲凉感。为我们女人感到遗憾。我们化妆,我们减肥,我们穿漂亮衣服,我们精心收拾自己,为的就是去讨好那些为了两颗门牙就可以把我们抛弃的男人们吗?他们把包装得好好的我们接过去,可等我们一旦起了毛,皮肤皱了、老了、或丢了两颗门牙,他们就会扭头去寻找新的目标,把我们像用过的纸一样丢到垃圾桶里去,让我们在垃圾桶里发臭发烂度过我们的一生。
        这就是男人。难怪那些富有经验的女人会不相信书上从小教我们的那一套,只要心灵美,外貌丑也不要紧。不要紧,真不要紧吗?为了两颗门牙就会把我们抛弃的男人,我们不美行吗?
        能丢门牙而不补,一年不补,十年不补,一个女人能十年过一种没有门牙的生活,用两颗缺了的门牙来对抗男人,这需要勇气,需要意志,需要一种大义灭男人精神。
        我不能不佩服由纪美,因为这个世界上,敢不要男人,敢一辈子不要男人,不是等男人不要了才不要,生活在男人群中而不要,这跟做一个圣人没有什么两样,同样是难而又难、罕而又罕的事。





        

发表评论

seccod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