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邓大爷的行动

发布: 2017-4-20 16:38 | 作者: 顾丽敏



        这是件真实的事。
        我们住的小区特别小,只有四十户人家,每天进出小区的几乎都熟悉,台头不见低头见,而邓大爷是小区里人人知道的,邓大爷的老伴早去世了,儿子一家又都在美国,邓大爷就一个人过。邓大爷退休前是我们这里一家大企业的会计,有退休金还有儿子接济,生活上可以说是一点问题也没有。有人劝他找个老伴,身边好有个人说说话。邓大爷说,找什么老伴,有什么话我自己跟自己说了。人们的看法是:邓大爷之所以不愿找老伴,是怕自己死后财产落到外人手里。
        从去年开始,邓大爷开始频繁地往家里买东西。今天几斤米,明天几斤面什么的。有一次,我正巧在门卫室那里拿信,碰到邓大爷从外面回来,手里拎了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几斤米。邓大爷站在那里,向人们介绍买米的情形:唉,那队排的呀,快半条街了。一听说有米卖,大家都排上了。有的人,干脆从家里搬了椅子出来,坐在那里排。有一个人想加塞,硬是让大家给轰了出来。人们各忙各的事,谁也懒得去听邓大爷的啰嗦。有的人听过笑笑就走了,根本没有人去注意他说些什么。我倒是听了,心里一愣,想,如今买米还排队?就问邓大爷是在哪里买的米,邓大爷说,就在南门市场嘛,还能在哪里?南门市场是我们这附近的一个市场。有一天我路过南门市场,想起邓大爷的话,就走到里面去看。我所见到的情形与邓大爷说的相差万里,这里门庭冷落冷冷清清。有一个摊主,电视还开着,人却睡着在那里。我问一个摊主,你们这里的大米是不是卖得特别好?是不是还得排队?摊主苦笑了一下,说,你是跟俺开玩笑呀?这样吧,你要是买米,数量多一点的话,我给你送到家里去行不?我逃跑一样地离开了那里。
        有一次,邓大爷买了两条肥皂从外面回来,走到门卫室那里,又停下来和大家说话。啊呀,那队排的,前不见头后不见尾。我排队买了一条肥皂后,又去排队。服务员见我又要买,还不肯卖,说,同志,大家要都像你这样不自觉,都排两次队,都买两条怎么办?说得我脸上直发烧。大家各忙各的事,谁也懒得去听邓大爷的话呀。只有门卫闲得无聊,故意逗邓大爷讲话。
        还有一次,邓大爷甚至从外面背了一小捆柴回来,都是一些干树枝。人们问他,邓大爷,买柴干什么?邓大爷说,我这不是买的,我这是捡的,不花钱。你捡它干什么?捡它烧饭呀,还能干什么。烧饭不是有煤气吗?邓大爷说,煤气用完了呢?人家说,煤气怎么会用完了,煤气什么时候也用不完。何况煤气用完了,还有煤呢。邓大爷说,煤要是也用完了怎么办。大家说,煤要是万一用完了,地球也该完蛋了,大家也都该完蛋了。邓大爷急了,说,你们完蛋,我不完蛋,我烧柴。
        有一段时间,邓大爷每天都扛着一把铁锹出去,傍晚,又扛着一把铁锹回来。有人问他,邓大爷,扛铁锹出去干啥呀?邓大爷神秘地小声说,给你说可不许跟别人乱说,让工作队的人知道了,又要开我的批判会了。我在外面开了一片荒地。人们问他,你开荒地干什么?你有钱买东西啊。邓大爷说,种庄稼呀,开荒地不种庄稼还能干什么?大家以为邓大爷是说笑话,都没有在意。
        冬天的时候,一连好多天没看见邓大爷在小区走动。大家都是各忙各的事,都没有去注意,直到有一天门卫说有一封邓大爷的信,估计是他儿子写来的,好几天没见着邓大爷的面了,别是出了什么事吧?于是,就去拍邓大爷的门,里面也没有响动,也没有人开门。这时,大家才慌了,忙给派出所打电话。派出所的人弄开了邓大爷的门,才发现邓大爷已经去世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咽的气。邓大爷的去世并不令大家吃惊。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在一个冬天里平静地走完他的人生道路,实在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令大家吃惊的是,邓大爷的屋子里竟然堆满了米、面、油、醋、煤、柴等生活用品,至于肥皂、牙膏、火柴等等,更是摆得到处都是。这件事大家议论了很久很久,也没有议论出个所以然来。
        这是去年冬天的事。今年夏天,有一天我到效外去玩,走到一条小河边,发现河边有一片麦子,已经熟透了,却没人收割。我很好奇,既然种了麦子,为什么不收割呢?我围着那片麦子看。突然,我发现地上有人插了一个小木牌,上面用墨笔工工整整地写了三个字:邓玉堂。直到这时,我还没有在意。一直到我离开那片麦地,我才突然想起,邓玉堂,不就是邓大爷的名字吗?
        这么说,那片麦子是邓大爷种的了?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的心里突然沉甸甸的。
        我在那麦地边坐了很久很久,我懂得这小小的一片麦地,是邓大爷留下的一段最美的话,也许没人听得懂。但我懂了。如何来回答老人家呢?看着天,望着地,我思考良久。突然悟了。于是,我回到乡下娘家,找来一把镰刀,约来一个最要好的朋友。把那片小小的成熟的麦子收割了。一共不到五斤麦子。我把这五斤麦子拿回娘家,用老石磨磨成面。做了一锅馒头。带回麦地,摆在田头,在田头插上三柱香。
        三天后,我去看。发现一只乌鸦在那野地里啄那馒头……
        



        

发表评论

seccode



View My Stats