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当我的媳妇好吗

发布: 2017-4-20 16:40 | 作者: 顾丽敏



        阿华是七星村里惟一到过省城的人,他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学。但是,阿华只上了两年,就又回到了村子里。原因是,阿华疯了。疯,是村子里的人的说法。实际上,按照现在的说法,阿华只是精神方面出了些问题。  
        阿华在学校里谈了一个女朋友,女朋友叫小安。小安一开始对阿华很好。但是后来,小安又和另外一个男孩好上了。阿华接受不了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就疯了。
        阿华的疯和一般人的疯不一样,他即不狂呼乱叫,也不打人惹事,他只是不说话,很安静地在村子里走来走去。阿华留着偏分头,而且头发一天到晚梳理得整整齐齐。阿华的衣服也是干干净净的。他有一件土黄色的夹克衫,他一出门就换上那件土黄色的夹克衫,一进门就把那件夹克衫脱下来叠好放在枕头边,当宝贝似的。那时候,夹克衫在乡下还是非常时髦的衣服。阿华还有一个很好的习惯,他天天刷牙,据阿华的家里人讲,他一天还刷两次牙,早上一次,晚上一次。所以,阿华的牙齿在村子里的男人中间是最好的。
        有时候,阿华一个人会走到村子外面的田野里。他在田野里静静地站着,一句话也不说。这时候,阿华更像是一个诗人,一个正在欣赏着田园之美的诗人。果然,阿华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之后,开始朗诵起来:
        她伫立门外把我迎接,
        接着慢慢让我享受欢欣,
        她赶到我身边要与我亲吻,
        她的倩影在我眼里伶俐动人,
        像是火烧烙印,铭记我心。
        孩子们常常会悄悄地跟在阿华的身后,听他朗诵些什么。孩子们自然听不懂阿华的朗诵,他们自然不知道阿华朗诵的是歌德的诗,他们还不知道歌德是谁,不知道歌德的哀歌里有这样的诗句,他们只是觉得非常好玩,非常好听。于是,在阿华朗诵之后,会噼噼叭叭地拍起巴掌。阿华扭头看孩子们一眼,露出雪白的牙齿,差涩地笑笑。
        那时候我大约十一二岁的样子,正在上小学三年级或者四年级。午饭后,大人们都睡午觉了,我不愿睡,就在村子里到处闲逛。有一次,我无意中走进阿华家的院子里,突然看到阿华正迎着窗户坐在一张桌子前。阿华看见我,小声地叫我,小安,你过来!说着,还朝我招手。我大着胆子走过去,看他在干什么。阿华隔着窗户把一个红色塑料皮的笔记本递给我,示意我看。我那时已经认了不少字,那笔记本上的字我全部认识!其实,在那个笔记本上,从头到尾写着的都是两个字:小安小安小安……我吃惊地翻看着那个写满我的名字的笔记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过了一会儿,阿华从我手里收回那个笔记本,对我神秘地笑了一下。
        当天,我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大我一岁的哥哥。但是,我哥哥马上就把我出卖了。吃过晚饭,妈妈把我叫到她的房间里,让我告诉她事情的始未,我只好老老实实地一一道来。妈妈见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神色也放松下来。但是,妈妈仍然警告我说,什么时候看见你再去他那里,就打断你的腿!他是个疯子,你不知道?小心他咬你一口,你也会变成疯子!
        有一天中午放学,我们在村口遇到了阿华。那时候阿华的手里正拿着一朵粉白色的野蔷薇花。阿华看见我笑笑,置别的孩子于不顾,径直走到我的跟前,把那朵粉白色的野蔷薇花插到了我的头发上,还拉了拉我的手,很轻的声音:当我的媳妇好吗?孩子们围着我拍手大笑,七嘴八舌地叫:阿华媳妇!阿华媳妇!我也傻傻地笑。这事经由我的哥哥的渲染传到了妈妈的耳朵里,我又挨了妈妈的一顿臭骂。
        阿华终于还是出事了。事情是在一天夜里发生的。清早出工的人们发现村子的河里飘浮着一张张白纸。有几张被风刮到了河边的杨柳上。接着,人们就发现河中间有一个很大的漂浮物。人们去打捞漂浮物时才发现那是阿华的尸体,他走的时候身上穿的还是那件土黄色的夹克衫,把他的尸体抬上小板车时,人们发现那件土黄色的夹克衫的背后用红油漆写了大大的“小安”两个字,有些孩子捡到了那被风刮到河边的白纸。捡不到的,就用树枝去捞那水中的纸。终于,许多孩子都看到了那些写满了字的纸,他们拿在手里大声念那白纸上面被水已经模糊了的字,小安小安小安……
        那天晚上,妈妈在吃晚饭的时候,突然流着泪骂了起来,这个阿华,死了还要写什么字。
        夜里,我睡在床上,我把自己想像成阿华的媳妇。我想起阿华让我看那个写满了小安名字的红色塑料皮的笔记本,想起阿华插到我头上的那朵粉白色的野蔷薇花,想起阿华轻轻地对我说,当我的媳妇好吗?终于,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发表评论

seccod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