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车来车往

发布: 2017-4-20 16:41 | 作者: 顾丽敏



        小皮坐在路边高高的冰凉的台阶上,离我不足一尺远,痴迷地看着车来车往。
        城市的道路,像人们的欲望,不断膨胀扩张,似乎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向来简单的小皮,目睹拥挤的车流,也有深深感慨的时候:总有一天,会开上天堂的。又忙说:我可不是诅咒。他忽儿笑了,孩子似地:姐,你说,真有天堂?再幼稚不过的问题,小皮也会一本正经地提出来,而他那山泉般清澈的目光,无论如何,使你不忍拒绝。也许有吧。也许?和没说一样。小皮的思维是跳跃的,尽管没有诗意。
        这个城市,飞速发展,特别是车与楼,飙车似地较劲。灰色的道路,被通天的楼群挤成一线,车来车往,流水一样,疲惫着你的视线,也凝固着你的思想,仿佛套着的铁环,在自转着。不知从哪儿移来高大的树木,枝枝丫丫,没有几片绿叶,雕塑似地矗立着,连我这个号称诗人的,看得久了,也没有了诗意,何况小皮。
        小皮哼着那首有名的歌《车来车往》,早跑调了,歌词唱错了还不知道。小皮一直在疑惑,天堂里车来车往?小皮睡着从不做梦,醒着却喜欢做白日梦,如痴如醉,此时早驾驶梦里心爱的跑车,或者是路霸,最好是悍马,飞向遥远的天堂,在小皮的心里,天堂那是相当的遥远。白云从车边划过,前方,依然云海茫茫,看不见路。小皮闭着眼:姐,老姐,你信不信,最优秀的司机开车凭的是感觉。我笑了。他说,不信?呵,你考考我。
        考你?你初中毕业证书,恐怕也是花钱买的,对你,哪个老师都没有义务教育。看看,看看,又揭短不是?说你这人,就好揭短,到死又不承认。
        每次,躺在沙发上,望着反光的吊灯,小皮不知多少遍讲述他那点经历,地球人都知道,末了,总信誓旦旦地强调:哥可不是个传说。
        车来车往,像平日里的河水,不到雨季,是不会暴溢的。小皮马上纠正,错了,错了吧,不是雨季,叫高峰期,知道不?我无话可说,和小皮是不能较真的,倔起来,性子比野牛还犟。小皮的目光忽而闪亮起来,那光亮快成一尾车灯了,姐,看,那就是凯迪拉克,帅呆了。忽而又黯淡下来,说话没有一点底气,几时,几时我有一辆凯迪拉克就好了。呵,不要林肯了?我冲着小皮揶揄着。小皮的头快摇掉了,说,逗你玩,下辈子吧。受苦受累一辈子,不吃不喝,不娶媳妇,买个车轱辘玩玩还差不多。
        那不一定,说不上哪一天,南天门开了,天上掉下个大馅饼,小皮发了。就是,就是,小皮朝后一仰,两只大手撑着地,塔似地,稳极了。就是嘛,哪天真发了,什么都不买,就买两辆车,一辆大奔,一辆毕加索。打住,买毕加索干嘛,又不是什么名车。给你啊,我的老姐。我哑然失笑,那天看车展,随意的一句话,亏他还记着。有钱后姐你会买什么?哦,对了,姐说过要买座青山全种茶。这就是小皮,不该记的永远记不住,该记的永远忘不了。
        姐,考吧,一会儿黄昏了。小皮咧开大嘴,笑着,一百米远,你说车的颜色,我说车的品牌型号。呵呵,谁不知道你小皮是超级车迷,闭上眼都说得出,世上没有你不知道的车名车型,小皮茫然了,哪考啥啊?考路上有多少车,我可数不过来。要不你看好表,五分钟内,我说出过去几辆出租车几辆轿车,分型号也成。我说,盯着车尾,给我报车牌号吧。小皮的眼睛遇到猎物的鹰似地亮了起来,一口气报了二十个。戛然而止,没意思,对不对,你又验证不了。
        在城市,尤其是宽阔的主干道上,几乎没有黄昏的。黄昏的朦胧,早被光亮的路灯,楼道所闪烁的霓虹灯割碎了,甚至没有阴影。夜幕降临,车灯晃动,如一片起伏的灯海,更像一群漫舞翩飞的彩蝶,嬉戏追逐。城市道路的夜景,比白天还要美丽,还要骚动。小皮有一句没一句地哼着歌,不时地问这问那,姐,你说,你知道这条美丽的路上,有几个人开着车上了天堂,还带上伴儿,旅游去了。我怎么知道。十三个,对,整整十三个,五男五女,还有三个孩子,可怜的孩子,惊恐中做了天使,还不知道呢。
        一个月里,总有几个午后或者黄昏,就是这样陪着小皮度过的。坐在路边,看车,看人。有一回,小皮笑了,姐,你是喜欢看车里的俊男吧。我说,说什么?小皮笑了,开好车的女人,十有九个是美人。呵呵,车归我,美人也归我吧。流浪汉似地,还做梦金屋藏娇呢。我调侃小皮,就算给你三辆车,往哪放,吊在屋顶上,还是砸瘪了塞在大杂院过道?小皮沉默了,忽而说:往天堂开啊,那边宽着呢。
        我心里咯噔一下,看着小皮的左假肢,黯然了。车来车往,也是在这条街上,小皮的左腿曾被残忍地压在车轮下。
        一年了,尽管城市的春夏秋冬没多少区别,他的话也没有一点变化。
        我不喜欢车,铁笼子似的。小皮喜欢,说,睡在铁疙瘩里,多舒服,多安全。国家大剧院都是圆的,瞧那曲线,美呆了。说这话时,小皮总要往后靠一靠,好像真躺在车里一样。连那首歌我也不喜欢,人间的车来车往,还要拥挤到天堂,打碎天堂的宁静。但小皮喜欢,在他看来,没有车的世界,哪里还叫世界嘛。
        万家灯火,映照着低沉的天穹,也照亮黑黝黝的道路。来来往往的汽车,乌龟似地伏在路面,慢慢移动着。猛一看,凝固似地,花花绿绿,站在银河上,也许和我们看银河一样。
        车流里,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车流里,小皮,还有我,就这么望着车来车往。
        
        



        

发表评论

seccod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